黎明前线1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赴死(下)

  “父亲,您怎么了?”

  “……”

  “设计师先生自上次被带走以来,就再没有出现了……”

  “还有那声爆炸……”

  “父亲……”

  黎明还没有到来,透过圆窗,黑暗正渐渐褪去,海面上笼着一层灰蒙蒙的水雾,船在疾行,激起一阵阵浪花在海面上扩散直至融入大海。

  福杰有些疲惫地靠坐在沙发上,脸色变得铁青,面对女儿接连不断的问题,他无法做出回答,显然,安德鲁的消失,或者说死亡,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看着颓废不堪的父亲,劳芙感觉自己好像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了,他比印象中更干瘦点,苍老点。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阵海风吹过,劳芙感受到了寒意,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油然而生,渐渐传递到了身体各个部位。

  劳芙直直地站着,而福杰仍旧沉默着,气氛不可抑制地变得僵硬。福杰先生干瘪的唇抽筋般的蠕动着,平日里优雅知性的男人变得同老太婆一样神叨。那嘴角分明是张着的,但劳芙却听不到任何一点声音,这如同恐怖片里的一切,不由得使劳芙有些害怕眼前的人,尽管她知道,这是她的父亲。

  突然间,福杰先生的脸上掠过一丝古怪的神色。他挪动身子,皮椅吱吱作响,发狠地盯着劳芙身后的深色橡木门雕刻着的宝石,像是暴戾,像是困兽犹斗。男人应是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又转动眼珠落在了女儿身上,他从皮椅上挺起腰杆,一夜之间变得烛残年鹤的身姿也慢慢立了起来,他颤颤巍巍地靠近她,她扶,他避,他开口了:“劳芙,你听着……”他久久地看着女儿的脸,他垂下目光,“我知道,我知道这很难解释。但,这……这是我们家族,我们,必须要背负着前行的。我的女儿,我们没法选,这,对你很不公平。但,但……”男人不禁得老泪纵横,他没有再说话。

  福杰先生把一支烟管插进嘴里,深深地吸了两口,感受烟草的气息在胸廓开拓,他被呛到了,零芜地喷出一股股青烟。咳嗽了许久,男人的面色又恢复了以往的红润、温和。他绕过了劳芙的视线,望着那扇考究的精工橡木门。醇厚的音色陡然响起,“客人们!你们是想进来吗,请吧。”

  劳芙回首,门被吱呀一声推开。

  来客开门见山:“她应该走自己的路,人人都有这项权利,对吧。”

  “可是她要走去哪里呢,她能走下去吗?”福杰先生丧气地说,声音中还有些愤怒,“你们只不过是赏金猎人罢了,而我即将是一具地上的尸体,对吗?”

  一旁的劳芙合上双眼,想听,又不想听。

  “福杰先生,想必,您是误会了。”赏金猎人程朝阳示意张哲轩就此停下,慢慢地走上去,用一只手轻轻地推开劳芙,小小的动作竟升起无端的柔情。他将薄唇伸到了福杰先生耳旁,宽肩前倾,“我是说……”

  短短的几句话,砸在了福杰先生的心上,使他触动,双腿早已站不稳,下意识的向后退。晃动的瞳孔布满了的是,震惊,又变得凝重,最后释然地望着自己的女儿。

  福杰先生的眼睛有点淡淡地泛红,还有点湿润,带着些惋惜,重重地落到了皮椅上,紧闭双眼,像叹息似地沙哑道:“那就请你们,带她走吧!”

  劳芙感到一头雾水,“父亲?”

  还没来得及躲闪,一双大手已经有力地铐住了劳芙的手腕,她拼命地挣扎着,极力地扭动着身子。张哲轩被迫弯下腰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确切来说,是扛了起来,姿势不甚雅观。霎时,一股眩晕的失重感向劳芙袭来,眼睁睁地看着双脚离开了地面,而且视野中的父亲变得愈发得小,双拳奋力地捶打着这个电线杆似的男人,而男人始终无动于衷。

  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嘴里只在喃喃道:“父亲……不要抛下我……父亲……不要剩我一个人……”

  而张哲轩莫名地觉得有点愧疚,不住地点头,“对不起,我们真的做不到,一些事情,对不起……”

  即将要离开房间的时候,劳芙突然死死地抓住了门框,张哲轩显得不知所措。

  福杰先生用一只手掩住了啜泣的老脸,痛苦地摆了摆手,明显是提高了音量,“带她走!”

  程朝阳无奈地去拉她的手指,“我亲爱的小姐,听我说,如果是让我来选,我是不会辜负父亲的希望,并且拉着一群人为自己陪葬。”说着,手指也被他掰开了,二人拽劳芙着在过道中疾行。

  直至一切都回归平静,像是没人来过一样。只有一个老男人仍瘫坐在福杰先生的房间,喃喃地念叨着:“是啊……她是无辜的……”这时,有一位面色憔悴的老妇人徐徐从卧室里走出,她依靠在了丈夫身旁,不断地重复着,“劳芙……她是个好孩子……她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一定会……”话毕,她紧紧得贴着福杰先生,幸福地合上了眼,长长的睫毛扫出了陈年的回忆——是那年他们刚刚来到这片土地,那时他们还是“兄妹”。想到这,她的嘴角还是带着笑。

  劳芙用力的甩开二人的手,强迫二人停下,在空旷的过道上,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气氛。劳芙精致的脸庞因愤怒而变得不复昔日的灵动,厉声质问着:“你们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什么是希望,什么是陪葬,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

  望着劳芙湿润的眼眶,张哲轩有些手足无措。程朝阳用力的叹了口气,以一种不可否认的语气说道:“劳芙,大家都是为了你好,现在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了,等出去了,再和你说也不迟。”

  不等劳芙质疑,程朝阳和张哲轩腰间的通讯器一齐响起。同时,伴随着剧烈的振动。震撼了二人的心,突兀的警报声在大厅里异常刺耳,二人久久地对视着。终于,程朝阳凑向劳芙低低的叹了口气,“抱歉了劳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待劳芙察觉不对时,陈朝阳利落的手刀劈向了劳芙的后颈。

  “不——”劳芙不甘的闭上眼,最后沉沉地倒在了张哲轩的怀里。

  “老大……”

  “走!是时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嘭”“嘭”“嘭”接连不断的爆炸,在脚下、在身旁、在响彻云霄,一朵朵灿烂而又绚丽的烟火在脚边绽放,火焰是它的花瓣。

  寂静的海平面中央噈地升起一大团火花,紫黑色的庞然大物在灼目的光芒中伴随着巨大的嗡鸣声,变得支离破碎。天空仿佛被划开了一个巨口,似若黎明。爆炸持续了许久,星星点点的火花铺天盖地的坠入海中。一个巨浪翻过,将火光一点点吞噬,海平面还是那样的平静……

  烟火转瞬即逝,灰烬却也永恒。

霍无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