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线1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赴死(上)

  昏黄的灯光下几张黝黑的面孔与周遭的金碧辉煌显得格格不入,却无一例外的,围着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男人俨然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杂草般的卷发由于疏于打理,纠结成一团,衣衫不整地大肆嚷叫着:

  “不!不,都是假的……她不会……不会的!你们,你们都要为她陪葬……”密匝匝的人群中央,男人跳梁小丑似的“表演”着,乱哄哄的人群从一开始的戏谑变得将信将疑,这个男人的样子很难不让人想到不好的事情……在什么东西将要爆发的最后一刻,冰冷的电棍拨开了骚动不安的人群,两个高大的“保安”毫不留情地扭过男人的肩膀,尽管他如疯狗般地挣扎。

  张哲轩环顾四周,皱了皱眉头,高声喝到:“都安分点!不过是个耍酒疯的疯子,别忘了你们是怎么上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这些来自底层的人们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是何等的“幸运”,才被选作苦力来到这艘巨轮上的。

  议论声渐渐平息,几十号人紧紧盯着制着疯子的两人。

  “那么,大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人呢,你们会杀了他吗?”一个来自西部的青年小伙突然出声,周围的人都慌张地望着这个不知分寸的年轻人。

  程朝阳笑了笑,没有理会,挥手将疯子带走。

  “……不听话的人呐,要有惩罚呀……”

  疯子极不安分地扭动着,浑浊的双眼四处张望着,终于,他发现了目标。洁白的像花一样,令人怜惜的女孩。“劳芙!劳芙!跑!跑!离开这儿!这帮疯子要……”混乱中,张哲轩立马捂住疯子的嘴,劳芙回过头,惊愕地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劳芙小姐,不过很显然,现在不是时候。对了小姐,您认识这个,‘疯子’吗?”程朝阳上前一步,挡住了劳芙的视线。

  从那漆黑的瞳仁里,劳芙确切地感觉到了危机,她低下了头,轻轻地说道:“……不,我不认识这位先生……”

  “哦,原来是这样吗,那么,将这个疯子带下去!”走廊尽头,沉重的金属大门缓缓合上……

  劳芙保持着方才的姿态,她感受到了,恐惧。

  “老大,现在怎么办?”张哲轩扬了扬头,一手抓住“疯子”的卷发,逼迫他露出脸来。

  “你们这帮畜牲,无耻之徒!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放开我,唔,唔!唔……”程朝阳面无表情地堵上男人的嘴,略带戏谑地说道:“怎么会不认识呢,尊敬的设计师大人,安德鲁先生。久仰大名,早听闻先生才识惊人,今日,真是受教了。不过依我看呢,眼下我们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话音未落,他猛地拧过安德鲁的肩,疼痛迫使安德鲁弯下腰,不断低声呜咽着。

  “阿轩,搭把手,带我们这位设计师大人,去见见那位先生。”

  哔,哔,哔,咔嗒,秘密输入后,机械门伴随着一阵旋转的气浪左右滑开。细细观察,里面的光线并不是很明朗,只能依稀看到几抹晃动的人影。

  “大人,人带到了。安德鲁先生,请便吧。”话毕,程朝阳二人慢慢松开了手,左右让开,却也没有走远,刚好退到了门的两边。

  安德鲁愣在了原地,长长的卷发耷拉下来,苍白无力地抱着自己的头。身为设计师的他怎么会不清楚眼前这间屋子存在的意义,开始,为什么呢,进门前积累的信心在此刻崩溃,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处刑室。愤怒,不甘,害怕,都不足以描绘他此刻排山倒海的心情。直觉告诉安德鲁,这将是他生命的终点。迎接他的就还是被榨干了价值的不听话的小白兔,顷刻间,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被摧毁,这位向来自负的设计师还是落了泪。

  “安德鲁先生,好了,进来吧。”黑暗中传出声音,油腻腻的像是猪叫般难听。

  安德鲁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是反击,或是妥协,只是呆愣愣地向黑暗走去。不断燃烧的怒火终是战胜了恐惧。这群该死的混蛋,以极大的好处诱引自己,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他早该想到的这点的。男人不由得紧紧握住了双拳。

  “安德鲁先生,”黑暗中的影子渐渐走出,正是所谓的负责人,克里斯。“我很欣赏你的才华,但我讨厌不听话,这点,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

  克里斯慢慢走向安德鲁,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你和我那,才,华,横,逸的哥哥很像,浑身都散发着,光?哈哈哈哈哈,你们迟早都是要死的!今天这场盛宴,就是我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安德鲁不可抑制地扑向克里斯,藏在暗处的机械手臂先一步制住了他,两人的距离不过只有一厘米。

  “白眼狼!你别忘了,那年是谁把你从‘地狱’救出来的,你个骗子!”这句话像是在嘶吼,咆哮,设计师已无法控制心中的愤怒,“你们都曾想我承诺,我不会出事,‘阿尔戈斯’号也不会有事!你们说一定会好好用她!骗子骗子!”

  克里斯拍了拍男人的肩,伏在他的耳边,“别叫唤了,这是‘上面’的意思。”

  安德鲁瞬间安静下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噩耗似的,瞬间沉默。

  “好了,骂也骂够了,很感谢你对我们做出的贡献。事实上,我们已完成了承诺。这次的‘烟火’将令人难忘,不是吗?”克里斯背过身,径直离开,暗处的程朝阳二人明白,时间到了。一步一步地走向被机械手吊着的男人,踏在金属地板上的清脆的脚步声在安德鲁听来,是死神的镰刀。“对不起了,福杰,我还是那么的自私啊……”

  程朝阳按下一个按钮,可怜的人像只蝴蝶一样摇摇晃晃,跌坐在了地上,光鲜的过往迅速地在脑海里播放着,不长的一生都是浸泡在名誉中,这使他享受,沉沦,最终放下警戒。他爱她,爱这个他亲手创造出的作品,但最后,他却连见证她毁灭的机会都没有,这份痛楚,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如果,你一开始选择救劳芙,而不是这艘注定毁灭的游轮,你或许不至于此。”程朝阳冷漠地看着崩溃的男人。“不过,你未完成的,我会替你完成。”在生命的在最后一刻,男人瞪大了眼,最终在一阵极亮的强光中,失去了生命的主权。

  男人的尸体很快被清理,程朝阳淡淡的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出了处刑室。

霍无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