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线1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逃离(上)

  在街上,劳芙丧胆游魂的拖拉着双脚。进入了城镇大道,空旷的空气刹时间充实起来。树木削瘦的立在道路两旁,稀疏的枝杈连片叶子也没有,沧桑的注视着每个来往的毫不相干的行人。不远处,是一列列黝黑而模糊的山的剪影。很奇怪,一座城的中心竟会是一片黑乎乎的大山。灰土的树木,灰土的土地,灰土的高塔,细风吹过,似一种悲叹的呻吟,轻轻地在灰色中穿行。

  阿达米尔行星位于双子共和国的边境星系,这座岛屿作为本行星的工业发展地,充斥着很多异乡人,他们也许粗鲁,也头脑简单,但是廉价的劳动力,是用来博得金钱的血汗,是工业的牺牲品。街上的大多数人,或者说物种,劳芙都不曾了解。

  “很好,很好,”一个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环胸抱着,层层肥肉颤动着,“亲爱的谢尔卫,我很欣赏你的勇气,还有连这些小事都办不好的蠢脑子,告诉我什么叫生死不明。”

  “大人,我…我我一切都安排好了,都是那群笨手笨脚的赏金猎人,我早已说明只用把船舱底部炸出一个口子,让海水倒灌进来,是他们,都是他们,没有控制好量,才……”

  “哦,不,谢尔卫,我不喜欢这个理由。不过,放心小伙子,在我耐心没有耗尽之前,把犯的错弥补好。”中年男人一把抓住了年轻人的肩,轻轻地拍了下。

  “好…好…我绝对,绝对不会再让您失望!”没有站稳的年轻人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这时,一名顶着满头触手的年轻亚特尔人在旁边擦肩而过,似乎是亚特尔少年触角所分泌的粘液沾染到了中年男人庄穆的黑袍。

  当即,那名中年男人气愤地扭动肥硕的身躯,颇为不满的瞪着少年的背影。由于相距不远,劳芙甚至可以看到男人脸上如沟壑般的层层肥腻的赘肉在抖动。

  劳芙感到后背上有一丝冰凉,像是冒出了冷汗。随及,劳芙警觉的盯着那男人,呼吸变成了喘息。她知道自己应该见过这张丑陋的脸,但绝称不上熟悉,也不是亲切,仅仅是出于认得,她尽力地在脑海中搜扫着此人的姓名。

  “死小鬼!对,说的就是你。我命令你立刻给我站住!”中年男人转身往回走,咒骂着靠近,伸出铁条似的手指,用力的戳了戳男孩裸露的、嶙峋的脊背,“该死的低等生物。”

  亚特尔少年弱弱地停下,颤抖着回头,立刻深深地鞠躬,“尊敬的执政官大人,我为我粗鲁的……”

  “啪!”

  不由分说,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一段红肿的掌印鼓鼓囊囊地留在少年没有血色的脸上。执政官自上而下瞥了亚特尔少年一眼,阴阳怪气的冷笑一声,“听着!我最痛恨没有礼数,尤其是小孩子。我有责任让你明白,耍花招是没有用的。”

  少年两手扶在砖墙上,不由得哭出了声,执政官在他的身边来回渡步,不屑的扫视了一圈周边的平民,旋即开口,“所幸,小孩。所幸你今天遇到的是我,克里斯。你现在跟我回去老老实实的呆上一天,只要我看到并且也相信你已经改正了,我会让你回去,否则嘛……”克里斯掸了掸黑袍,留下了一个捉摸不定的笑容。

  听到那个名字,劳芙怔住了。紧接着,她的瞳孔闪过一团火焰。这场“别出心裁”的宴会的主导者,除了她的叔叔,还能是谁呢?想到这,劳芙的情绪便的激愤。但是她明白,现在要保持冷静,能让父亲的绝望中合上眼的恰恰是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因此,她不敢辜负。至于使命什么的,她还没有听懂其中的暗示……

  劳芙不敢向后看,她知道并且同时也坚信她绝对没有看错,刚刚看到所谓执政官大人,一定是她那处心积虑多年的叔叔了。

  劳芙想着,面前是一道岔路,一段不见灯光的小道是逃脱的一项很好的选择,毕竟大街上有一位浑身是血的礼服的女子,是一件多么离谱的事。

  多年存在劳芙脑中的一道声音突然想起,它的预言是危险。这道声音,既不是男声,也不是女声,但劳芙确信这绝不是她想出来的,更像一个独立的人格指引着劳芙的思想,人们常称这一感觉为直觉,可劳芙所拥有的要更玄乎了些。无论是会自动反锁的阁楼,还是对克里斯叔叔的印象,至今还没有出错过。

  然而身后的危机不得不让劳芙放下不安的内心。

  劳芙拐进了黑暗中的岔路,这条长长的暗道并没有灯光系统,黑暗中恐怖的风声总能拨动人的心弦。劳芙紧紧地抓住铁栏杆,像是要随着阴沉的黑暗坠入无尽的地层深处。泛着恐惧的灵魂,能听见的只有紧张的喘息声还有凹凸不平崖壁上哗哗的淌水声。

  穿过长长的黑暗,劳芙到了大巷道,头顶上有了灯光,朽木支架上挂着斑驳的矿灯,燃烧着的煤油味是她很不喜欢的。

  接着,她走进尽头明晃晃的光亮中。

  突然的阳光让劳芙觉着刺眼,她看见雄伟的选矿楼,旋转的飞轮,山一样的矿堆,还有一台硕大的机器架在进矿井口上喧吼着,曲折的运输带一直吐出黑黑的矿渣。进矿井口站着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他回头空空地望了一眼,接着便消失在了黑暗里。

  那是旁边矿部三层楼墙壁上悬挂着的全息投影亮着的一段标语:“贫富已成为过去式,携手共赴按需分配的未来!”这是选自连任多届最高议长在最新修改的第一法案的宣誓语。父亲评价他是一个虚伪空洞的木偶,重复别人教给他的话,用沙捏出漫天的谎言。

  矿区的中心是一处砖砌的破败府邸,其中走出了一个工作服打扮的男人,在远远地向劳芙这招了招手。劳芙回首,身后空空如也,只有光秃秃的一片煤山,她本是拒绝的,但眼下她似乎是必须要离开阿达米尔了。虽说,救过他的程先生不出意外是愿意再帮她一次的。但是,劳芙的脾气完全像她的父亲,低头,一向是不能忍受的。总之,她决定还是过去了。

  走近看,这是一个短矮的男人,他的帽檐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但是当他仰起脸来时,劳芙还是能看出那是一张挺古怪的脸,它看上去整个褐中带点黑,鼻子很短并带点红色。

  那家伙开口了,“顿尔格·道森的妻子,你是吧?”他的嗓音是瓮生瓮气的,声带很薄,很奇怪,而且注意力丝毫没有被劳芙这一身血污影响。

  劳芙意识到,这家伙显然是认错人了。不过,这没有关系,只要能帮助她快点离开这个星球就行了。于是,她顺着男人的话,“那么,我该到哪里去呢,这位先生。”

  “这里来,跟上。”男人自顾自的转身,从怀中掏出一份投影表格打上一个勾,领着“顿尔格·道森的妻子”进入府邸。

  污黑的墙皮已经反潮剥落,走廊两侧排列着十几个小房间,里面几乎只有带着贸易联盟标志的机器人在办公,来访的人类拿着各种文件记录仪出出进进,神色匆忙。

  到尽头是一扇半掩着的门,男人示意劳芙进去,接着埋头离开了。

  劳芙贴门站着,平复了呼吸,敲门进去。屋内陈设简单朴素,几乎像是修道士的房间。房间的主人坐在背向门口的办公椅上,有一头浓密的短短的卷发,白色衬衣熨得整齐笔挺。

  劳芙沿着墙轻轻走进。

  “我感到非常抱歉,夫人,作为这片矿区的负责人,我做得不够称职,关于您丈夫的……哦,不,哦,我的老天,您这是,您…你,你不是顿尔格·道森的遗孀,对吗?”那有着厚嘴唇的负责人指了一张椅子让劳芙坐下,“天呐,粗心的梓勋总是把事情搞砸,那么,这位狼狈的小姐,请你告诉我,你,是谁?”

  劳芙没法全盘托出,她垂下脑袋,“我的父母遭人陷害……”

  负责人拧了拧眉心,“说实话,小姐,你的造访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因此,在弄清你的身份之前,我颇费踌躇该如何对待你。”他递了一杯水给劳芙,“论事实而言,你的到来可能会扰乱这儿每一个人的生活。但愿你父母招惹的帮派,其背后势力没有贸易联盟吧!”

  劳芙双手端着杯子,小心翼翼的啜着,并且保持沉默,陷进家族世仇的罗网中,使她无从开口。

  “我迟疑不决,”负责人表现的无奈,“我完全没有义务听你讲完,而且我完全可以客客气气地把你请出这里,就像你不曾来过一样。这样一来,这里会依旧像往常一般平静,不过有些穷苦罢了。想必,我应有权如此。”

  “或许是野蛮人的权利,”劳芙忍不住还嘴,“这绝不是文明人的权利。”

  “去他的文明,”负责人显得激动,眼角的皱纹扭曲了,“我们不需要文明,此外,年轻时,我也是个热心肠,但却没给我什么好处。我并不容易,如今我快四十五了,我只想安定下来……我有个和你一般大的女儿,还有六张嘴期盼着靠我的薪水吃饭,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冒险。”

  “求求您了,先生,”劳芙哀求,楚楚可怜,“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两人沉默了,阵阵微风拨弄着百叶窗,发出细微的声音。

  这个扮演父亲角色的负责人,此刻,全然分不清面前的陌生女孩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他转过身,目光扫了一圈写字桌上细碎的光束,沉默良久,轻飘飘的说出一句:“我有个朋友,做长途生意的,再过三天,他会带一批货去首都,沿途出售。他这个人很棒,当然了,至少我认为他是可信的,幸许他能帮到你。”

  劳芙噙着一滴泪,咬紧唇瓣,点头致谢。

  “另外,让人带你去换一身衣服吧,这一身实在是太……引人注目。”

  “谢谢。”

  可悲的是,悲剧,开头往往是喜剧。这喜剧在发展,剧中人喜形于色,沉溺于绚丽的梦幻中。可是……

霍无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