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限制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 1 章、人生始梦

  农历七月十四傍晚,一个被人们称之为“鬼节”的日子前夕,随着太阳渐渐西落,天空开始微微昏暗,只剩下天边那最后一抹余晖,如同熔金般洒落在偏僻的小山村上,村民们早早吃完晚饭准备就寝,只剩下零星的灯火在夜色中摇曳,村子静谧得只能听见那让人心头发紧的树叶沙沙声。

  “哇~”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打破村子的宁静,一位年轻的母亲,穿着一身灰色农耕服,扎着个一米长的粗辫子,怀里抱着一个刚刚降临这个世界、啼哭不止的婴儿,坐在自家的门口的不足半膝高的小矮木凳子上,边轻轻地摇晃着孩子,边用手轻轻拍着襁褓,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疲惫,更多的是母爱的温柔。屋前的小树林随着婴儿的哭声变得更加不安,摇晃幅度在逐渐增加,像DJ舞池中的疯狂的舞者,在嘈杂的树叶沙沙声隐约间还有老虎的低吟传出,仿佛又只是大自然的低语。

  突然,一道黑影从墙角窜出,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那是一头黑色的水牛,它的眼中闪烁着狂野的光芒,仿佛要冲破这宁静的夜晚。紧随其后的是一位奇丑无比的女人,不协调的五官围着一口龅牙,她面容扭曲,眼中流露出慌张的神色,挥舞着手中细长的树枝,大声呼喊着,似乎想要将牛追回。年轻母亲还没来得及从这突如其来状况中反应过来,水牛就已经撞到了她的身上,然后和丑女子一起迅速消失在另一边的墙角,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是年轻母亲已经摔倒在地,孩子还停留在距地一米的空中,此刻我的感觉被拉入孩子体内,先是急速上升,随之而来的是无助的下坠,眼前万物旋转,什么都不受自己控制,手心都捏出了汗液,让人心存绝望,此时我突然从梦中惊醒。原来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快平复了内心的恐惧和不安。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一个老旧的大木架子床上,暗红色木头制成,单边上下,另外三边有二十厘米高的护栏,床体下半部分四面均有雕花的围栏,四角有四根柱子撑着厚实的镂空宽边顶,披着厚厚的棉蚊帐,几乎看不清外面。床正面左右两边各有一块四十厘米宽的床屏,面板上有栩栩如生的牡丹花和飞鸟浮雕,面板上方是龙凤镂空雕刻。我身上盖着个被角,伸手一看,感觉自己和梦中的婴儿手掌大小并不对应,低头再看看身体,这明显不是婴儿啊,估计也有五六岁了吧。这时床尾传来有人在收拾的声音,因为蚊帐的原因,看着外面的人不是很清楚,但是那气质和那粗辫子,我很清楚她就是梦中那个抱着婴儿的年轻母亲,如果我是那个婴儿,那她就是我的妈妈了?不对,这不是应该都是我记得的事情么?为什么我现在不确定?还要推测她是我妈妈?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也记不起来。

  “妈妈?”我小声试探性的叫了声

  “你睡醒了啊!醒了就起来吧。”外面传来轻柔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治愈的力量。

  “你是我妈妈么?”我还是有些不确定。

  这时,外面的人来到蚊帐前,打开蚊帐,乌黑的头发,明亮的大眼睛,微翘的嘴角,虽然配着一身粗布衣服,依然和仙子一样。“睡迷糊了?我不是你妈,是谁啊?起来出去玩会吧,等会回来吃饭。”虽然声音略带催促,但我很喜欢这个声音,就好像是自己在和自己聊天。

  “家里还有其他人么?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什么傻话呢?”妈妈伸手摸了摸我额头,“也没发烧啊,昨晚还玩得好好的,也没磕碰,怎么就不记得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怎么记得说话啊?”妈妈觉得我在玩闹。

  “只记得说话,其他都不记得了。”我只能实话实说自己目前的状况。

  “先出去玩会,等你爸回来了看看。”妈妈说着就把我抱下了床。

  我这是突然失忆了?按照妈妈说的,我昨天还都一切正常,也没有磕碰,就因为我晚上做了一个梦,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确实很难让人相信。那就先出去玩会,等爸爸回来再说吧。

  走到大门口我呆住了,这个屋子构造,门前小树林,以及村子的布局,和梦中的一模一样,妈妈也是一模一样,可为什么我不是婴儿,难道这个梦有什么含义?我出生时的情况在脑中的映射?不应该,如果是,当时妈妈被牛撞,我摔地上,应该不至于一点问题都没吧。还有梦中另外一个人,追牛的那位奇丑无比的女人,她也会真实存在么?她又是谁呢?问题一下子太多了,最主要是我什么都不记得,无法继续推断。那就出去玩吧。可是,我该找谁去玩呢?去哪玩呢?我眼中的人和事从今天才开始,一切都是陌生的,我的一生就要从这么一个奇怪的梦开始了。

义门子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