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限制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 2 章、世外桃源

  我家所在的村子,村里人都叫它--义门山,一共也就十几户人家,虽说是一个村,其实是一家人,老太太(爷爷的母亲)几十年前在此开村,具体年份老太太也不愿说,无人知晓,我是这个村子的第四代,老太太目前90岁,每天全村第一个出门去地里干活。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义门山村就像个城堡,和外界基本没有沟通来往,我每天接触到的基本就是村里的这一家人。

  爷爷是铁匠,方圆几十里唯一的铁匠,偶尔会有外村的陌生人来找爷爷打农具,我有时也会掺和帮忙拉风箱。爷爷最喜欢我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我最喜欢看他打铁。每次一走进打铁屋,蜂窝球的味道带着热气扑面而来,就感觉浑身充满力量。锻打过程中,奶奶作为得力副手,在爷爷小锤的节奏中,挥舞着大锤,跟着小锤位置重力锤打,爷爷的小锤如同指挥棒,引导着大锤的落点和节奏,演奏着这方圆几十里仅有的农梦交响曲。需要停顿时,小锤在砧子上轻轻敲两下,大锤就停止击打,接着爷爷将被捶打的铁块,放入冷水淬火,“哧啦”一声,热气腾起,小小屋子一下子进入仙境。然后再回火,我使出吃奶的力气配合爷爷拉风箱,基本重复以上步骤几次,一件农具就完成了。一件农具可以换回很多村里不多种的其他蔬菜和粮食。可惜那时我年龄太小,父辈都各有自己的爱好,爷爷的一身手艺最终也没人继承下来。

  整个村子处在丘陵地带,地势北高南低,被一排水稻田从中间分为东西两部分,我家在西半部分最南边偏东的位置,水稻田被一条沟渠串连在一起,最北边连接着储水大池塘,沟渠里的水清澈见底,隐约可见河蟹在懒散地吐着泡泡。从高处看,除去水稻田外,整个村子酷似八卦图,绿化面积高达90%以上,田地里,一些男女穿着简单的布衣在悠闲地耕作打理;田垄上,老人和小孩在无忧无虑地玩乐嬉戏。闭上眼,迎面的微风抚摸着脸庞,还能闻到空气中松树淡淡的香味,听到窸窣的虫子叫声,偶尔还有一些喜鹊、杜鹃等鸟儿合唱几句。

  沟渠源头的大池塘,是全村最大、地势最高的池塘--理塘,每年秋收结束后,冬季到来之前都会将池塘里面的水全部排干,全村的人会花上几天的时间将池塘淤泥清理一次,或者根据情况扩建挖深一点,每家每户负责一块区域。刚好挑选的非农时,全家老少齐上阵。老人负者在塘埂上观察小孩的安全,顺便给茶盆里面添热水,当然大多数时间是唠嗑;十几岁的小伙会带上小胶桶和一把小铁铲,低着头游走在池塘的每个角落,找各式各样的小孔,就像个掘金者,不时地用铁锹挖一下,每天一两碗泥鳅肯定是没问题的;像我这样的,十岁以下小孩大多是玩水玩泥巴,偶尔跟在十几岁的孩子后面,时不时在泥巴地上扣扣,学着他们的样子在找泥鳅洞;中间段的年轻男人便是挖泥的主力,他们边挖边聊着今年的收成,讨论着明年的种植计划,偶尔停下来抽一口汗烟喝一口茶水补充体力;中间段的年轻女人,一开始也会搭手帮忙铲泥,快到饭点的时候就会提前回去准备全家人的午餐,一会的功夫全村十几户烟囱就冒起炊烟。像这样全村人齐上场的阵仗,比过年的气氛还要热闹。

  沟渠的建立,关乎着全村的农田灌溉,平时用于储水,洗衣服,当然还可以农忙的时候大家去洗澡。至于耕田的事,爷爷们会比较累,全村一般都是好几家合伙买一头牛,轮到我们家放牛的时候,我也会帮忙放牛,没轮到的时候,我就会一大早去大奶奶家,陪她家的姐姐一起去放牛,她也会在山上教我们各种野外生活技巧,最厉害的莫过于她会将松枝扎成球,我一直也没有学会,大多时候中饭和晚饭都在大奶奶家吃,晚上才依依不舍地回家。到了农忙双抢的时候,虽然很热很累,但也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之一。一般我和哥哥还有大姑姑家的三个孩子一起,商量着和长辈争取负责离家最近的一片小田的收割工作,这样我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比赛看谁割得快了,当然收割起来也不会沿着直线了,会割出各种各样的路线,方便中途躲起来,然后偷偷从其他地方开始割,制造活跃气氛。有时候大人们回来都很吃惊,我们怎么割得那么快。水稻收割完,我们孩子主要负责抱稻子,大人们负责捆,然后爷爷和父辈们负责挑回家。再赶个连续晴天,在稻堂集体打稻子,我们就会用水稻杆子,做各种各样的玩具,也会偶尔乘大人们不注意,也尝试打打稻子,不过确实很危险,大多时候会征求大人们同意,让他们休息的时候教教我们。晒稻子和收稻子基本就是大人们操心是不是晴天了,我们最多就是帮忙撑一下麻袋口,或者在旁边玩闹,让大人更安心。

  因为村子里人不多,每家每户占地面积都很大;因为要晒稻子,每家房子前面都会有个几十平的稻堂;生活自给自足,田和地就更不用说了。我家门口,出门是个大道,大道两边各有一个用四季春围成的方块,每个方块里面栽着一颗大桃树,据说是爸爸从外地带回的桃树苗,然后嫁接的。每年都会结满又红又大的桃子。几乎没家门口都会有我家类似的一片绿色,有的是竹子,有的是柿子树,有的是枣树,有的是葡萄,每年水果也算是吃到嘴软。

  在村里的日子很安逸舒适,每天我也都起得很早,干活也会主动帮忙。因为全村都是一家人,想去谁家就去谁家,缺什么就去谁家拿,饿了就随便在谁家吃,谁家的活多就去帮忙,生活得和谐美满。可能是我的记忆才刚刚开始的原因,所有的事物在我的眼里都是新鲜的,我的求知欲非常强,什么我都想去看看,去掺合一下,就算妈妈去菜地摘个辣椒或者西红柿,我都要一起去,然后问东问西,妈妈也会细心的给我讲解。但我的记性很差,忘得很快,问的问题可能前几天刚刚问过,但是妈妈从来也不会说我,总是很有耐心地给我再讲一遍。

义门子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