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过去的宠物女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2.你这算哪门子溜达

  眼看这女孩有着用轮椅勇闯一趟秋名山的架势,陆昀俨然是没了继续消沉下去的心思,撒丫子就追了上去。

  可两条腿哪里追得上两条轮子。

  陆昀那是在后面卖力的跑,而前方的轮椅像是装了马达一样在前面撒欢的开。

  这一年的运动量都让他给做完了。

  途中陆昀好几次险些摔倒,他毫不怀疑,如果失足摔在这里,掉上两颗门牙都算是幸运的。

  好在,刚刚被女孩丢出去的雨伞,不知啥时候挂在了轮椅把手上面,晃晃荡荡之下竟维持了一种奇妙的平衡,像个降落伞一样增加了阻力。

  这伞质量真特么好……

  陆昀吐槽的同时也在庆幸,一个加速追上去,成功拉住把手,用上了足有十年功底的脚刹技能,才将轮椅彻底停了下来。

  就是多少有点废鞋……

  伞也因为惯性向前飞去,盖在了女孩头上。

  整体看起来就像个雨天里忽然冒出头来的蘑菇一样。

  陆昀也不管喘不喘得上来气,第一时间来到轮椅前,掀开盖子看向了女孩。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女孩显然是没有从这一连串的事件中回过神来,懵懵地摇了摇脑袋。

  “没……没有……”

  再次上下一番,见人没事,陆昀可算是彻底松了这口气。

  随即,他也不管什么脏乱,直接瘫坐在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明原因的笑了起来。

  笑声越来越大。

  或许是开心于救了一个人吧。

  又或者,是因为压抑已久的情绪在这意义不明的事情上得到了些许的舒展,也让他跟着意义不明的笑了起来。

  像个神经病一样。

  听到笑声,女孩怯生生的观察起了眼前这个举止奇怪、莫名其妙,又救了自己的人。

  女孩的眼睛不同于支支吾吾的性格,很是明亮,其中夹杂了几分胆怯,但更多的是感激……又或者是,激动……?

  可又在察觉到陆昀的目光后,她再次将视线躲到一边,完全将一个怕生的小动物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像是掩饰内心般,重新拿起雨伞,将其抬到了陆昀的跟前。

  “淋雨……会冷……”

  “谢谢。”陆昀笑了笑,这次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

  “没……没事……”

  女孩的声音依旧不不连贯。

  “我……我!”她忽然抬头,似乎是还想说点什么,但在与陆昀产生了对视后,到了嘴边的话语还是低落了下来:

  “我才是……谢谢……”

  陆昀发现,这个女孩似乎是很容易害怕,又或者是腼腆。

  是社恐吗?

  还是单纯的怕生?

  想到这里,他把语气变得柔和了几分。

  “小妹妹,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

  说完,他就暗自啐了一口。

  咋跟个猥琐大叔一样。

  再看女孩,像是想要找到父母的小孩一般左顾右盼,可眼见找不到任何的救命稻草,只能低下头来小声应了一声:

  “我我我……溜达……”

  “……”陆昀沉默片刻。

  该溜子是吧。

  这算是……猥琐颓废大叔遇见该溜子少女?

  再说你这哪门子溜达,大半夜开着轮椅漂移么……

  他再次在心中吐槽,又察觉到那始终都在将伞举在自己头顶的动作,心中却是莫名的暖了几分。

  “回去吧,不用担心我,太晚了家人会担心。”

  她垂下的脑袋更低了一些,足足磨蹭了一分多钟,才再次怯生生开口:

  “我没有家人……”

  “昨天……奶奶去世了……”

  气氛彻底寂静了下来。

  陆昀的心中咯噔一声,明白自己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她说她没有家人……

  她的父母呢……?

  一样是不要她了,还是也遭遇了不测……

  可不管是怎样,一个残疾的女孩,失去了亲人,该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希望情况没这么糟糕吧……

  也但愿是我多想了。

  种种担忧在心中浮现,让陆昀原本就有些低迷的情绪变得更加复杂了不少。

  许久后,他才叹了一声,站起身子,用一种尽可能让人信服的语气打破沉默。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去吧。”

  女孩依旧是埋着脑壳,手中高举着伞,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嗯……”

  不知为何,陆昀却松了一口气。

  他从对方手中拿过了伞,走到女孩身后,试着推了两下。

  轮椅推起来比起预想中的要轻,就像是在手推车上摆了个大型玩偶一样。

  又看到女孩明显是紧张到握紧了小拳头的动作,他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停下了动作。

  “家在哪。”

  “那里……”女孩抬起一只手指向了一个方向。

  隐约能够从莫过小手的袖口上看到一根偷偷伸出来的手指。

  有种小巧的可爱。

  虽一路无言。

  但看着那披着长发的、圆圆的脑瓜子,以及那全程都紧绷着的娇小身躯,陆昀心中因为各种事情的阴霾与孤寂感都消散了一些。

  就算是短暂,可有人陪伴,确实是不一样的。

  不管是对陆昀,还是对她。

  跟着小手沉默的指引走到一栋楼下,将轮椅推到电梯前,陆昀松开了轮椅上的扶手,将伞收起之后,递还给了对方。

  “回去吧。”

  听着那柔和的声音,女孩的身形微微一僵。

  陆昀已经转身,打算离去,便发现身后出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拉力。

  他回头一看,发现女孩正用又大又圆的眼睛注视着他,眼中流露出了几分不舍,并用手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见对方回头,女孩再次低下脑袋,语气似乎是因为紧张而更加磕巴了一些。

  “淋雨……会冷……”

  还是那句话,却是表露出了不一样的情绪。

  似乎有几分不舍。

  这小家伙,跟人交流都看起来这么害怕,竟然还想着帮助别人?

  陆昀莫名感觉有趣,心念一转:

  “那这样,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你可以把伞借给我,明天我会约好时间还给你。”

  “你也快点回去吧,大晚上的,遇到一些坏人就不好了。”

  听到坏人,女孩又缩了缩,可手指依旧是捏着他的衣角,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

  他愣了愣,似乎明白了对方此时的心思。

  因为在他在身边的人离去的时候,也同样渴望着能有一个人陪伴着自己。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对方,或许是想要自己多陪她一段时间。

  那种无边无际的孤独感,没有一定的时间是无法彻底淡化的。

  他们,很有可能是一类人……

  起码在此时此刻是这样。

  可当他想要说破,继续劝对方回去的时候,看着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心还是软了下来。

  孤独,是需要克服的。

  可就连他一个成年人都没能克服,更何况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

  他叹了一声:

  “我送你回去吧。”

  女孩虽没有回答,手却已经悄咪咪的缩了回去。

  陆昀突然发现,这个小家伙还是挺好懂的,虽然话少,但所有心思都貌似是写在了肢体动作上。

心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