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过去的宠物女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4.恍然间的消散

  一句害怕,让陆昀彻底破防了。

  他其实从始至终都不敢细想。

  一旦把这个姑娘放着不管,那么她到底会面临一种怎样的现状。

  能一个人活下来吗?

  能赚钱养活自己吗?

  如果没人照料,遇到一些突发的危险情况又该怎么解决?

  因为陆昀认为,这一切或许都是否定的答案。

  仅以这个姑娘之前表现出来的情况来看,这个姑娘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过家门,没有接触过太多同龄群体,更别说有没有在社会中独立生活的能力了,或许连最基本的物质需求都满足不了。

  因为她在拿出那个存钱罐的时候就说过,她就只有这么多,虽然不排除家人可能留有遗产的可能性,但人都住在这么不便利的地方了,估计也很难富裕到哪里去。

  思来想去之下,陆昀长长叹息,终是给出了妥协。

  “好。”

  女孩先是怔了一下,似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般,瞪大那双泪汪汪的眸子。

  但这也仅仅是一瞬,她就宛如得到了什么“许可”,鼓起勇气将存钱罐塞进了陆昀的怀里,又迅速缩回,把手紧紧地藏了起来。

  “都…都给你了,不能骗我……”

  “不能……反悔……”

  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又看着对方生怕自己反悔的模样,某种奇怪的喜感浮现在了陆昀的心头。

  他又迅速甩开这些想法,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了解。

  他再次蹲下身子,将头部放在跟对方同一个水平线上:

  “可是在这之前,我还是需要问你一些问题。”

  似乎是在经历了一番心理建设后,女孩似乎是没最开始那么拘谨了,还当着陆昀的面给自己打了个气:

  “知道了……你…你问吧!”

  “嗯……”陆昀沉吟片刻,“家里,给你留没留什么遗产?”

  女孩沉默片刻,有些低落地地摇头:

  “没有……剩下的钱,都用在医院跟殡仪馆上了……”

  陆昀揉揉眉心,总觉得自己就不该问这样的问题,但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那你现在是休学,还是在家自学。”

  女孩的身体缩了一圈:

  “休学了……很久……”

  陆昀没啥反应,因为这在他的预料之内:

  “工作呢,有没有?”

  女孩又缩了一圈:

  “没有……”

  得到答案,陆昀再次感觉到了事情的麻烦。

  见到陆昀模样,女孩显得有些慌张,生怕被嫌弃一样急忙补充:

  “我……我在家里帮奶奶做过手工,奶奶就是靠这个赚钱,这……算吗?”

  陆昀可算是精神了一些。

  “算!怎么不算?”

  “具体是做些什么,单价是多少?”

  女孩摆弄着手指,回忆片刻:

  “缝棒球,一颗好像是2块钱。”

  “多久能完成一颗?”

  “十分钟……吧?”

  “嗯……一小时12,一天下来也就一百出头吗……”

  “能联系上厂家吗?”

  “我……没有手机……”

  “这样。”

  这类居家就能做的手工活,他在这些年的混日子生涯中,也算是了解了一些。

  虽然辛苦一些,枯燥一些,但起码在最基本的生活条件下养活自己,是没啥问题的。

  可如果算上房租之类的,应该就不太够用了。

  想到这里,陆昀又问了一嘴:

  “你家这个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租的,好多年了。”

  “租金呢?”

  “好像是八百多。”

  陆昀再次陷入了思索。

  按照这女孩的现状来看。

  一个月可能也就三千出头,或是接近三千的收入。

  除去八百多的房租,可能剩下的也就两千出头,或者是不到两千的样子。

  再算上水电之类的额外支出,可能一顿能够供她花出去的钱都不到20块。

  这如果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且在不计算生病以及突发情况的情况下,自己买菜自己做饭,是勉强能够活下去的。

  但对于这个女孩上下楼都有点费劲的情况来说,可能就有些够呛了,估计也只能点点外卖啥的才能保持三餐。

  外卖的起步价起码也要二三十。

  除非等租期一到,换个更方便的地方去住。

  但换个地方,一定会增加更多不必要的支出,别说其他地方动则上千的房租,可能每多出100的花销,对于这个女孩来说,就是个无比沉重的负担了。

  除非,有个人能够长期照顾她,帮她做一些不方便的事情。

  在分析过后,他发现,事情并没有遭到他最初预想的那种程度。

  这算是个好消息。

  以对方的收入水平来说,只是需要一个能够跑跑腿,顺便还能每天陪伴一会儿的角色,就能够还算顺利的活下去。

  而这,还没算上陆昀自己的收入。

  如果两个人能够像合租一样,搭伙以分摊的形势去过,能够省下来的那些钱,偶尔看一些小病什么的应该也够用。

  如果租期一到,能够搬到那间姥姥留给自己的小公寓,那就能省下更多的钱。

  但这要看对方的意愿才行。

  这下子,陆昀算是彻底明白,这个女孩为什么偏要留住自己的原因。

  可是……为啥非得是自己?

  他想不通这个问题,也不愿多想。

  他只明白一件事情。

  既然自己已经选择妥协,打算插手这件事情,他就得想办法对此负责。

  起码他已经了解,对方的情况不算太悲观,还不是那种彻底陷入绝境的状态。

  那么,他不可能看着对方就活生生的这么烂在这里,或者说,已经没办法就这放着不管了。

  因为他也在相似的年龄,经历过相似的事情,而往常的自己……显然是彻底烂掉。

  或许是想要借此弥补遗憾的人生吧,又或许是单纯的起了同情心。

  但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既然人生已经烂掉了,那么比起思考该做什么,不如去盲目地做点什么。

  他也一直都是这么在迷茫中活过来的。

  又看着正一脸乖巧地看着自己、等着自己做出反应,却因自己的视线到来,将目光躲闪到一边的女孩,陆昀罕见地在麻木中露出了一副笑容。

  “那我……嗯,算是被你买下了。”

  他又晃了一下存钱罐,做出了一副掂量得失的模样:

  “以这些钱来看……”

  “期限的话,就定到你能自己把日子过好为止。”

  女孩微微一愣,重重点了下圆圆的脑壳。

  “嗯!”

  不知为何,在这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的瞬间,陆昀常年压抑着的心情,似乎是舒缓了不少。

  也正是这一瞬间,陆昀顿感意识一阵恍惚,眼前的画面变得朦胧,感官也变得迟钝了起来。

  随即,就在女孩的注视之下,陆昀的身影宛如即将燃尽的纸屑一般,一点点凭空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可女孩却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反而是眼中微微亮起一份期待,又迅速变得有些低落。

  “终于,要……见面了吗……”

  她又将目光放在掉在地面碎裂一地的存钱罐上,默默开始清理了起来。

心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