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之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来自地狱的快递

  “杨老头,这是什么书?”

  杨老头喝着热茶,瞟了一眼,赶忙放下茶杯从徐年手中夺过《内呼吸术》,护在胸前。

  “臭小子,这可是我的传家宝,你休要打他的主意!你从哪掏出来的?”

  徐年看着紧张兮兮的老头,奇怪的问:

  “传家宝?你要传给谁?”

  空气顿时一静,良久,杨老头叹了口气,然后将刚刚还紧紧护住的书摔了过来。

  “臭小子,传给你了。”

  徐年:???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要当我爹?

  “不要,你自己带进棺材里去吧。”

  徐年将书又摔回了杨老头怀里。

  杨老头见占便宜没有得逞,只好将书放在了一旁开始吹牛:

  “臭小子,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家祖上可是出过镇远大将军的,据祖上传下来说当年兴家之祖便是靠这本书才当上的将军。”

  杨老头讲着讲着,眼轱辘一转,开始蛊惑起徐年。

  “这本书上东西讲的可神奇了,你当真不看看?说不定能从书上领悟什么绝世神功!”

  “你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你了,真有这么厉害,你怎么不练呢?都什么年代了,还绝世武功。”

  徐年白了杨老头一眼,根本不上套。

  “哎,这本书上的内容非绝世天资者难以看懂,晦涩难悟。”

  杨老头继续夸夸其谈。

  “杨老头,我走了,你继续。”

  徐年直接告辞,刚走出小卖部,杨老头的叫唤声就从后面响了起来。

  “等等!你们这些年轻人天天毛毛躁躁,真是一点都不沉稳。”

  “这本书你拿回去看吧,老头子我收着也没什么用了,有空就过来陪我下下棋哈。”

  杨老头不给一点拒绝的机会,直接把书到塞到徐年怀里,飞快窜回店里,把门帘拉上,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徐年只好将书收了下来,叩了叩门帘,招呼杨老头一声便离开了。

  店内,杨老头喝着茶,眼神却有些复杂:“老祖宗,这东西我是练不成了,但是传承不能断啊。”

  ……

  世纪银行门口的香樟树下,徐年压下内心的雀跃,将手心被汗水浸湿的银行卡放在破旧校服外套内侧的口袋中。

  即便走出银行,但回想起刚刚在自助机里看到的金钱数额依旧让他的嘴角勾起弧度。

   65万!

  这一笔钱只要不是肆意挥霍,足够徐年过好大半辈子了,读完高中大学绰绰有余,自己能从陋巷里面搬出来。

  徐年平复好心情后,在路边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到平阳大街幸福里公寓下。”

  “好嘞。”

  途中,徐年也没有歇着,掏出前几年就已经淘汰的落后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

  “张姐,我是徐年,之前我看上的单身公寓套房还在不在?我这边到位了,还在的话今天就可以交付。”

  如愿以偿,徐年得到了满意的答复。

  在徐年得到这笔打款之前,就已经四处联系中介看房子,终于在平阳大街找到了一套满意的单身公寓套房。

  整个单身公寓大小约四五十平,是一套二手房,但房子主人在装修后就出了国,便将房子直接出手。

  风格也是徐年喜欢的简约风,自己一个人住便是绰绰有余了,价格也在30万,地段不算过于偏僻,治安环境也不错。

  对于一个从小没有双亲陪伴,自己一个人靠邻居街坊过活的少年来说,没有什么对于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更有吸引力的。

  即便是少年老成的徐年,此刻也有些心思飘忽不定。

  新的生活在向他招手。

  至于陋巷的家,徐年对他也只有一些不好的回忆,更别说如今的陋巷街坊都搬了出去,只有寥寥几家还在。

  两人在电话里很快交谈好了大致事宜,出租车师傅也很给力,过一会儿便到达了目的地。

  平阳大街一路上种满了香樟树,春雨过后,满街都是芬芳的味道,枝头也萌发着嫩芽。

  后面的流程也十分顺利,徐年顺利拿到了钥匙,单身公寓也成功划到了他的名下。

  公寓在第十层,徐年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去。

  入门左边过道便是炉灶和排烟机,都是崭新的,还没有人用过,上面落了不少灰尘。

  右边则是洗浴室厕所,走过过道,便是一个小客厅,摆放着沙发茶几。

  公寓被前主人装修成复式模样,有一道柜子楼梯通往楼上的小阁楼,阁楼作为卧室模样装修的。

  不得不说,这套公寓的前主人口味很搭徐年,很有品位,这样的公寓住起来十分温馨。

  徐年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公寓,便锁上门。

  计划明天搬家,今天还要在陋巷再住上一晚。

  又是出租车往返,徐年很快来到了陋巷。

  低着头躲过头上缠绕的电线,俯身走了进去,陋巷并不深,徐年的家也靠近巷口。

  时间已经临近傍晚,陋巷的视线十分昏暗。

  正准备推开陈旧的大门,徐年目光却被门前的一个由黑色胶布牢牢包裹的箱子吸引,徐年将箱子拿了起来发现有些许沉重。

  晃了晃,似乎里面有一个黑色的正方体。

  “谁会给我寄快递?”徐年疑惑。

  徐年翻转快递,很快从箱子的一侧上看到了寄件信息:

  寄件方:徐多闻电话:139********

  寄件时间:2024年3月20日

  收件方:徐年电话:183*********

  收件时间:2024年3月25日

  ……

  “啪嗒!”

  手中的快递跌落在地上,徐年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串数字,周身上下被一股寒意吞噬,眼睛上敷上一层阴霾。

  陋巷外不知何时刮起大风,风声经过杂乱的电线传进巷子里,仿佛有只漆黑,看不见的怪物在嘶声尖啸。

  徐年将快递重新拾起,用力擦了一下眼睛,看向那串不可能的数字:2024年3月20日。

  眼睛不会骗人,至少现在不会。

  徐年发出快递的手指指节发白,似乎是用力过度指甲嵌进了纸皮,仔细看会发现,手指在忍不住的颤抖。

  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声音压不住内心的恐惧,声音颤抖:

  “所以……一个死人到底是怎么会给我发快递的?”

   2024年3月20日,徐多闻尸体被发现在山崖下,身体被野兽啃食殆尽。

  死因经过警方鉴定:心脏衰竭,死亡时间约在3月15日至3月18日之间。

  你听说过一个死人给活人发快递吗?

  这是来自地狱的快递,里面或许承载着一个亲人的思念,或者是亡者的索命。

梦起舟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