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之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噩梦

  黑夜,街上不见行人,只有月亮孤零零半挂在漆黑深邃的天幕上,窥视着这条年代久远、电线交杂的陋巷。

  大风呼啸,树影婆娑,路边微弱的路灯独木难支,年久失修下它的灯光闪烁。

  树的影子仿佛变成了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怪物,平白无故为这块地方添了恐怖的氛围。

  陋巷中,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头戴圆帽的男人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站立在一户门前。

  男孩儿看不见男人圆帽下隐藏的脸,但男孩并没有因此畏惧,小手紧紧抓着男人的大手。

  小男孩摇了摇男人的大手,好奇地问道:

  “爸爸,你要去哪啊?什么时候回来呀?”

  男人将男孩抱进怀里,用风衣牢牢裹住,将自己的身体朝向巷子的外面,仿佛巷子外有什么怪物一般。

  “小年啊,爸爸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这段时间太漫长了,爸爸也不知道有多久……”

  男孩将头埋进中年男人的怀里闷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想了想,回答道:

  “爸爸,那我会在这等你的,等你回来。”

  “嗯,我们小年最乖了。”

  男孩没有吭声,从男人怀里挣了出去,男人愣了一下,并没有在意,声音上了一丝癫狂,继续说道:

  “小年,你知道爸爸为什么天天在外面奔波吗?我快要找到它了!这次我一定能找到它……”

  男孩沉默了一会,猛然抬头,这次他看到圆帽下的真面目。

  这是记忆深处的一张脸,一张属于父亲的脸,但脸上却诡异的支离破碎,仿佛是被摔破的镜子,仿佛随时会裂开一般。

  但即便再诡异的面容,脸上依旧带着一个父亲的慈祥笑容。

  “爸爸你这是怎么了?”男孩声音颤抖。

  男人却毫不在乎的笑了,并没有回答男孩的问题,他用威严的声音对男孩说:

  “小年,在爸爸走后,我希望你记住一件事。”

  男人伸出风衣下的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男孩的头发,动作温柔而细腻,仿佛在用这种方式传递着某种信息或情感。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去放弃希望,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轻言放弃。”

  话音刚落,男孩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男人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的身影开始颤抖,然后像是被风吹散的灰烬一样,一点点消失殆尽。

  被一股无名的怪风吹向小巷外无边的黑暗之中。

  男孩的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和恐惧,他想要呼喊,想要抓住那个正在消逝的风衣男人,但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般,无法发出声音。

  男孩果断向小巷外跑去,想要抓住那团带走自己爸爸的怪风。

  “爸爸!”

  徐年从梦中惊醒,猛地睁开双眼,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来,喘着粗气,汗水顺着额头滑落浸湿了枕头。

  徐年从床上挣扎起身,将床头灯打开,两条腿无力的垂挂在床边,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徐年做噩梦了,梦到了自己父亲徐多闻离开的那个夜晚,那是为数不多关于父亲的记忆,虽然已经模糊了许多。

  梦中的那个风衣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许多闻。

  有科学家证明过人越长大越不会做梦,徐年很难不怀疑这个梦,是不是自己地下的那个老爹托梦给自己了?

  想着想着,徐年的目光不禁飘到了昨天那个黑胶布包裹的快递上。

  没错,徐年将快递拿了进来,只不过放在了离床最远的角落。

  “是不是这东西搞的鬼?”

  想起昨天自己被这个东西吓一跳的经历,徐年就忍不住心情复杂,或许是是别人的恶作剧,或者自己父亲的朋友帮忙寄过来的遗物。

  但徐年都感觉这些理由都有些牵强了,徐年并不准备坐以待毙,他倒要看看这个箱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究竟是父亲的遗物,还是别人的恶作剧?

  徐年下床,从床边的书包摸出一把手工刀,将这个黑色的快递包裹放在了床上。

  正准备用刀划开快递,看一下里面的真面目。

  突然,徐年想到了什么,将手工刀放在箱子上,自己则脱掉鞋上床,双手合十,对黑色快递箱跪下来拜了几拜。

  徐年从来不是什么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这样做让徐年的内心受到了些许安慰。

  “呲啦!”

  美工刀割开胶布。

  箱子中,装着一个正方形的黑色匣子,匣子仿佛是什么特殊金属打造而成,灯光照射下,闪着特殊的光泽。

  徐年将黑色匣子拿了起来,匣子很冰,一股寒意从手臂上蔓延开来。

  匣子造型十分奇怪,徐年左右上下翻转一遍都看不到任何缝口,仿佛是一个铁方块一般,只有一面上有九个钥匙孔。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徐年困惑。

  徐年很快找到了新的发现,快递箱最底下被压着一个小纸条。

  徐年将匣子放在床上,从箱子里拿出纸条,凑到床头灯,打量起了纸条。

  正面一侧写着歪歪扭扭的四个字,

  “神秘之册”

  背面一侧写着一小行话,

  “秘钥,九,世界”

  字迹是相当潦草,但内心的直觉告诉徐年这段字正是出自他的生父,徐多闻。

  徐年看着眼前这个黑匣子,不由陷入了沉默,果然不是恶作剧吗?

  徐年心中闪过无数猜测,甚至猜测徐多闻并没有死,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假死。

  徐年的内心泛起一丝波澜,内心冲动的指引着他:

  打开匣子,

  或许一切都会明了!

  徐年翻身下床,从床下麻利的掏出一个生了锈的铁锤,将黑匣子放在地上,一个蓄力猛砸在上面。

  “砰!”

  铁锤与黑匣子剧烈碰撞,徐年的虎口被震得生疼,但黑匣子却毫发无伤,甚至没有出现一点肉眼可见的变形。

  徐年又尝试了几下,很快便放弃了。

  显而易见,暴力破开是异想天开了,打造黑匣子的金属果然没那么简单。

  纸条上的信息显而易见,

  这个匣子或者匣子里装的东西,正是纸条上所说的“神秘之册”,而打开它的关键,可能就在纸条的另一面:秘钥。

  徐年想起曾经自己看到过一款解谜逃亡游戏,游戏中的主人公需要收集七个信物放在石门的缺口处才能开启大门获得游戏胜利。

  徐年不由脸色有些古怪:

  “所以……我要集齐七把钥匙??”

梦起舟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