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能之芽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楔子 龙虎争鸣

  蜀南之地

  连日绵密的细雨使得空气都化作白白的雾气。

  庄稼汉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怀里抱着一把看上去有些年岁的锄头。

  他取下嘴上的烟杆,盯着雾里喃喃道:“奇了怪了,这雨都下了快两个周了咋个还没得要停的样子,幸好今年还没栽秧子。”

  此刻灰蒙蒙的天空突然响起一声闷雷,吓得老汉一抖,手上的烟杆子差点掉到地上。

  老汉想抬起头张嘴骂娘,可是喉咙里却发不出声儿来,他眼睛睁大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天空。

  灰蒙蒙的天空此刻犹如被一双大手撕开一道空洞,温暖的阳光透过洞口穿透雾气照耀到远处的两座山脉上。

  披上金衣的山瞬间像活过来了一般,左边的那条看上去像猛虎的山脉顷刻间狂风大作,犹如虎王在山涧咆哮。

  右边的那条看上去如同蛟龙的山脉四周的雾气竟凝聚成金色丝带绕着山腰流动,时时传出一声声摄人心魄的龙吟。

  此刻两条山脉的交汇之处,一名身着白色道袍的男人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到面前那看上去历尽沧桑的木制棺椁上,然后从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青铜盒子放到婴儿旁边,盒子上雕刻的树木枝干此刻竟然有血光在流动。

  男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抬起婴儿的手在其手指上轻轻地划了一个小口。一滴殷红的鲜血从伤口缝隙中渗出,滴落到了青铜盒子上,盒子顿时红光大甚,青铜纹路如同拥有了生命一般不停的扭曲舞动。

  只听盒子咔嚓一响,男人掀起盖子,盒子中赫然是一根已经干枯的树木枝干,男人谨慎地将枝干取出放到婴儿身上。

  只见他闭上眼,嘴里铮铮有词,双手不停地掐着印记,四周早已布置好的阵法此刻发动,一层无形的屏障笼罩在天地间,将这一方天地隔绝在外,两边山脉的虎啸龙吟之声更甚,直逼苍天,仿佛要将其撕咬下来一块。四周有看不见的生气正从两处山脉不断地汇聚而来,棺椁周围的草都朝着中心倒伏,不停的摇动,如同看见君王的奴隶一般瑟瑟发抖。

  棺椁上的婴儿始终呆呆的看着天空,襁褓上的枯枝此刻如同再生一般,枝上精密复杂的纹路流光熠熠。

  木制棺椁仿佛承受不了周遭的能量,一直在吱吱摇晃,终于在半炷香后嘭地化作一堆齑粉散落在四周。

  可上面的婴儿犹如被一双手托起,并没有下坠,恢复生机的枝干也在此刻破碎成一块块碎片环绕着婴儿娇小的躯体流动,碎片由实入虚,最后化作一道道流光涌入婴儿的身体中。

  在最后一块碎片消失后,周围的异象瞬间停止。

  天空上的乌云犹如被一双手控制一般,从四周重新被拉了回来,迅速填满了刚才出现的空洞,天地再次陷入阴雨绵绵之中。

  白衣男人颤抖地用手接住空中漂浮的襁褓,他的一只眼睛早已失去神采,赫然显现出泛白的眼瞳,但另外一只那跳动的眼神难以掩盖他此刻的激动,他看向怀中的婴儿,炽热的目光中夹带着慈爱。

  襁褓上如同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使得雨水纷纷从两旁滑落。

  一切落幕,男人犹如耗尽了力气,失去支撑跪坐到了地上。

  但此刻他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我成了!笙儿!我成了!”泪水从他早已通红的眼眶流出。

  “我们的孩子可以活下去了……”

  “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此般洞天福地,张道玄,你虽然封锁了周围的灵气,但如此浩大的灵气汇集,你当真以为能逃过我的感知。”

  几道身影出现白衣男子身后。

  “干掉他们。”

  远处的蛇青村,老汉依旧张着嘴,看见天空再次恢复原样,他不禁揉揉眼睛。

  “娘的,这烟抽多了出现幻觉了?”

  ………

  蛇青村,一户人家门前。

  满身泥泞的白衣男子此刻跪在门前,俊俏的脸上布满了黑青色的裂纹,如同一条条扭曲的黑蛇。男子不舍地看向怀中的婴儿,他的双目已经泛白透明。

  他抬起沾着泥水的右手,在门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两个字,随后颤抖着握紧拳头,仿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敲在了门上,身体随着敲门声从右手开始瓦解,如同灰烬随风散去,溶进绵绵细雨中。

  男子怀中的襁褓摔在了地上,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幽静的村子,一名老者从门缝中探出了头。

  ……

木椽香无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