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周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七章

  四月份,我们连的功臣回来了,虽然常连长觉得应该拿个第一名,但还是没有组阻止我们开联欢会。

  我们分成两列站成两排,每个人手上都拿着锣或者鼓,一看到功臣们走过来,我们就卖力的敲锣打鼓,欢迎他们回来。

  李广据班长和薛晓班长走在最前面,两个人比去的时候瘦了很多,薛晓班长带着微笑向我们打招呼,李广据班长撇了我们一眼,就继续往前走。

  常连长很亲切的冲上去抱住了李广据班长,笑呵呵的说了几句话。

  等欢迎仪式结束,就到食堂去吃饭,这顿饭是我来部队以后见到的最丰盛的一顿,牛羊肉管够,大窑嘉宾管够,吃不完还可以留着下顿吃。

  我们这些新兵也跟着沾了光,个个吃的肚子浑圆。

  等这段欢迎仪式结束之后,就又开始了日常的训练以及备战六月份的比武。

  在四月的一次全团会议上,团长说五月我们将要组织对抗赛,也就是俗称的演习,至于对手是谁,不知道,番号是什么也不知道,就把我们这几个步兵连和侦察连都抽调在了一起进行统一指挥,由团长亲自指挥。

  我们团长是参加过越战的老兵,给我们开会的时候经常说战场上的事,还给我们展示过他手臂上的枪伤。

  不过这次演习把侦察连和步兵连整合在一起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毕竟在个个单位,步兵连和侦察连都是一对劲敌,步兵连看不上侦察连的训练水平,侦察连看不惯步兵连的训练方式,就一直互掐,从来没有合作过。

  之后团长说这是全军区组织的对抗赛,一个团出一个营,进行实兵对抗,并且说这场对抗赛不会使用高科技武器,只进行最原始的人和人的较量。

  等我回到宿舍,李广据班长和我说让我去找王力班长。

  因为我们这批新兵刚下连,体能素质比较弱,为了不影响这次的演习,就把我们这些体能偏弱的新兵单独分出来,去执行比较简单的任务。

  这场对抗赛我们以为会和电视剧里一样,有具体的开场时间,有具体的对抗内容和具体的结束任务,可是我们错了,不止是我们,团长也没有猜到这场对抗赛会来的这么匆忙,这么突然。

  军区下达的通知上说开始的时间在五月中旬,具体时间没有定,所以我们在五月中旬的时候把所有任务和准备工作都完成了,然后就等着开始的通知。

  王力班长带的这个班一共是一个人,除了我还有几个老兵,我还看到了普威。

  我们这个班的任务,是作为潜伏哨兵协作明面上的哨兵,一旦明面上的哨兵被处理或者袭击了,我们就担起了拉响信号弹通报敌情的任务。

  我们班的任务地点是在一片树林的边缘,王力班长将我们是十一个人分成三组,其他两组都是四个人,基本上都是两个老兵两个新兵的配置,而我比较幸运,被王力班长带在了身边。

  那天晚上七点,我们组的三个人刚吃完饭,开始准备继续潜伏时,意外情况发生了。

  因为我们每一个组的潜伏位置不同以及潜伏任务的要求,所以我们不能实时进行情况汇报,于是王力班长便要求其他两个组在每次吃完饭以后汇报一次情况。

  吃完饭后,我们左侧的一组先是报告没有异常,而右边的一组迟迟没有动静,我们以为是无线耳麦出了问题,毕竟这个东西经常出问题,所以我们都没有太在意,王力班长让我们这组的另一个老兵过去看看情况,然后回来报告一下。

  这一去就不对劲了,我们这组和右边一组的潜伏阵地之间距离也就七十多米,不可能一去半个小时不回来。

  这时的我特别紧张,小声的问王力班长要不要拉信号弹。

  说真的王力班长的这个安排非常好,我们班一共配了两发信号弹,一发放在了左侧一组,一发在我们这组,而王力班长把我们这组的信号弹放在了我身上,因为按照固有的思维,这种重要的东西只会在层级高的人身上。

  王力班长让我先别着急,他先用耳麦呼叫左侧阵地的人,用我们规定好的暗语提醒他们注意周围,一有情况就拉响信号弹,随后王力班长就带着我往右侧的潜伏阵地上前出。

  我们的潜伏阵地到右侧的潜伏阵地之间是一条小沟,我们之前侦查过,只要在里面弯着腰走是不会背外面的人看见的,就是这个小沟弯弯曲曲的,拐弯的地方特别多,视觉盲区也比较多。

  我跟在王力班长后面,对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既感到紧张,又有点期待,我右手握住挂在胸前的枪的握把,左手在左侧的裤子口袋里不停的摆弄着信号弹的引线。

  在我们走到小沟的一半的时候,刚过一个拐角,一个脸上涂着厚厚迷彩油的人突然跳了出来把王力班长扑倒在地上。

  我被吓的抬起来枪,突然又想起来了对抗赛还没开始,用的特制子弹还没有装填,于是我赶忙把枪甩在了背上,张开手想要抱住这个人把他摔在地上。

  谁知道这个人动作特别快,我还没冲到他们两个身边,他就已经站了起来,王力班长这时候抓住他的上衣下摆往下拽,这个人手上使不上力,就给了我一个侧踹,我从来都没练过什么格斗搏击,那里反应的过来,就这样被一脚踹在了胸口上,整个人往后退了三四米倒在了小沟里。

  说实话我想起来,可完全起不来,胸口上剧痛,我都以为肋骨断了。

  我在地上看着他和王力班长缠打在一起,想上去帮忙却又不敢,再说了这时演习,这个人也不敢对王力班长下死手。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王力班长的决策有多么正确了。

  我挣扎着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信号弹,看了一眼那个人,他发现了我的动作,想过来,但是被王力班长死死抱住,他着急了,就对着王力班长的脸上踹了一脚,王力班长就这样晕了被踹晕了过去。

  但我也得到了时间拉响信号弹,我躺在地上看着斜着飞向天上的信号弹,突然感觉胸口也不是那么疼了,我扶着边上的小沟壁上坐了起来,咧着嘴对这个人笑了一下。

  这个人真不讲武德,我这时候都没力气站起来了,这人还给了我一脚,把我踹晕了过去。

  可能也是他生气了。

成为自由的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