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节 京师(一百二十一)

  “这对父子现在何处?”

  “上次见面,还是在广州。后来便不知去向了。”刘铩道,“这苟循礼如今已经改换了僧装,法号海象。不过,自打你们要和尚道士都登记之后,他大概不敢以这个身份活动了。不过,他肯定还...

登录订阅本章: 15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