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国风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八章 阳父之怒

    “你立即想个法子混出宫去,将这道密旨交给武怀,让他立即率领大军回京!”寝宫内,楚王亲笔写完了一封令旨,用火漆封好,交到王有林手中说道。

  “陛下果然是英明神武,知道那些王公大臣里难免混有阳氏奸细,立即就又想到了这般机密的办法。”王有林一脸谄笑地说道。

  “油腔滑调!”楚王笑骂一声,脸上的笑意转瞬即逝,看着王有林一脸凝重地说道:“朕此举无疑于是将王朝宗室之生死尽交你手,想那朝臣之中,入宫护驾之人十不足三,其余的恐怕早已投靠到那阳氏一边,朕所能依靠的,也仅仅只有你了。”

  “陛下放心!”王有林连忙跪下,声音哽咽地说道:“只要一息尚在,王有林誓不负陛下所望!”

  告别了楚王,王有林待天黑以后,立即悄悄出了东宫门,绕过几道巷子,忽然钻进一座宅院内,那里,早有百余名黑衣侍卫守立在宅院周围,看到王有林进来,却是眼片连眨都不眨一下,显然对王有林是极为熟悉了。

  进入宅院后,虽然周围有很多黑衣侍卫在左右巡视,但王有林却目不斜视,径直穿过庭院,来到正堂房内,纳头拜道:“属下参见公子。”

  “起来吧,说说宫内的情况如何。”阳天正坐在书桌旁看书,听到王有林的话,翻了页书,头也不抬地说道。

  “属下不负公子所望,在宫内暗中观察,自公子围宫至今的诸般事务,属下都已写在这份信内了。”王有林说着,从袖中抽出一封厚厚的信来,交到阳天手中。

  阳天接过那信放到桌子上,却也不看,只是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哦,还有!”王有林愣了一下,连忙从怀里掏出那封楚王的密旨,交到阳天手中,并把白天在宫内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呵呵,楚王倒是想得好办法!”阳天却不看信,听完王有林所说立即爽朗大笑道。

  “公子,那小人就把这密旨烧了,在外面晃悠几天再回去?”王有林一脸的小心。

  “不用!”阳天摆了摆手道:“既然陛下让你潜出京去召令武怀入京勤王,若是你不去,岂不是抗旨不遵么?”

  “但公子……”王有林苦着脸道。

  “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阳天拍了拍王有林的肩膀道:“这次你不仅仅要让武怀率军入京,而且要尽可能让他带更多的士卒前来,若是能使得他倾巢出动,回来我给你记一个大功!”

  王有林详细地看着阳天的脸色,见他满脸诚恳,这才相信阳天真的打算让他赶往西疆向武怀求援,心中虽然不明白阳天为何要这样做,但向来善于查颜观色的他还是点了点头,往外去了。

  阳天待那王有林离去后,阳天正打算从书架上再抽一本书出来,忽然见吴用急急赶来,一看到阳天,立即拱手道:“公子,那伍氏家将果然开始有动作了。”

  阳天愣了一下,随即就又继续翻找着书,问道:“说说看,那伍氏家将有何异动?”

  “伍刃率领着数百名家将,正要攻打宫城!”吴用急道。

  “有这种事?”阳天眨了眨眼,忽然皱起眉头道:“你说说看,那伍刃是不是误以为伍铭礼身在宫中,所以才有这般动作呢?”

  “恐怕大有可能!”吴用点了点头道:“捉拿那伍铭礼时,属下特意让地水和花总管同随一模一样的马车,等甩开伍刃时,立即就又换过车来,花总管依旧驾着马车赶往王宫,而那伍刃却是眼睁睁地看着马车进宫的,并一直守侯到现在,恐怕是真的以为伍铭礼身在王宫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闯进宫去吧!”阳天听完,沉吟一番,忽然冷然一笑,道。

  “公子这是要打算如何?”吴用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王宫侍卫本就有数千人,现在若是再加上伍刃的几百人,岂不是更增楚王方的势力?

  “禁军中营那边已被解除了武装,京城内再无可战之敌,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肃清京城内的敌首之人,特别是伍氏一族,要尽数诛除,对于那些王公大臣的家将侍卫,要全部予以收编,以免留下后患,伍氏一灭,群龙无首,他们也就翻不出什么大浪来了。

  “是!”吴用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

  “慢着!”阳天连忙唤住了正准备离去的吴用道:“既然我们放伍刃进宫了,就要让他帮我们做些事情才行!”阳天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眼睛忽然一亮,道:“诛除伍氏总需要一个罪名吧?那伍刃胆敢率领家将执着兵械闯入王宫,吴先生,这个谋反罪名他是坐实了吧?”

  “是!”吴用重重的点了点头,立即转身离去安排了。

  “唉,一将功成万骨枯啊!”阳天摇了摇头,看着手中拿着的一本《伍氏春秋》摇了摇头,这本书原本是一名小吏为了巴结伍氏而特意写就的史书,里面极尽阿谀赞美之词,但现在伍氏一倒,恐怕这位小吏也要惶恐度日了吧?

  “滚开!”一声怒喝,把阳天给吓了一跳,门房口的黑衣侍卫还不认得此人,差点就要拔出兵刃来,阳天一听这熟悉的怒喝,立即知道来人是谁,连忙跑出屋去,喝止于众侍卫,向来人迎头拜道:“孩儿参见父亲!”

  “不敢!”伍铭礼怒极反笑,连忙侧身避开,拱手道:“铭礼老眼昏花,无德无能,如何能当得起阳元帅的父亲!”

  阳天自然知道父亲这是说的反话,但事已至此,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难改变阳天的想法,所以他只顾着磕头谢罪,却是不肯吭声。

  伍铭礼却站不住了,他见阳天的额头都快要磕出血来,终于耐不住性子道:“怎么,还要老夫求你不成?”

  阳天愣住了,他仰着头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不知父亲所要求孩儿做些什么?”

  “还给我装腔作势?”伍铭礼怒极,想要一脚揣到阳天的身上,但看到阳天周围那些侍卫,忽然放下脚道:“让你这些侍卫给我退下!”

  黑卫并没有随在身边,阳天跟前的这些都是在北疆战场上新招的侍卫,所以并不认得阳复清,只想着忠于公子,却是得罪了公子的父亲。阳天连忙挥了挥手,让侍卫们都退到院子外面去,自己引着父亲,走到屋内,为父亲端了一杯热茶,立即就又跪下,两眼热泪盈眶地说道:“父亲的身体现在可好了些?”

  阳复清见他关心自己的身体,心中的怒火立即降了三分,喝了口热茶,缓缓坐到椅子上,叹了口气道:“你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却是为了什么?”

  “为了活命!”阳天把头一低,说道。

  阳复清长叹一声,道:“唉,你都知道了先前发生的事情?”

  “孩儿知道,所以才会率兵入京。”阳天点了点头道。

  “那么你打算如何结局?”阳复清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说什么有用呢?

  “孩儿愿听听父亲教诲。”阳天缓缓说道。

  “你真的愿意听我的?”阳复清眼睛一亮,问道。

  “孩儿的命是父亲给的,又如何能不遵从父亲的意愿!”阳天说起谎来连眼都不眨一下。

  “那好,我要你立即撤掉宫城之围,释放被你扣押的王公大臣,你可愿意?”阳复清立即道。

  “……”阳天虽然早已猜到父亲会有这样的要求,但现在听到,心里还是有些不大情愿。

  “我知道你是怕放虎归山,反为其噬。”阳复清叹了口气,道:“但大王已经降旨,封你为兵马大元帅,并将楚琳公主交还于你,还降罪于伍丞相,将其贬职为尚书令,这种种奖惩,你该知足了吧?要记得借梯下台,不要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去。”

  “父亲真的相信大王是诚心悔过?”阳天沉声问道。

  “那你以为如何?难道这样还不够?你还真的想谋逆造反不成?”阳复清眼睛一瞪,厉声问道。

  

周山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