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国风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 从新布置

    “孩儿不敢!”阳天急忙为自己辩解道:“孩儿只是怕树欲静而风不止。”

  阳复清愣了一下,心里沉吟了一会儿,还是不得不承认,阳天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就此罢手了,楚王受此大辱恐怕也不会愿意善罢甘休。

  “父亲不必为难,孩儿早有计谋。”阳天见父亲一脸为难,于是低笑一声道。

  “你有什么办法?”阳复清斜了一眼阳天问道,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这个儿子的确是大出自己所望。

  “诛杀伍氏,架空楚王。”阳天很是镇静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逆子,果然你心存谋逆之心!”阳复清一听大怒,指着阳天的鼻子骂道。

  “孩儿不敢!”阳天连忙低下了头,避开阳复清的眼神道:“父亲请想想,现在楚国军力我家占了十有七八,朝中大臣也大多依附阳氏周围,就算是我们从此不曾有任何举动,楚王就能不疑心我们吗?那些依附阳氏的大臣们就能不自作主张吗?”

  阳复清身子一颤,怆然坐到了椅子上,他明白阳天的话,更知道自己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只是他一直以自己忠于王室而骄傲,但现在要他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实在是难为他了。

  “放伍氏一族一条生路,这是为父最后的一点要求。”许久,阳复清才涩着声音说道。

  阳天眼里的痛苦之意一闪而过,父亲果然还是念旧的,但却忘了斩草要除根的道理。于是苦着脸道:“父亲这要求恐怕是提得晚了些,刚才孩儿就已派吴用去杀了伍氏一族,现在大军恐怕已经围了伍府。”

  阳复清眼睛一直,忽然拔开挡在面前的阳天,跨步就往院外走去,阳天急急的跟在后面,见父亲出门上了马车,立即催促着阳武驾车前往伍府。阳天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就又转回了院内。

  阳复清终究还是去迟了一步,吴用很是尽心,他率领一万禁军围住伍府后,立即就缴了伍府家将的械,凡是反抗之人,立即格杀,如此杀了数百人后,伍府已经是血流成河,家将被关押了起来,侍女们被遣散了,而伍氏近百名族人,尽数诛杀。等阳武赶着马车到达伍府门外时,刚好伍兵的脑袋被包青用巨棒捣下,刚好滚落在马车轮下。

  伍刃率着几百名家将一路畅通无阻的赶到了宫门下,眼见宫门紧闭,更增添了他的疑心,立即命令手下家将撞门。里面的王宫侍卫被吓破了胆子,他们还以为是外面围宫的禁军要冲进来了,早有一些胆小之辈就已悄悄把兵刃放到了一旁,只等着宫门一破,立即弃械投降。

  无论是多么沉重的宫门,也难挡得住连番的冲撞,在数十名家将抬着水桶粗的木梁撞了百余下后,宫门终于被撞开了,伍刃下意识的身子一缩,生怕里面射出箭来,但许久没见里面有所反应,大着胆子抬头一看,却见宫城内也有百余名侍卫如他们这般蹲伏在地上。

  还是伍刃反应得快,他立即命令手下家将冲进宫内,将这些已经投降的侍卫给围了起来,然后率着一干家将径往深宫走去,一路势如破竹,那些侍卫们都以为是禁军攻进来了,望风披靡,毫无斗志。伍刃率着家将一路收押了两百多名侍卫,直到正殿时,才有侍卫反应过来,见闯入宫来的叛敌并不多,在新任的侍卫统领裴大海的指挥下,迅速集结起来,在正殿外的广场上将伍刃等人给拦住了,双方一番冲杀,伍刃身边的家将只留下了不足两百,等他知道事情难成,正准备退出宫去时,那些先前缴械投降的侍卫却已又重新拿起武器,将伍刃等人的退路给堵住了,王宫大内一场血战,伍刃自戳而亡,手下家将也全军覆没。

  这件事情立即被已得知伍氏一族被阳天诛杀了的楚王知道,于是立即来了个罪上加罪,除了伍氏挟君乱政,又加了个犯上做乱,欲图谋反的罪名。看着那盖着楚王王印,写着伍氏累累罪行的御报,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是阳天大举义旗,清君侧,诛伍祸。

  王宫之围很快就解开了,里面被困了数日的王公大臣们被阳天的士卒们“护送”回府时,看到的是尚切完整的家,虽然大多数的家将都被收编,但好在阳天并没有做绝,还给他们留了几十个家将护院。见到自家人尚切无恙,又听到伍氏一族惨状,这些大臣们打从心里舒了口气,看来阳天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虎头蛇尾的解决了王宫之围,阳天也就随便的把王宫侍卫给换了个遍,至于说那位原本的侍卫统领裴大海,阳天便宜了他一个京都尉卫总督的职位,但就是这样,引得那裴大海对阳天感恩戴德。

  这样解决京城的事情,也并非阳天所愿意的,只是因为西秦、南唐两国军队异动,显然是要对楚国用兵,更为逼切的是,武怀率领着六万西疆士卒,已向京城开来,再有三四天就要到达京城了。

  本来阳天想着把禁军打散整编的,但后来想想这样并不好,因为禁军前营是一支历经战场的王牌精兵,若是与中营混杂起来,虽然人数上是提高了,但战斗力却有可能被中营拖了后腿,所以他果断让已升为统领的孙胜率领着四万前营士卒当先开出京城,抢在武怀到来之前,占据了渑池,堵住了武怀部东进洛阳的必经之路。

  而另一方面,常乐又让禁军中营统领南宫尚武率着五万禁军绕过洛宁,穿过崤山,从背后穿插到武怀的后面,堵住武怀的退路。这样安排,很大程度是因为阳天对南宫尚武并不放心。虽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阳天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这种决定性的时刻,阳天不得不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万一那南宫尚武临阵倒戈,所祸可就大了!而让他绕到敌人后面,这样一来不用担心南宫尚武会反叛,二来可以在打败了武怀后,借着残兵之力,让从未经过阵战的禁军中营乘机试练一下,因为禁军家属都在京城内,就算那南宫尚武想要反叛,手下恐怕也不会愿意随他!

  当然了,刘力的两万军队和洛云等人的三万军队,阳天也没有浪费了,他以刘力为正,洛云为副,两人共率领五万百战之师乘着昼伏夜出,潜行至渑池北五十里外的黄河岸边,单等着武怀的军队一对渑池的驻军发动进攻,立即就要作为奇兵以施突袭,力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溃敌军,迅速结束战役!

  安排好了御敌之策,阳天腾出手来,对京城进行了一番布置:张信昌领任城卫统领,并从京畿府县召集三万尉役,总计五万人并归城卫,并日夜进行操练,做为以后大战的预备役。而原属的一万五千多尉役和收编的近万名各王公大臣的家将进行留精去冗,最后统一成一支两万人的队伍,改名为巡抚军,由包青为正统领,任秦五为副从旁协助,专职在京畿府县进行巡视安抚,一来可以展扬京军之威,二来也可以平抚面临战乱的京畿百姓,同时在巡抚的过程中,使这支队伍渐渐的接受归于阳氏指挥的事实!

  里里外外的都成了阳天的军队,楚王虽然手中还握着千余万王宫侍卫,却也只能任凭阳天宰割,而那些王公大臣们也很快认清了形势,纷纷倒戈到阳氏一族旗下,就算有那么几个硬骨头,却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再说了,阳天也并不想让朝廷里都是只有一个声音,一个运转良好的国家,就需要有一些反对的声音来鞭策和提醒才行,而这些人,正是阳天所希望的。所以在有些忠于阳氏的朝臣请求阳天承治这些人时,阳天却摇摇头笑了。

  虽然外面战火将至,但京城内却是欢天喜地,热闹非凡,因为一件大事就要发生:保卫楚国的大英雄,天下兵马大元帅,京城的实际主宰者,阳府的三少爷阳天,就要大婚了。

  

周山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