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国风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章 阳天大婚

    楚王宫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长戈林立,肃穆威严。

  一条红色长毯,从端午门一直铺到乾清殿,两侧的青石地上,摆满了红艳的鲜花,而禁立的侍卫,个个身披红袍,精甲闪亮,手斜挎弯刀,禀气凝目。但知情的人也都知道,这些人并非王宫侍卫,而是阳天亲信黑卫所扮!

  阳天不得不小心,楚王自从知道自己视为翻盘倚仗的武怀也陷入了阳天圈套后,只恨不得要把阳天生咬了才行,但木已成舟,现在他已完全被架空了,就算恼恨,又能把阳天如何?正是为了防止楚王狗急跳墙,阳天特意在成亲的前一天,把黑卫调入了王宫,左右布置,以防不测!

  阳天披着一身红色长袍,胸前系着个大红花,在四十名黑卫高手的随护下,在端午门下马,沿着长毯,护着一顶八抬红色大轿,款款走进王宫。

  而在乾清殿内,楚王依旧高高地坐在龙椅上,头戴王冠,手扶玉简,一身明黄龙袍,垂颜无色,双目无神地望着大殿的外面。

  殿下,文武百官朝服翎戴,并脚直立,垂视地面,静寂无声。直到阳天缓缓走进大殿,迎着楚王山呼万岁,扑袖伏拜,这些朝臣们才如完成了一件坚辛重任一般,暗自长舒了口气,原本死气沉沉的大殿,也活泛了起来。

  

  “阳爱卿!”终于轮到楚王说话了,他的嗓音一起,菜市场立即又变回了安静的朝堂,毫无感情可言的声音在高高的殿堂内绕了三圈又,卟的一声,又回落到了地上,把正跪伏在那里的阳天震了一下,连忙应道:“臣在!”

  “朕今日将琳公主许配给你,你可要好好侍她,万不可辜负了她,更不可纵任了她,你可能做到?”楚王在背诵着早有朝臣们拟好的口谕。

  “臣遵旨。”阳天的声音拖了很长,扶了扶已跪得有些麻木了的膝盖,心中暗道:下面,该是我起来了吧?

  “阳爱卿!”楚王又是一声长唤,立即把阳天的念头击得粉碎。楚王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既为我大楚兵马元帅,又为朕之驸马,更当尽忠职守,为国效力,忠于朝廷,你……”楚王本想说你可知罪?但转念一想,又换道:“你可莫要辜负了本王一片厚望!”

  “臣不敢!”阳天连忙又把身子趴了下去,他忽然有些同情起楚王来,先是自己的儿子被人剌死,接着又被两相把持朝政,然后又被自己架空,现在唯一可以倚仗的军队,也陷入了重围之中,更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要嫁给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但也仅仅是同情,还有点点的怜悯,就如一只鳄鱼的眼泪一般,虽然流了出来,但并不能阻止它的凶残,并不能阻止它吞食眼前的猎物!

  “爱卿平身吧!”楚王说着,走下玉阶,执着楚琳公主的手,来到已站起身来的阳天面前,把楚琳那白嫩柔滑的小手放入阳天的手里,拍了拍,道:“今后,朕可把琳儿交给你了!”

  楚王的声音哽咽了,这与政治争执无关,更与被迫与否无关,楚王虽然有儿女无数,但他真正宠爱的,却只有楚镇和楚琳两个!现在两个都没有了,你叫他如何不伤心?

  依旧是骑着他那匹黑色的骏马,依旧如同来时一样,身后随着一抬大轿,但与来时不同的,除了方向相反,更重要的,是这轿内多了一个人!

  阳天在马上摇摇晃晃,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生怕这轿内的人飞了一般,两旁的街道上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老百姓们,身前身后簇拥着无数的侍卫亲随,鞭炮隆隆,声乐震天,但在这一刻,阳天全然没有听到耳里,他的耳朵里,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他的整个世界,都只有身后轿内的那个人!他知道那个人也在偷偷的看着自己,他知道那个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现在是属于自己的,谁也夺不走,抢不去!而其他的,自然会在时光的消逝中,慢慢化解。

  “你笑什么?”楚琳满脸的羞恼,被阳天轻握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我在笑你啊!”阳天满脸的笑容。

  “你笑我什么?不许你再笑我!”楚琳的脸红到了脖子里,外强中干地威胁道。

  “为什么?”阳天愣眼问道。

  “没有为什么,反正不许你笑!”楚琳说着,自己也觉得很是无理,不由得低下头去。

  “你知我笑什么吗?就不许我笑了?”阳天伸手抬起楚琳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笑问道。

  “那,那你笑什么?”楚琳的呼吸有些喘急了,她忽然想起后宫的那些贵妃们在自己临出嫁时说的话。

  “呵呵,现在你不是公主,而是我阳天的夫人!”阳天一把把楚琳拉入怀里,揽着她的肩膀说道。

 

  

周山石 · 作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