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走多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五十八章野蛮的列车员

    常福泽看了看时间,离开车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不能就这么干坐着啊。他到车站旁边的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去便利店买了两瓶水拎着。站在广场上左右看了看,还是没有进站去等车的意思。在候车室里坐几个小时,岂不是太无聊了。他钻进车站广场地下室的一家网吧,他坐在电脑前启开一瓶饮料悠闲地摇晃着双腿。很久没有在网上冲浪了,他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觉得挺过瘾的,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他意犹未尽地关了电脑结账走出了网吧朝车站里走去。

  进了候车大厅里没多久就开始检票了,原本坐着的人们迅速站起来拎着行李排成队朝检票口张望簇拥着。似乎他们不站起来认真地排队自己的座位就会被别人抢去一样紧张,常福泽坐在最后面的座椅上没有站起来,他还是习惯等别人都走了才动身。那么多人你挤我蹭的,容易被不良的人找到下手机会。

  等到车厢里的人争先恐后的把行李胡乱塞到行李架子上坐下来后,常福泽才从车厢接头处往里面走去找自己的座位。他觉得那些人真的很好玩,个个忙得一头汗,还不是都只是一个人坐一个座位,忙乎了半天一头大汗值不值啊。哪有自己这样轻松,不慌不忙,不挤不蹭轻轻松松地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车开之后,看着窗外不断被遗失的风景似乎是旅途最能解闷的事情。那些树木,那些村庄,那些色彩斑斓的田地都在眼前渐渐消退。风景再美,看久了都会视觉疲劳。很多人都失去了刚上车时候那种兴奋的情绪,不再叽叽喳喳谈笑了。车厢里安静下来显得有些沉闷,很多人都或趴在小桌面上,或开在靠背上,或趴在自己的膝盖上打着盹儿。常福泽站起来扭了扭酸疼的腰,然后伸了伸发麻的腿走到车厢接头处点了一支香烟抽了气来。有两个排队上厕所的女孩子被他的香烟熏到了,都向他投来厌烦的目光。常福泽心里有些歉意,朝另一节车厢的接头处走去。虽然自己不是故意的,不过给别人带来不便怎么说也都是过意不去的事情。都是出门在外的人,只能互相照顾一下了。那两个女孩冷冷的目光让他感到抽香烟不仅仅很酷,其实还真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特别是女孩子。能不能戒掉?这个伟大的想法在他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他冷笑了一下,戒掉,怎么可能!他想起来曾经在酒场上,一位朋友说笑过:“你可以不抽烟,你可以不喝酒,你可以不嫖妓,你可以不赌钱也!不过这四样你要是一样都不爱好,那你就不是男人!”

  他掰着手指自语:“我不嫖妓,我不赌钱,我不吸毒,喝酒一点点,抽烟也不多。哎呀,算了,还是不戒了。”

  常福泽把烟头掐灭在车厢上的烟灰盒里,刚要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去电话就响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似乎还是那个陌生号码。他挠了挠头想起来了,是撒凝儿。

  “有事吗?”

  “听声音,你在火车上?是不是回来了?怎么不坐飞机呢?什么时候到?”

  “大概明天中午到,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和你聊聊电话啊?”

  电话里撒凝儿并不像生活中那么沉默,柔声细语中透露着一点点小俏皮,他能想象到她在电话那头歪着脑袋可爱的神情。那种可爱的神情,应该和程晓涵那种小邪恶是不同的。因为,她是个相对比较柔弱文静的女孩子。如果说,她不是一名歌星,常福泽倒是觉得她倒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类型。

  “怎么不说话了?”撒凝儿仍旧是细声细语地,那种声音犹如天籁之音,把他撩拨的无魂。

  “呃。。。刚才有人路过,我让别人过去。”

  “哦,我以为你。。。嘻嘻。。。”

  “火车过道小,来来回回的人总是要让一让才可以。”

  常福泽说着又点燃了一支香烟靠在车门上,他知道这个电话不那么容易挂断,听撒凝儿说话的那个味儿就没有想说两句就挂断的意思。他也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多费一些电话费而已。反正是电话里,即使一些话题有些尴尬,可以直接或者用沉默来回避,也能直接转换话题绕过去,还可以假装有人路过或者其他事情耽误了没听到等等。

  “明天我去车站接你。”

  常福泽张大嘴巴道:“你?我看还是算了,你不是怕被你的粉丝们认出来吗?到时候真出了一点什么事情,我一个人势单力薄可保护不了你。”

  “不会的,自从和你一起吃过早餐开始,我自己就敢出门了。其实真的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简单伪装一下基本上就没有人能认出来了。即使有人跟着看看我,也都会摇头失望的走开。就算有两个胆子大的人上来问问我,我也会理直气壮愤怒地告诉他们认错人了。现在啊,我敢大大方方地一个人出门玩了。”

  “那好啊,是不是觉得比以前的生活自由多啦?”

  “是呀,不过这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还会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

  “呃。。。其实能迈出这一步,最关键的还是你自己鼓起了勇气,别人只是起到旁敲侧击的作用而已。”

  “可是触发点还是你啊,所以我要好好谢谢你。”

  “谢我?不用不用,我会受宠若惊的!”

  “明天我到车站去接你,给你惊喜。”

  惊喜?常福泽脑子一麻,感觉有些晕厥。他对女孩子的惊喜有一种恐惧感,虽然说的是惊喜,往往可能不是恶作剧就是比较尴尬的事情。比如被整蛊,或者被偷偷亲了一下。想到这里,他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自己,啥时候变的这么不要脸了,让他有些受不了自己。他龇着牙挠了挠头,有些无奈。

  “惊喜?你能有什么惊喜给我啊?不用去接我了,我来来去去自由惯了,一直都不习惯被人接送。”

  “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明天车站见,就这样。”

  常福泽还没说话,电话就被挂断了。呀?这丫头啥时候也变成急性子了。虽然不是很了解,不过在接触期间发现她那么安静,应该是个慢性子啊。还有就是她这么快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让他有些意外。本以为她会抱着电话和自己煲电话粥,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给电话撂了。正当他有些纳闷的时候,短信息又来了,仍然是撒凝儿。短信的内容是:为了明天能找到你,给你节省一点电量,告诉我你到深圳西站还是到深圳站。

  常福泽转动了一下眼珠子想了想,既然已经这样了,就随她去吧!如果一味的拒绝别人的好意,恐怕也不好!于是他迅速给撒凝儿回了一条短信,然后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坐定。很多人都耷拉着脑袋睡着,他也双手抱在胸前迷糊着。车厢里一会儿有人走过去上厕所,一会儿有人走过去打开水,最烦人的是那些卖东西的列车员。他们推车铁皮车在狭窄的过道里来回穿梭着,手里的列车钥匙在铁皮车上敲得当当响,嚷嚷着盒饭或者零食啤酒等等。他们不管你是不是再睡觉,不管你是不是需要,总之他们所到之处总能引起一片嘈杂之声。甚至有些没有买到座位票的人坐在过道里把头埋在双膝之间睡觉,被推着小车的列车员直接撞到后背撞醒。那些人慌忙爬起来站到一边让路,有些人由于太困了被小车连续撞了几次才醒。电视里的那些微笑服务出现在每一列火车上,呵呵!也许只有你才会傻乎乎的相信,也许只有你才会傻乎乎地去感动。

  常福泽对面坐着一个看上去只有20岁的男孩,他靠着过道坐着睡着了,为了舒服一点他把腿伸到过道上。推着小车卖盒饭的女列车员直接撞到了那个男孩的脚上,那个男孩子被撞醒了之后也许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睁开眼睛迷糊不清地看着列车员,他并没有收回伸出去的腿。女列车员见他迷糊糊的样子没有说话,再次推着小车往前强行撞了撞。

  男孩子被撞疼了,他龇着牙说:“你能不能不这么野蛮?不长眼睛啊?”

  女列车员凶巴巴地说:“你长眼睛就不会把腿伸出来挡路了!没有教养!”

  女列车员的话激怒了那个看起来比较弱小的男孩子,他腾地站起来挡住了去路大声说:“你有教养!你就是这样服务的?啊?你知不知道你是服务部门,我买票坐车,买的是服务,不是买气受!我告诉你,你得罪旅客不是好事,我们有权投诉你!”

  “你投诉去,你投诉去啊?像你这种不懂事的小年轻我见多了,你是不是想闹事啊?你再不让开我叫乘警了。”

  “叫叫叫,你马上给我叫来,我看你们还敢把我铐起来!”

弦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