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走多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六十章给你一个惊喜

    上午十一点多,常福泽走下了火车。外面的空气倍感清新,总之比火车里面舒服多了。列车的车厢里,由于长时间处于半封闭状态,泡面味,臭袜子味,还有厕所里不断飘出来的异味,混杂在一起让人感到沉闷。每个人下车后都会狠狠吸上几口新鲜的空气,好让自己感到舒服。

  走出车站,常福泽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撒凝儿。这样一来,反而让他感到一阵小小的失落。他拍拍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很可笑。为什么会失落呢?难道会对她期待什么?不可能,也不应该啊。在他的心里,相对来说比较排斥撒凝儿这个人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期待。。。

  “哎!站在这里想谁呢?”

  常福泽没有回头,眼睛的余光只能瞥见肩头那只白皙的手。

  “凝丫头,你能不能轻点啊!每次都这样,我发现我这边的肩膀都被你拍矮了很多。你没发现吗?我的左右肩膀的比例严重失调了。”

  “嘻嘻,不错嘛,居然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啊。”

  常福泽转过身看着杨芷凝说:“连分辨声音这点功能都退化了的话,那我还不完蛋了。对了,你怎么有空来啊?最近不用出团?”

  “哟,怎么突然关心起来我了呢?可是我觉得这话问的有些特别,我看你的内心不简单啊!拐着弯是在说应该来的人怎么没来吧?你说老实话,刚才是不是没看到晓涵妹妹在这里失落呢?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情绪不对,肯定是想第一眼看到晓涵妹妹吧?”

  常福泽撇撇嘴说:“你有完没完,就会不着边际的胡扯。快走吧,我饿了,咱们去找点吃的吧。”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话还没说完就走。”

  杨芷凝跟在他后面走到站前广场上。

  “废话那么多,我现在需要填饱肚子然后好好睡一觉,我很累啊知道不?”

  “好好好,我不跟你争执,几天不见变得脾气还蛮大的啊。”

  常福泽站定转过身看着杨芷凝,把杨芷凝吓一愣。她怔怔地看着他,不晓得他想干嘛。常福泽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有点莫名其妙。

  “你。。。你笑什么?”

  “不好意思,我是被饿急了,加上这些天心里很压抑,很想发泄,真好你撞枪口上了。然后我就突突突,你就悲惨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也用不着这样啊,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怎么了呢,你这一次回去又黑又瘦,刚才我差点不敢认你了。你们家现在情况怎么样?”

  杨芷凝的问话很巧妙,她并没有直接问他的父亲身体怎么样了,而是绕过去去问,这样也许可以减轻一下他的心里负担。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的性格,她算是揣测的相当准确了。

  “唉!那些不提了,我得回到正常生活轨道上来,有很多事情等待我自己去做。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去找点吃的,然后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

  常福泽站在广场上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百米以外的一家快餐厅说:“我想去那家先把肚子哄好了,你不嫌弃那个地方的话一起去吃点。”

  “我看还是别去那里了,我车上有吃的喝的。”

  “有什么吃的?”

  “蛋挞和一些零食,你先垫吧垫吧,回去请你大吃一顿。”

  常福泽把手里的袋子拉开说:“你看看,面包,我有。可是我实在吃不下了,我现在只想就着菜吃米饭,哪怕是咸菜都行啊,没有米饭我快要受不了了。”

  杨芷凝一把拽住常福泽的胳膊说:“忍着,今天由不得你做主。”

  “有没有搞错啊?还有强迫别人不能吃饭的啊?你到底想干嘛呀!就让我去吃一点点,回头就跟你走。”

  “不行!”

  常福泽被杨芷凝拖往停车场那边,被一个女孩子拖着走,想反抗又怕被路人误会他欺负女孩子,只好像是拴上绳子的小羊被牵着走。虽然杨芷凝如此的霸道,但是他并不讨厌她,反而觉得很亲切。实际上杨芷凝一直也有这种感觉,她会觉得和常福泽在一起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超越了朋友之间的那种友情,近似亲情却不是亲情,也可以确定不是爱情。可是,两人总会惺惺相惜,彼此心照不宣。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事情,他们之间都不会存在矛盾和误会,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啊?杨芷凝不知道,常福泽也不知道。如果非要说那是红颜知己之间的感觉,似乎又显得苍白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总之他们很喜欢,很享受。。。。。。

  车门打开,常福泽一愣。驾驶座位上是程晓涵,后面座位上坐着的是撒凝儿。她们两人都带着太阳镜,一脸冷漠的表情并没有说话。杨芷凝直接钻进了副驾驶座上,常福泽只好打开后座的门和撒凝儿坐在一起。上车后,三个女孩子都一言不发,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一样,也不回答他的话,也不看他。这让他有些尴尬和局促,不知道她们又想搞什么恶作剧。程晓涵本着脸,发动了车子快速驶离站前的停车场。

  “大明星,喂!。。。喂。。。你们干嘛了?怎么都不会说话了?我不会上了幽魂的车了吧?看你们一脸苍白的样子,怪恐怖的。实在经受不知被恐惧感折磨。说吧,你们想怎么整我啊?”

  看到他那个样子,几个女孩都绷不住了,都笑了起来。这些让常福泽更加迷惑了,也更加的感觉到不安起来。

  撒凝儿笑了笑说:“都说接到你会给你一个惊喜的,你就不要问了,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们走吧。”

  常福泽挠挠头说:“你们三个一起来接我,我已经够惊喜了,难道还有比这个更惊喜的事情?”

  杨芷凝扭头白了他一眼摇摇头说:“你真没出息!你的心思能不能不要总是放在女孩子身上啊?还好是我们三个,要是来一群美女来接你,我看你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了呢!”

  “天上怎讲?人间又如何?”

  “天上你不就是玉帝吗?仙女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人间还要我解释吗?我看不用了,你不是愚蠢的人吧?”

  “靠!你损人真是不饶人。”

  一直没说话的程晓涵说:“注意文明点,我姐姐最讨厌男人说粗话的!就算我和凝姐姐习惯了你这个粗俗的人,请你在我姐姐面前保持一下你的绅士形象。就是装绅士你也得装,别恶心到我姐姐了。”

  常福泽瞪大眼睛看着撒凝儿,尴尬地笑了笑。撒凝儿似乎并没有程晓涵说的那样听到粗口有所不适,看上去淡定得很。或许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或许更会伪装吧。她一脸平静地样子,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程晓涵比开车杨芷凝更野一些,一踩刹车,一加油门总让人跟着轻微地前仰后合。既然说有惊喜,也不好接着问下去。都不说话,他也好像突然失去了语言功能,一言不发地盯着车窗外。思绪飘远,在这个算不上很熟悉的城市,未来是否可以从这里起飞?他又开始迷茫了起来,心里非常的没有底。当然,这种忧虑并不会影响他的决策。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只是在忧一下,从而告诫自己要注意一些方面的问题。想到的,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这些是他必须要面对,必须要时刻做好心理准备的。

  程晓涵直接把车开到了罗湖口岸,她们要渡船去香港。常福泽一看这架势,马上不干了。

  “哎哎哎,去香港干嘛?我朋友在这边帮我准备了关于筹办工作室的材料,我还要去找他拿来看看,这件事不能等了。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失陪了。”

  常福泽下车后就要离开,撒凝儿也下车拽住了常福泽。

  “喂!跟我们去了你就知道了,都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了。”

  “到底什么样的惊喜啊?搞得神神秘秘的!这不耽误我时间嘛?我现在时间很紧啊。要不这样,等我把事情办完了,我再去找你们。”

  程晓涵有些不高兴了,直接把车开往口岸里面去。杨芷凝朝常福泽轻轻摇了摇头,暗示着他什么。常福泽并不明白杨芷凝什么意思,可是他知道既然能让杨芷凝这么认真的恐怕也没有什么坏事。只好叹了口气跟着他们一起往口岸通道走去,在安检口他在包里翻了很久才找到通行证,搞得大家跟着紧张。

  第二次踏上香港的大地,心情比较平缓。等到程晓涵把车开出来后,几个人上了车继续赶路。常福泽饿得肚子咕咕叫,他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了,从包里掏出面包直接啃了起来。他啃两口面包,再喝一口水。他尽量小心翼翼,可是还是撒了不少面包屑在车子里。撒凝儿看着他小,他也尴尬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太饿了!哎呀!撒得到处都是面包屑!”

  程晓涵不客气地说:“你用手把车里捏干净,要不然等你什么时候把车子里弄干净才放你下车。”

  常福泽龇牙咧嘴地说:“你不如叫我把车子舔干净算了!”

  “你要是愿意舔,我们没意见啊?”

  常福泽突然想起来,和几个女孩子斗嘴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他耸耸肩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车子来到一家酒店,几个人一起下车。程晓涵把车钥匙往饭店服务员一丢,双手插在裤兜里帅帅地直接朝饭店大堂里走去。

  “原来给我的惊喜就是来饭店吃饭啊?就算给我接风也不用这么排场啊?花这么长时间来这里,在深圳找一家饭店不是更好啊?简直饿死我了都!你们真是太会折腾了。”

  来到一间大包厢门口,三个女孩指了指包厢的门示意让他自己推开。常福泽疑惑地看着她们,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恶作剧等待着自己,有些胆怯。

  撒凝儿说:“打开这扇门,里面就是你的惊喜。。。”

  常福泽看了看程晓涵,再看看杨芷凝。他一直比较相信杨芷凝,在杨芷凝微微点头中,他找到了答案,那就是里面不会是恶作剧。

  于是,他轻轻推开了包厢的门,里面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

弦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