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走多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六十一章砍价

    常福泽看着她们几个说:“这。。。这。。。这!。。。”

  程晓涵笑着说:“请吧!常导!”

  常福泽推开包间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偌大一个包间的墙上有一个红色条幅,上面写着“热烈庆祝香港沉子影视工作室成立!”。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惊喜,他没有想到程晓涵办事的速度这么快。包间里坐着很陌生的人,估计都是程晓涵安排来参加庆祝活动的。常福泽等人走进包厢里,顿时掌声热烈响了起来。这个包间的布置,就像一个小型的会议室。程晓涵走到里面上示意大家安静,她看着常福泽对在座的说:“这位就是你们的常导演,是沉子影视工作室的总策划设计人,工作室就是他一手创办起来的。只是最近他有事,委托我在操作一些相关事宜。现在,有请常导给我们说两句。”

  掌声再次响了起来。

  常福泽向大家鞠了一躬说:“大家好!我叫常福泽。感谢大家对工作室的信任,我们刚刚创立可能会面临很多难题,大家既然愿意与新生的工作室同舟共济,我对大家表示深深的感谢。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今天!我们举起金杯,共同庆祝,祝福美好的未来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工作室成立了起来,可以说常福泽没有花费一点精力,所有事情都是程晓涵一手操办起来。虽然事前两人有口头上的合作协议,毕竟没有书面的东西,常福泽心里不太踏实。他主动提出谈谈合作的事情,书面的东西能补的手续还是补上,他不希望不清不楚的做事情,他更不想占便宜让人拽他的小辫子。万一别人说他靠着程晓涵走路,那他的心理是很难接受的。他能接受程晓涵的帮忙已经超越了他的极限,要是接下来的工作上的方方面面包括资金问题都依靠她的话常福泽是不能接受的。

  “晓涵妹妹,你把筹办工作室的经费算一算,我把这个钱给你。办一个工作室是我多年的一个梦想,我想用自己的钱去做。你花了多少,我马上还给你。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意思,至于我们合作,怎么合作我们再慢慢谈,还得有书面的合同等等。”

  程晓涵撇了一下嘴说:“我知道你有钱筹办,不过你也太计较这些了吧。至于花了多少钱,我会算好的,不过你也不用还给我了,就当是我们港影的投资吧。要是将来工作室做不下去了呢,算是我们港影投资失利,不找你讨债,我们认赔。你的工作室隶属于我们港影,操作模式就跟我们以前说的那样。我觉得这样操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不存在我们港影帮你,其实我们港影也是在组织壮大自己的团队力量。花这笔钱,对我们港影来说是值得的。你明白我说的话吗?这次和你合作,不能不说你运气很好,刚好赶上了。要是你不做,我们可能会和别人合作。”

  “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踏实多了。不过真的要谢谢你,工作室成立以来你一直都在帮着我忙来忙去,是在过意不去。”

  “我都说了,工作室不仅仅是你自己的,也是我们港影的一部分。好了,你好好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吧。看到你这些天忙的开心,我也开心。”

  “最近杨芷凝忙什么呢?”

  “她还不是老喜欢呆在深圳,很少到香港来。好像最近老是出团,比以前忙多了。怎么?你想凝姐姐了?”

  “乱说什么啊!”

  程晓涵扑哧一笑。

  “对了,晚上有没有空?去我家吃饭,我爸想见见你。”

  “你爸见我?见我干什么?”

  “我爸说你是个有理想的年轻人,他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咯。”

  “这,不好吧。你还是代我向他问个好吧,我晚上还想把工作室里的事情理一理。明天要开拍,各方面得准备我还是得下一番功夫才行。”

  程晓涵撇了撇嘴说:“怎么突然感觉你现在很忙啊!”

  常福泽尴尬地看了看程晓涵,他知道晓涵是在讽刺自己。

  “好好好,去去去,不就是你老爸么!他又不是老虎,我怕什么啊。无非就是当面夸赞我几句,这样的场合我见多了,我还是能撑得住的。哈哈哈。。。”

  “脸皮真是够厚的,走吧。。。”

  常福泽把头一扭头看着程晓涵问:“去哪?”

  “回家吃饭啊!你不会这么快就反悔了吧?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常福泽急忙说:“你这可是人身攻击啊!我没说不去啊,不过现在去是不是太早了点啊?”

  “你猪脑子啊?第一次到我家去,你不给我老爸带点礼物去讨好讨好一下他老人家?”

  “啊?去你家还要讨好你老爸啊?为什么啊?你老爸那么大个老板,他会稀罕什么礼物啊?他要啥有啥,什么都不缺,用得着我送礼物吗?”

  “他是不缺什么,不过你第一次去总不能空着手吧?”

  “那好吧,我们出去转转,看看给你老爸买什么礼物。对了,还有你老妈的礼物。”

  “似乎开窍了嘛!不过,我老妈去旅游了,她的就免了。”

  “那你告诉我,你老爸喜欢什么啊?要不然,我岂不是抓瞎么?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我怎么去准备啊?”

  “他喜欢收藏。”

  常福泽张大嘴巴:“啊?收藏?你还是饶了我吧!那可都是有钱人玩的,我可送不起!”

  “你笨啊!收藏并不一定咬收藏名贵的东西。”

  “比如?”

  “比如奇形怪状的石头,只要好看,也不是很贵的嘛!我老爸对石头很有兴趣,只要是石头,他就喜欢。他总是说石头是有灵性的,能给人安静稳定的沉重感。”

  常福泽竖着大拇指说:“你老爸真乃一代高人,如此境界实在令在下佩服。”

  “切,什么在下在上的,你在他面前只能自称晚辈!”

  “呃,是的吧!对了,哪里有石头卖啊?别带我去太贵的地方,最好带我去河滩找找,那样最好。”

  “你个吝啬鬼!正好我知道一个地方有石头卖,那里很多很多,很多奇形怪状的,随便挑一个我老爸一定喜欢。”

  常福泽故意一脸着急样说:“可我关心的是贵不贵?不是多不多,好不好!”

  “到了你就知道,要是真的嫌贵你就不买好了,反正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没有一定要你去买啊。”

  “这样我就放心了,那好,我们走吧。”

  常福泽跟着程晓涵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巷子,巷子不大,不过每家店铺门从里到外都是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石头,看上去就让人很喜爱,总能让人想伸手去摸摸。那油亮亮的石头,似乎渗透出一股子大地给予的灵性。看着就让人喜欢,难怪会有那么多人会为石头去疯狂。有的老板在店面不停抚摸着石头,似乎在往石头上抹着什么。常福泽十分的好奇,他摸了摸那些油亮的石头。

  “晓涵,你看他们是不是在往石头上抹着什么?”

  “婴儿油。”

  “婴儿油?啥是婴儿油?”

  “就是BB们用的护肤品,老板们不停地涂抹揉搓在石头上,时间长了就渗透进石头里去了,石头外面就形成一层包浆,更加漂亮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今天我算是长了见识。哎!你似乎对这些很懂啊?小小年纪,学到不少,佩服佩服!到底是香港的孩子,知识面就是广。”

  “好了吧,我会把你这些话当成讽刺我的。其实不是我喜欢这些东西,是因为我老爸喜欢,我常常跟着他来到这些地方看石头,听他们聊石头的时候多少知道一些关于石头的事情了。你要是叫我自己没事来看这些石头,我还不如去找一家天甜品店吃点甜甜圈呢。嘻嘻。。。”

  “就知道吃!”

  “是啊,我就知道吃!又没吃你的钱,又没要你养我,你紧张什么啊?”

  “你这个小丫头,那么能吃,我可养不起。哈哈哈!”

  “什么嘛,你坏死了!哪有这样讲人家女孩子的呀!”

  “好好好,不跟你扯闲篇子了,快点帮我看看选什么石头好。”

  程晓涵边走边看,然后指着一块超大的时候说:“就那块吧!”

  “我的个老天爷!那么大!我可搬不动。”

  “又不让你搬,只要你给钱人家送上门的。”

  常福泽凑上去看了看价格牌。

  “一、二、三、四。。。四个零!我的个老天爷啊!十五万啊!买不起,买不起!”

  “嘻嘻。。。都说你小气鬼了。”

  “你可别刺激我,我可不跟你们比,你们是有钱人,话说白了我们不是一路人。对你来说这是区区十五万,对我来说可就是一笔巨款了。”

  “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这么认真干嘛。”

  “我又没有生气,我也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只是,我说的也是实话啊,希望小富妹能理解我们这些贫下中农的困境。”

  “还贫下中农呢!你哭穷也不至于到这个程度吧!”

  往前走了一段路转了一个弯,有一处空旷地,有很多人就在露天的地上摆了很多石头。

  程晓涵指着一块巴掌大的石头说:“就这块石头,我老爸绝对喜欢。”

  “这块?是不是小了点?”

  “不大,但是我确定我老爸喜欢。”

  常福泽蹲下拿起石头问老板:“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伸出了两只手指。

  “八百?”

  “八千。”

  常福泽看了看程晓涵说:“就这么块小石头要八千,也太会宰人了吧。走吧,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程晓涵摇摇头说:“你不懂和老板商量商量一下价格啊!”

  “可以砍价?”

  “你说呢?”

  常福泽和老板讨价还价说了半天,老板说最低少于三千不卖。常福泽很无奈,他想想三千就三千吧,如果太便宜的也拿不出手啊。他有点肉痛的感觉,还没给自己老爸买过这么贵重的礼物呢。可是转念一想,要不是人家帮忙工作室能不能成立还难说呢。这么想想,心里还算平衡。

  程晓涵见他准备掏钱了,马上小声阻止。

  “这就落败了?还真大方!”

  程晓涵拽过他,她自己蹲下去把玩着那块石头。一会挑挑这个毛病,说说那不好。一会功夫就把老板的脾气说没了,眼瞅着程晓涵把那块石头说的一无是处,再说下去估计那块石头就不值钱了。那老板也耐不住性子了,他显然很担心生意做黄了。老板和程晓涵不停互相比划着手势,那是他们谈价格的方式。最终,他们谈妥了成交价格,互相笑了笑,似乎都很满意。站在后边的常福泽一直都没看明白,他甚至连谈成的价格是多少都没看懂。

  “多少钱?”

  程晓涵笑眯眯地说:“三百块!给钱吧。”

  “多少?三?三百?”

  “是啊,三百,难道你还准备给三千啊?要是你愿意,把钱给我好了。嘻嘻。。。”

  常福泽掏出钱包递给老板,老板用一个漂亮的小小的红色木盒子装好了石头递给常福泽。两人告别老板一起往回走,常福泽还是感到很意外。他知道程晓涵很可能会还下来价格,可是他没想到能差距这么大。看来这个石头太有赚了,要是不是程晓涵懂得怎么杀价,那老板不就赚大发了么。看来行行都有他的门道,要是不了解还真的会吃亏。

  “晓涵妹妹,你怎么能给价格还的这么低啊?”

  “其实这些就是普通的石头形状好看一点,奇特一些,只是被他们磨的光滑了。他们抓的就是你非常喜欢的心态来漫天要价,用他们的话说叫做有眼缘,跟你有眼缘的肯定是好东西,他就会劝着你哄着你买还说多好多好。其实呢,你就把他看成一块不值钱的普通石头就行了。你要是越表现出喜欢,老板个个猴精猴精的不宰你才怪。”

  “原来是这样啊,我哪里知道这里都是什么石头啊,开始我以为都很贵呢。”

  “是啊,是很贵啊,看你怎么还价了。像这种小石头,其实价格还是不高的。只不过一些大老板懒得还价就给的价格高,这些商贩们就养成了喊高价,乱喊价的习惯。”

  。。。。。。。。。。。。

弦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