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离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二十九章 相遇

    就在那一刻,巨大的火浪冲来,柱子后面的爆炸轰然响起。

  莫元涣抱住宿离歌,用怪物般魁梧又巨大的身躯完全包裹住她小小的身体,挡下了大火。爆炸的火焰和推进力都极为强大,炽热的火焰扑向他的背部,灼烧着他的身体,他不由地发出凄厉的惨叫,用更大的力气去抱紧宿离歌,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四周持续传来可怕的爆炸声,耳膜几乎被震破了,从四面八方扑来的大火和巨大的碎石都砸在他身上,他紧紧地咬着牙根,双眼冒出赤红的火焰,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但是这个恶魔正为了保护一个人类女孩而受尽折磨。

  直到很久很久后,炼狱般的火焰终于渐渐熄了不少,所有外坛的爆炸都结束了,在确保安全了之后,莫元涣终于才放开宿离歌,重重地倒在地上。

  宿离歌愣地看着他血肉模糊的后背,表情呆滞地戳了戳“死了吗?”

  “没有……”莫元涣虚弱地喘息着“呆一会就可以恢复一些体力了,这个肉体的再生能力很强。血族的生存好处大概就是很难死吧……”

  “真高兴你能控制自己,否则你扑过来不是救我而是吃了我。”宿离歌虚弱地笑了笑,扫了一眼四周狼籍的硝烟场面“你太尽职了,莫元涣大人,这些东西埋得可真多。”

  “初拥者和亚种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有自己的意识……”莫元涣说。

  “原来如此,你是初拥者啊……”宿离歌轻轻发出呢喃,伸出痛得有点颤抖的手抚了抚他凌乱的刘海,“一定很辛苦吧?用你的血去喂养他……”

  莫元涣怔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不在乎,如果殿下他需要我的话,我做什么都可以。严格来说,他在某种意义上算是我的父亲,因为我是他的‘后裔’……”

  “别说笑了……他是你父亲?那我岂不是多了你一个儿子!?我还没完婚呢……”宿离歌努力地发出笑声,声音有几分沙哑。

  “也是呢……”莫元涣附和着笑了笑。

  宿离歌吃力地站起来,用力压住她的腰部后侧,那里被敌人一刀斩过,留下了深深的一道血痕,血从手指间溢出来。她抬头看了看昏红色的天空,层层叠叠的暗红色云团弥漫,“我想有些人一辈子都看不到这样子的奇观,我不知该感慨自己是有幸还是不幸了。怎么样?你还能走吗?时间不多了我们得进去了。”

  “当然!”莫元涣艰难地爬起来。他们相搀着,走入内坛中心。

  诡异的气息弥漫在内坛四周。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也是整个城堡里最坚固地地方,剧烈的爆炸并没有影响到这里的工作,最多只是使墙壁被炸得变形了而已。

  神官们对门口闯入的两个不速之客举起火枪,其他圣徒在祭坛四周跪拜着,口中念念有词。他们每个人都割开了手腕,让鲜血流汇入图腾种,顺着沟槽流向中心,祭坛形成了一个恐怖的血池,血池中心放置这一个水晶瓶子。在血池的两旁一方站着白衣胜雪的伊莉兹,另一方站着冷朔临轩,他们手中握着匕首,大概也是割腕用的。

  “简直就像个笨蛋一样!!”

  分别了两个月后的重逢,日日夜夜的等待和思念,踏过荆棘之路和血泊之河终于再次见到这个人,宿离歌并不是感动得痛哭流涕深情呼唤,而是气势汹汹地爆吼了一句,惊呆了所有人。

  神官们互相对视,觉得可笑:来了个小疯子!?

  “殿下!!醒醒!放下刀!”莫元涣朝祭坛中的冷朔临轩大喊道。

  但冷朔临轩什么反应也没有,在圣徒们沉重的低呤中,他的意识早已游离,无论外界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察觉。

  神官们拉开了手中的火枪的枪镗,直直指着他们,“任何打扰祭祀的人,都得死!!”他们说着,齐齐扣下扳机。

  弹丸齐发,火力十足,宿离歌不慌不忙地后退了几步,莫元涣挡在她身前,用身体轻易地挡下了子弹。

  “毫无理由地割开自己的手腕放血,让一个陌生的人复活,无论是不是身负使命,这样子的人都是愚蠢至极的!如果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自尽,母亲当初就不该把儿子生出来。可她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还要生你出来?!你一直不去想她为什么这么做吗?她想你活下去!!一直活下去,为此不惜封存你的记忆,而你现在却要去死!!?”宿离歌一字一顿地重复着,“你简直就是个笨蛋!”

  “她想放火烧死我!”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祭坛中心传来,惊煞了所有的神官和圣徒,他们抬眼望去,看见少年目光清醒地直视着宿离歌。母亲这个词一直是他的忌讳,无论是失忆还是不失忆,他这个身体都会对这件事做出反应。

  “她想烧死的是魔鬼!!”

  “她把我当成了魔鬼!!”

  “不!”

  宿离歌斩钉截铁地吼出一个音,目光坚定如磐石:“你是她的儿子!她没有想烧死你!她淋的不是普通地汽油!!”宿离歌说着,从手袖里掏出一个瓶子,吃力地扔向祭坛中。“是这个东西!!”

  神官们不知道那个瓶子里装了什么,直到瓶子砸在祭坛里,瞬间碎开,装在里面的铁青色的液体散在血池中,因为四周的温度过高而焚烧起来,火焰迅速蔓延了整个祭坛,他们听见圣徒们尖叫着散开,有些人逃不掉,在烈火中被烧了起来,纷纷倒下,晕了过去,并没有死。他们的皮肤一半呈现出可怕的铁黑色一半没有任何损伤。

  血池中的血液在烈火种沸腾,有一个古怪的声音突然响起,很是空灵愤怒,“痛啊!!!好痛啊!混蛋,痛死了”

  冷朔临轩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

  宿离歌抬头看着天穹,冷冷一笑,“莉莉丝,好久不见了,看来这个东西对你还真的有点用。”她转向冷朔临轩,苦笑了一下,“看吧,这种汽油和火焰只能用来对付魔鬼的血统,对于人类的肉体没有伤害,她一直苦苦研究在不伤到你的情况下除去你身上另一半血统,但很不幸,有人阻止了她。”宿离歌说,“她不想害你,如果要杀了你,当初她就不会毅然决定生下你了。她对你寄予了活下去的希望,而你现在在干什么!?你想用手中的刀杀死自己么!?”

  “贝利尔……别听她说话。”伊莉兹不安地低声唤道。

  “你是谁?”冷朔临轩没有理会伊莉兹,而是对宿离歌发问,“为什么千里迢迢过来告诉我这些!?”

  “贝利尔!不要听她说了!”伊莉兹有点急了,少年已经脱离她的控制了。“开枪!杀了她!!”

  神官们一直在开枪,可是莫元涣都把子弹挡下,不让宿离歌受到一点伤害。

  “你还不记得我是谁么?你说过,不会忘记我的啊。”宿离歌说。

  冷朔临轩一愣,似乎有个画面从脑海中浮现出来:在金碧辉煌地大殿里,他似乎和谁在说话:“不会忘了你的,没有这种事。”但是画面中他的对面没有人,空荡荡的宫殿,让他有点茫然。

  “我为你挡过一箭;我为你夺取主教的命,背叛了朋友;我为你牺牲了一个无辜的女人,我为你受尽伤害,负伤累累,每日坚持浇养那棵不知何时开花的桂花树。而你呢?你轻而易举地把我忘了?!”宿离歌沉沉地说着,紧紧捂着腰间的伤口,稳下意识。

  冷朔临轩静静地看着她,不再移开目光,伊莉兹忍不住走过去拉住他的手,一脸不安“贝利尔,醒醒,她在骗你……”

  “她没有骗我。”冷朔临轩淡淡地开口,“我有这些记忆,但是记忆里的另一个人是空白的,只是个影子……”

  “那是假象!是幻觉!!”伊莉兹皱紧眉毛。

  “你再怎么说也是徒劳的,这些记忆不会从他脑海中抹掉,被抹掉的只有我而已。”宿离歌看着伊莉兹,“白王后,你应该明白为什么他什么都没忘,唯独忘记我。”

  “住口!!”伊莉兹狰狞着脸向宿离歌大吼。

  宿离歌冷笑可一声,把手伸向冷朔临轩,“临轩,回家吧。我是来迎接你回去的,我们的婚期只有一个月了……”

  冷朔临轩低头看着她的手心。

艾熳猫萌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