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离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终章

    少女的执着惊呆了男孩,他看着她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着,却始终死死握着那个瓶子,无奈之下他只好命令黑影夺去她手中的水晶瓶,抢夺中瓶子滚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不能杀了她!她是我们族群复兴的希望!”男孩吼道。

  “胡扯!她只是个历史!历史就应该用来缅怀的,而不是令她复活!几百年几千年里,没有她的存在你们能怎么了!?会死吗?不会!!没有她你们一样存活着!”宿离歌企图爬过去夺回瓶子,但那些黑色古怪的手又硬生生把她拉扯了回去,然而自始至终,那些黑影都没有伤害她。

  “我们一直活在黑暗里!你不会明白,一生在黑暗里度过漫长岁月的我们有多么渴望光明!只有她能够带领我们走向光明!!”

  “走向光明?!别说笑了!血族走出黑暗迎来的只能是死亡!那是走向死亡之路!!”宿离歌突然觉得这个种族很悲哀,几千年里一直在自欺欺人。

  男孩看着她,目光深沉如幽冥之海,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不会明白的……”

  “你明明也不明白!!”宿离歌为了挣脱黑影的束缚拼命地挣扎,整个手臂都勒出了血痕,她发疯似的怒吼:“你明明什么都不明白!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什么是幸福!!和他一起回去就是我的幸福!!这个你也不会明白!!你只是愚昧地听从别人,你放眼看看,为了她的复活,你们把你们要征服的世界变得满目疮痍了,这样的结局,究竟有什么意义!!你都不懂得!!”

  亚伯怔住了,手渐渐地放下,黑影也随之消失了。那些黑影是他的影子,主人放弃抵抗,影子自然不会挣扎。“我的确不明白…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

  他迷茫了起来,低声喃喃着,不再理会宿离歌,宿离歌艰难地爬起来,看了看血池中心的血团越发地膨胀,她将心一横,扑向那瓶掉落的瓶子,然而刚迈出一两步,她突然发现自己脚下一软,原以为是伤得太重脚使不出力,低头一看却看得脸色苍白。

  脚下的地面是空的,她的身体半陷入地面下。

  “怎么回事!?”宿离歌惊了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她醒过来了……?!”

  亚伯回过神,也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宿离歌,她的半身隐没在地面下,拼命挣扎却越陷入,像掉进了沼泽里面的人一样。

  身下隐隐传来熟悉的风的味道,宿离歌心里莫名地颤抖起来。“这是……”

  “你的世界。”

  一个空灵妖媚的声音突然在祭坛之中盘旋,带着恨意和凄厉。

  宿离歌惊愕地抬起头,看着血池中心,那个血团已经慢慢形成一个人头,轮廓有些熟悉,似乎她曾经在很早之前见过这张美丽无比的脸。“莉莉丝……”

  “好久不见,女孩。你竟然要杀了我?我们曾在梦中见过,那时不是协商了一切么?!人类啊,总是这么爱撒谎。”声音熟络地和她交谈起来。

  “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什么!!你的一厢情愿与我何干!如果杀了你可以解决这一切,我会毫不犹豫动刀!不要乞望一个异族的人会为你奔波劳累!做梦都不会!”宿离歌恶狠狠地说。

  莉莉丝沉默了一阵,冷冷笑开,“真是坦率又无情的人类。可你比任何一个人类都要有趣,你的眼睛里有仇恨,可你不是仇恨一个人或是一群人,我看不懂你仇恨着什么。我觉得我们很像,一样冷漠无情,一样可以为了自己认定的一件事霍出性命,你和年轻时的我很像。所以我从那个世界把你找来,很幸运,你让贝利尔爱上你,只有这样,他被封存的情感才能找回来,他的血统才能控制他。”

  听到女人讨论自己,冷朔临轩微微低头,没有一丝感情起伏地唤了一声“母亲大人……欢迎回来。”

  “你即将死去,我的孩子。但不用担心,你会复活的,只需要短短的休眠。”女人说。

  “她不是你母亲!!!”宿离歌突然生气地大吼道,“你是茉夏王妃的孩子!这世界上能让你称为母亲的只有她!”

  “那个女人?”莉莉丝冷笑,“你还没有明白么?她不过是个容器而已。”

  “莉莉丝!!”宿离歌愤怒地看着她,“你没有任何权利剥夺一个人的存在!”

  “不,我有权利。至少不在这个世界的范围里,我就有能力剥夺一个人的存在。”血色的头颅狰狞得难看,“比如,你!”

  宿离歌心里一阵咯噔,她的身体不断往下沉,越挣扎沉得越快,熟悉的气息充斥这身体四周,包裹着她。

  “回去吧女孩,你已经再也没有存在在这个世界的意义了,我不需要一个随时可以威胁到我的生命的人存在。”

  “凭什么是你决定我的来去!我要自己控制我的人生!!莉莉丝,若再遇见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宿离歌的诅咒沉冷如同地狱里传来的宣言。很多时候莉莉丝都有点畏惧这个女孩,明明是个人类,浑身却发出地狱最深处的气息,那种气息,她或许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但那个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她这一生只畏惧过两个人,神,与魔王…

  “不会再见了。”

  宿离歌的头已经开始被地面埋没了,她很快不能再说话了,身下是自己原本的世界,一直想着如何回去的世界,可如今她不想回去了。每一个穿越而来的人一开始都想回去,但最后却放弃了,因为有了留下来的理由。爱情,可以让他们为了一个人,而放弃整个世界。

  “临轩……”最后的最后,宿离歌再也没有力气大吼大叫了,她无助地看着一旁无表情的少年,扬起一抹淡笑。

  想留下来。

  想和你一起回去。

  想一起坐在屋顶看月亮数星星。

  想穿着大红的嫁衣嫁给你。

  “临轩,我来……是想和你说,桂花开了,我们一起喝桂花酒吧……”

  她最后一个音节终究被中断,整个地面吞噬了她的身体。莫元涣扑向她的方向,却被一股无形的力撞击出去,“殿下————!!”

  我只是想说,桂花开了,我们埋在树下地酒该启了,你说过,要一起喝的啊……

  少女最后的心声,盘旋在世界尽头。

  冷朔临轩呆呆地站在祭坛上,愣愣地看着她沉下去的那块地方,心突然剧痛。他想起那个站在树下地和他长得极像的少年。

  “那是我和我的妻子种的桂花树,我们约定来年一起喝桂花酒。”

  “你的妻子?”

  “她叫,纯。”

  像是某扇牢固的闸门突然被打开,潮水一样的回忆瞬间涌回他的脑海里,填补了一切空白和所有残缺的画面。

  桂花。

  月下、屋顶。

  马戏团。

  ……

  和她一起的所有记忆都记起来了,他曾在宫殿里对她承诺绝不忘记她的。

  “纯?”冷朔临轩突然开口,这一叫令他猛然清醒,他推开伊莉兹冲了下去,“纯!!回来!!!”他不顾一切地冲到那里,试图把宿离歌拉回来,但是同样遭到一股强力袭击,被狠狠撞飞。

  “没有用的,两个不同世界的事物原本就是无法相碰的,你们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有交际,因为她不是这世界的人。”莉莉丝冷漠得说。

  地面的光圈正在逐渐变小。

  这时,祭坛上空的屋顶突然裂开了,一个血腥淋淋的男人重重地砸了下来。

  亚伯看着男人,吓得脸色苍白,“父…父亲大人!??”是什么人可以把他的父亲伤成这个样子!?父亲是血族的最强啊!他惊愕地抬头,看见灰色的天空中,一个修长的人影稳稳悬浮在空中,双手握着剑,他看着他一身玄黑色长袍,尊贵得让他不由地心生敬畏。

  “她回去了?”冷夙夜看到地面上的光,目光一冷。

  “你觉得很可惜么?该隐。”莉莉丝冷冷笑着。

  冷夙夜没有看她一眼,把龙牙的短刀扔到冷朔临轩脚边,“用这把刀,由你选择要不要找她回来。莉莉丝交给我解决。”他落到祭坛下,捡起宿离歌先前掉的瓶子。

  “你疯了!?用那个东西杀了我你也会死的!”莉莉丝咆哮道。

  “不用你提醒,她研制出来的东西我知道。”冷夙夜义无反顾地把瓶子扔向血池,同时跃到空中,玄黑色的长袍如利刃切开猩红世界。

  与此同时,冷朔临轩紧握短刀,死死盯着正在缩小的光洞。

  “贝利尔,你要干什么!?”伊莉兹哭喊着,一切变故太突然,这个十岁的女孩还没来得及反应。

  “问问自己的心,几千年里,变化的事太多了,我不再是贝利尔,你也没有爱我的心了。”冷朔临轩冷冷地留给她一个决然的背影,冲向那个屏障,用短刀撕开了阻隔两个世界的强大力量。

  在苍白的光影里,只有伊莉兹一个人孤独地楞在原地,世界发出悲鸣,战争就此结束……

艾熳猫萌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