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离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尾声

    清晨。

  “阳光很好啊……”她伸出手,金色的光辉从指缝间流泄而出,染得她琥珀色的美丽瞳孔一片金色。这时,天台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她静静地躺在小屋的屋顶,等待来人叫她。不知为何,明明刚才的脚步声还很远,她却清晰得察觉到,并且可以判断出,这大概就是她好朋友的脚步。这种莫名而来的第六感让她感到惊奇。

  “离歌……离歌?你在上面干什么?老师都要骂人了。”来人跑到小屋下,仰头看着她。

  “知道了。”她淡淡地说着,轻巧地跃下屋顶。来人看着都惊呆了,“你怎么跳下来跟猫一样?好厉害!这至少三米高啊!”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特异功能吧。”她无所谓地耸耸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体变得有点古怪了,平常人做不到的事她都做到了,特别是切菜时很是信手拈来,仿佛她的手天生是用来握刀的一样,父母差点有意让她去学厨了。

  朋友白了她一眼,“得了吧,别胡说八道了,下去上课了。”

  “好。”微微点头,她转身随朋友下去,离开时不由地回头看了一下小屋顶,不知为何总觉得熟悉,似乎脑海中有一个场景,她和谁一起坐在屋顶,看着月亮,说着什么,可记忆太模糊了,她记不起来,只是莫名开始喜欢在屋顶躺躺。

  “楞什么呢?迟到要受罚的……”朋友在前边抱怨催促。

  “你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么?”她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第三个人存在,可是就在她看向小屋的时候,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

  “哪有什么声音?离歌,不要吓人了,走吧。这个天台一向不太平。”朋友脸色有点白。

  她刚想说话,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比刚才的清晰多了,“纯……”是个男子的声音,清冷却带着焦急。

  “谁?”她不由地回问。

  “纯,回来!!回来啊!”那个声音似乎没有听到她在问话,自顾自地大吼着,声音仿佛从外太空传来的一样,空灵、遥远,而现在声音越来越大,像陨石逼近地球,她莫名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回来?回到哪里?”

  “纯,听到我说话了么?”

  “你是谁?纯是谁?”她好奇地问着,没有发现自己的朋友正用震惊又恐惧的目光看着她,在她朋友眼中,她的下半身已经消失不见了,她茫然地看着空气,像在和鬼魂说话。

  “纯,你说桂花开了,我们要回去喝桂花酒的,那是你埋下的桂花酒啊…”

  桂花?

  她的心底被重重一撞,不由地一紧。她发现四周一切都静了,她的朋友不见了,天空突然扭曲了起来,变得像一坨螺旋,仿佛世界回归了混沌,而混沌之中撕开一条裂缝,光斑从缝隙里射来,她看见,少年的脸。

  …………………………

  “纯…醒醒。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有人在耳边轻轻低语,虽然有点模糊,但还能听出一些话。

  她睡了多久了?头好痛啊!全身都剧痛着……宿离歌挣扎着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冷朔临轩英俊地脸孔,他正抱着她,脸上的焦急在看到她醒来后一瞬间变成了兴喜,能从这人眼中看到“喜悦”这种东西,实属不易。

  “我做了一个梦……”宿离歌虚弱地开口,却说出不着边际的话,“我梦到我要去上课,可是你来找我…看到你的脸我吓了一跳,然后就醒了。”

  在这血泊成河,狼籍苍茫的战场,快把血流光了的少女还是一如既往地开着玩笑。冷朔临轩也没有打断她,任她说完,然后轻轻抚了抚她的额,不再说话。宿离歌把头埋进他的怀里,“我好累,想睡觉了。”

  “回家去睡,这里不干净。”

  “你说,结束了?”

  “嗯。”

  他们正坐在一堆废墟上,这堆废墟原本是西方教皇国建筑的最华丽的建筑,如今已是焦土一片,以他们坐的地方为中心,焦土的范围蔓延到百里之外,城堡已经彻底消失,德意志的圣城有一半被夷为平地,硝烟还在慢慢上升

  “还有人活着吗?”宿离歌又问。

  “有。”冷朔临轩看了看四周,莫元涣倒在他们最近的地方,冷朔盟靠在长婴上喘息着,司南宫则靠着他喘息着,更远处传来的估计是士兵们的呻呤。

  “那冷夙夜呢?”

  “不知道,他消失了。”冷朔临轩摇摇头。

  在用那瓶液体杀死了莉莉丝的同时,冷夙夜就莫名消失了,悄无声息,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他扔给冷朔临轩地那把龙牙短剑还在。

  宿离歌抚摸着剑柄处的龙,龙张开尖锐的牙咬在剑柄上,她无声地笑了笑,“只是消失了,而不是死了,这是个好消息。我们回去吧,他一定会回来的。”

  “为什么?”冷朔临轩不明白宿离歌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他还有东西没有带走……”

  冷朔临轩抱着她站了起来,往东方的方向走去,东方的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宿离歌伸出手,阳光从指缝里倾泻出来,“阳光很好啊…”她说。

  ………………………………

  腊月。

  寒霜过后是大雪,大雪铺天盖地地覆盖了世界,所有的树木都枯萎了,它们在寒冬里沉眠,等待春天苏醒。天地间只有一棵树茂盛常青,梨黄的花朵和嫩绿的芽胚,在苍白的冬天点缀得犹如一棵圣物。

  女子紧了紧外衣,往树根下浇水,天气太冷了,她搓了搓手,往手心哈了一口热气,然后再接着浇水。就在这时,府外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吱呀一声在空寂的亲王府异常隆大。

  女子猛然回头,看到门前站着一个伟岸的身影,那一刻,所有暖流瞬间涌入心怀,她惊得手中的瓢子顿时落地,“大人,您回来了?”

  他原本以为府上没有人了,想赶在殿下回来前收拾一下狼籍的屋子,却不料想还会有人在等候着。“嗯,我回来了。”他对她微微点头。

  “欢迎回来。”她轻笑着,笑靥暖如春风,令他不由一愣。“你还在府上?其他人呢?”

  “他们听说打战了,自然全都跑了。”女子一阵苦笑。

  “那你为什么不走?”他走到她身边,问。

  “我若也走了,谁等你们呢?”她低头浅笑,不为战争带来的灾难而痛苦,却为可以等待他们而幸福。“公主殿下说,只要还有人在等,她就一定会回来。”

  他又是一愣,千年不变的冷漠容颜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辛苦了。”

  “不辛苦,汐芸本就是为了做这些事而存在的,如果有一天不再服侍殿下,我就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何意义了。”汐芸摇头笑道。

  “会有的。”他淡淡回她,却不多言。

  汐芸回头,继续浇着桂花树,“真是神奇,大冬天的枯树开满花,恐怕大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吧。”

  “嗯,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谁弄成这样的。”男子抬头看着桂花,起风时,桂花纷扬洒落在他们身上。“谁弄死的,便是谁弄活的。”

  “大人真是睿智!”汐芸惊奇称赞。

  莫元涣低头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会,突然说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你染了风寒吧!?”

  “……”汐芸愣了楞,脸色一红,“没事,许是冷风给吹的,奴婢回屋暖暖就好。”

  “手伸来。”他简洁地说道。

  汐芸不解,但他是大人她是奴婢,既是命令就不得不听。她乖乖伸出手,纤细的手因常年劳务长了厚厚的茧,冬天容易生出冻疮,疼得吓人。莫元涣不由地皱眉,两只大手捂住她的手搓了搓,“很冷,你不该这种天气赤手碰水。”

  “……大,大人?放手!”汐芸惊得一脸通红。

  “不用叫我大人,以后都不用。”莫元涣漫不经心地说。

  “……?”汐芸一时间脑袋无法思考,一脸呆萌地看着他。

  太医院。

  “该操办哪个在前面呢?莫元涣大人突然那么一提,真是把我吓呆了。”宿离歌躺在床上盖着被褥,正在操心着年底的几件大事。

  “我们的。”绝美男子坐在床畔看着书卷,淡淡回答。

  “我可得多要点聘礼,汐芸可是我的姐妹,不是婢女,就算是莫元涣大人也不能便宜她。若是没了汐芸,我的生活就要崩溃了。”宿离歌不理会他的冷淡,继续盘算她的小算盘。回程不久后,伤势未好的莫元涣提出一个让人惊异的要求:他要向宿离歌提亲,迎娶她的贴身婢女汐芸。还说可能大战混乱,她不知去往何方,顶着身伤打算出去找人来着。当时宿离歌就傻了,这事太突然,她都没见过他们说过几句话,这关系就发展了!?

  “觉得那人是对的,她便是对的,不需要什么天长地久的相处,一眼就够了。”冷朔临轩对此哲理性地解释了。莫元涣要娶谁,他自然没有意见,只要莫元涣自己喜欢就行了,他们是兄弟,有的只是祝福。

  “你要再多聘礼也没用,都是我出,是你自个家的银子,不多不少,不过,操办婚礼可能只少不多吧。”冷朔临轩忍不住泼她冷水。

  “怎么会这样……”宿离歌绝望地埋进枕头里,不过心里很高兴,嘴上爱胡扯而已。

  …………………………

  大雪过后该迎春了,战后的冷朔国还没完全修复,但京城依然挂满了红彩灯笼,红彩带,幸存的人们在这一夜提着红灯笼笑嘻嘻地走在大街上,往DC区涌去。

  DC区的亲王府在这一天迎亲。

  冷朔国的二皇子,也是国朝新立的太子,王者之位的王储,在这一天迎娶来自东方小国最美丽的公主。他们受到全国人的祝福。

  明亮堂皇的大堂里,挤着许多大臣,冷朔盟和司南宫分别坐在主座上,冷朔临轩一身华丽地站在一旁,满身的红锦,金龙从腰间缠绕到胸口,神气十足。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不过他还是面无表情,没人看得出他到底是不是高兴。

  “那小子肯定很高兴,你看他扬着眉的样子,他小时候一高兴就会扬着眉,其他表情都没有。”冷朔盟说道。

  “老夫真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这小子娶个妻了,老夫以为他这辈子都没人愿意嫁他。”司南宫老泪横秋。

  “我都没这么激动,你激动什么?还有,你坐错位置了吧?这本是他母亲该坐的位置。”冷朔盟指控。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老夫坐这里怎么了?”司南宫一如既往地和皇帝反驳,他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甚至在朝廷上偶尔也吵吵,大臣们都习惯了,觉得这两老人真是一对活宝。司南宫无礼,偏皇帝又宠着他。

  “朕儿子娶个正室,和朕一起坐主位的居然不是美人而是个老头子,真心酸……”冷朔盟嘟喃着。

  司南宫翻了个白眼,“我不起了,别想着我又被激走,把位置腾给你的美人坐。我徒弟成婚,美人什么的让她一边见鬼去吧。”

  冷朔盟无奈地笑了笑,也由着他乱来。

  一声新娘子到让堂上安静了下来,汐芸搀着一身大红嫁衣的宿离歌走入内堂,华丽的嫁衣一层一层披在她身上,衬得她无比高贵,她盖着红盖头,但从透明的红纱中可以看到她美丽惊人的容貌。

  她走到冷朔临轩身边,冷朔临轩拉过红缎子时听到她低声抱怨:“头冠很重,衣服很厚,裙摆太长了我差点踩到了……嫁给你真是委屈!”

  “……”冷朔临轩郁闷了一阵。他大概是史上第一个被新婚妻子在成婚时抱怨的新郎官了。

  “殿下,公主,准备拜堂了。”一旁的公公扯着嗓子喊道。冷朔临轩和宿离歌转头对着大门刚想一拜天地,却突然一顿。门外站着一个高挑的人影,又变回了一身素色青衣的儒士模样,“我回得正巧,殿下大婚,恭喜。”

  “夙夜,你回来了?!”宿离歌笑了起来。

  “我回来拿属于我的那坛桂花酒,拿了就走。”冷夙夜倚在门口,带着众人熟悉的面具。

  “夙夜?”冷朔临轩皱了皱眉,对这个称呼很是不满,下意识抓住宿离歌的手。宿离歌暗自失笑,“在后花园,我们还没启,你先去拿一坛吧。”

  冷夙夜摆摆手,回身走了。

  三拜过后,公公一声送入洞房结束了婚宴。冷朔临轩低声轻笑,“现在好了,你刚才嫌重的东西现在可以脱了。”

  宿离歌一窘,当众踹了他一脚。

  昏暗的后花园,冷夙夜挖走一坛桂花酒,一路拎着走过霓虹彩灯,走向东方。他要去寻找莉莉丝的下一世……

  《完》

艾熳猫萌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