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少女成长录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43.白玉宫

    这时,盈盈的收纳手镯里传来警示,四周的灵力波动太大,跟刚进城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一群身着粉色斗篷的女人从天而降,每个女人都面容精致,身材姣好,她们正好将盈盈围在中间。

  盈盈苦笑,这群人中任何一个都比她强,还这样围着她,这是要做什么呢?

  被带到白玉宫,盈盈也是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的,这座宫殿地处群山之中,若是她没看错,这山林间危机四伏,若不是这群人带路,她大概会马上迷路。

  四周传来植物和动物的声音,这难道是成为精灵之后特有的能力?

  在后方的桑吉一行人和刚从沙漠里逃出来的尼亚、影碰头,五人的力量更强,他们却没有和这边的人硬拼的想法。以智取胜,“那么我们还差两个人!”桑吉所说的人正是原第八属国的大智者和第一药剂师——佐伊先生。

  他在离开后,选择了归隐,两个聪明人相见,自是不需多言,便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想法与智慧。

  而另一个就是莫的师父,罗宋国的费罗先生,在桑吉选择归隐后,国王更加倚仗多罗这样的人才,加官进爵也是必不可少的,他现在已经就任第一国师。

  就在他们召集所有力量,想要与对方一战时,几个意想不到的人也加入了进来。

  盈盈看着面前的男人,力量保持在全盛期,他已经年过半百,可是看上除了拥有岁月带来的智慧外,并没有因此而衰弱。

  她已经猜不出对方的灵力等级究竟高到生命程度,就连隐身于暗影之刃的血姬也无法猜测他的力量,“我只有在精灵王面前才有这种对力量诚服的感觉。但是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灵力的斑杂,很显然他的修行并非正道,可能已经脱离了人的本性”

  这是血姬的原话,盈盈想让她看看外面这个白玉宫的宫主,是不是她以前见过的人,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宫主只是坐在主位,一手托着腮帮子,看向盈盈的目光里有着冷漠和探究。

  突然宫主埋进一个女人的胸口,就听到那女人嘤咛一声,这家伙才满意地抬头道,“把她丢到后面的池子里。”

  盈盈还在庆幸这些人没有搜走她身上的东西,可是刚到池子边,她就被这里的味道呛住,里面传出灰烬的气味,仿佛刚刚经过燃烧,巨大的力量像是随时准备将四周的一切切割得支离破碎,凄惨的嚎叫声在耳边回荡着。

  几个女人狞笑着将盈盈推下去。

  掉落在一处柔软上,黏糊糊的手感,盈盈一抬头,借着微弱的光线竟看到了一个紫色的动物,身上长着深绿色的斑点,丰满的嘴唇下拖着一条可能放不进嘴里的舌头,不断地滴着唾液。

  这只动物也在观察盈盈,不知对视了多久。

  这动物突然尾巴一卷,将盈盈丢到一个黑乎乎的洞里,翻身落地,她竟然踩在一滩水里。

  这时,盈盈头顶上的那间屋子,正是可可居住的地方。

  十几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给她梳妆打扮。

  “这小家伙长得真可爱。”

  “难怪公主这么喜欢她。”

  “今天要去见主人,不知道主人会不会也看上她?”

  可可被这些奇怪的女人装扮着,听到“公主”两个字,它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当年在莫的别墅里遇到的朱莉公主,正想着,这人已经到了。

  只见朱莉一身草莓红的长裙,踩着高跟鞋,现在的她已经很会打扮了,“真的是可可。”

  或许对朱莉来说,看到可可就像是看到莫一样,可以睹物思人。(可可:老子是英明神武的可可大人,不是什么物!千崖:请忽略题外音。)

  这朱莉甚至毫不介意可可曾经对她的不屑,而是将可可抱在怀里,狠狠地亲昵一番。

  在这白玉宫,吃穿用度上都不比罗宋国差,甚至还有过之,这里的灵力充沛,平时的洗澡水都带有灵力,故而这里的人几乎个个都是灵力师。

  据宫主讲,这些水是来自于一个传说。

  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一个男人为了求学,决定离开这片灵力贫瘠的土地。她留下妻子在家中独守空闱,妻子洁身自好待人谦和,却没想到被邻居给看上了,为了让这个女人改嫁,派人装作是通风报信的,编了个谎话说是这男人已经死在外面了.

  这妻子最开始是不信,她决定出门去寻找自己的老公,却没想到这邻居竟**不如,在荒郊野外将这个妻子给强#$@了。妻子想不开跳井自尽,她的眼泪化作灵力水源帮助全城的人们能快速地掌握灵力。

  希望自己的悲剧不会再在其他人身上重演。

  得知所有真相的丈夫悔恨不已,最后亲手手刃了邻居,为妻子报仇。

  可是传说只是传说,事情的真相往往不只是牺牲奉献那么美好。

  当盈盈继续往里走,她被一股巨大的水灵力卷起,在蓝光下,盈盈竟看到了这些液体的真正颜色,它们竟然是红色的血液?

  血液的腥味在盈盈的鼻腔里翻涌。

  死亡正在步步逼近。

  盈盈握紧了手里的匕首,注视着面前的水灵力技能,她有种独自面对庞然大物的压力,这时,面前的血液翻滚成浪直奔盈盈的面颊而来。

  她,就要在这里止步么?

  “咳咳咳咳。”盈盈鼻子里和嘴里,甚至皮肤上的每个毛孔都开始被血水灌入。“咳咳咳咳。”

  血水骤然退去,带来的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刺痛,盈盈已经头晕目眩,难以呼吸。

  显然对手不会给她休息的时间,巨大的火灵力已经启动,十几个火球开始齐刷刷地冲着盈盈攻击过去。所过之处是一串火焰焚烧过的痕迹。

  盈盈专注于面前的火焰,思考应对的方法时,一道刺眼的光芒让盈盈睁不开眼,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集中在后背。

  头顶上的屋子

  “对了,你们刚才说宫主把盈盈送到哪儿去了?”

  “血炼机关室。”

封千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