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六十八章 终章

  黄昏降临,沉重的木轴声敲碎一冬的寂静,尘封了仿佛一世的长安城门缓缓洞开。

  一队接着一队,数不清的燕军将士开出城门;城头上旗氅遍插,人影重重。

  护城河畔,段随默默注视着这一切,雷打不动。

  “愿奉段将军为燕王,为我等鲜卑子民诛除暴君!”慕容永与慕容恒的声音响彻四野。城上城下,黑压压跪倒一地。

  段随轻启马辔,得得,得得,就这么入了城。他的身后,刘裕在内,十二骑瞠目结舌。

  。。。。。。

  段随径直向前,永不停步,就这么一直走进未央宫的前殿。那里,宝座上的慕容冲失魂落魄,几次似要开口,终究欲言又止。

  韩延气急败坏:“金甲武士何在?还不拿下反贼段随!”

  大殿下首,两列文武对视一眼,默默退出殿外。手持长斧的殿中武士们紧随其后,不紧不慢地关上了殿门。韩延赫然发觉,今日这殿中武士,一个不拉全换上了陌生面孔。

  豹子般精悍的刘裕从殿角柱后拖出瑟瑟发抖的慕容麟。这一次,任凭奸猾若狐的慕容麟巧舌如簧,段随没空听,也不想听,干干脆脆拔出钢刀。。。刀过,慕容麟授首!

  偌大的前殿空空荡荡,一边是孤零零的段随与刘裕,另一边是孤零零的慕容冲和韩延,找不出第五个影子。

  今夜的烛火总是摇晃不定,殿中光影斑斓。魂不守舍的慕容冲骤然回复了神采,无暇的脸孔涨起亢奋的红色,妖魅得不存于人世间。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知道!”慕容冲的声音高亢而尖利,夹杂着桀桀怪笑:“她没了!没了!没了呀!”

  段随的身影被烛光拉得老长,风风火火的英雄突然就瞧着萧瑟一片:“为什么?”

  慕容冲不答话,使劲地笑。

  段随走上一步:“为什么?”

  “为什么?”慕容冲的笑声愈加大了,带着三分嘲笑,七分疯狂:“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段随没有任何表情,又踏上一步。韩延站在他跟前不到三尺,右手按在刀柄之上,喉间“咯咯”作响。。。突然间蹭蹭急退三步,豆大的汗珠涔涔雨落。

  “其实。。。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慕容冲拼命摇头,深邃的眼睛赫然暴突出来,瞬间破坏了本来搭配得妙到毫巅的面孔比例:“你知道么?姊姊她想杀我,她想杀我呵!”

  “可我不怪她,我真的不怪她。我能忍受,我真的可以忍受。。。”慕容冲不断重复着这几句话,呜呜抽泣。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说出那句话?”慕容冲双手颤抖,捂住了自己的面孔,声音变得夜鸮般尖利:“她说,终有一日,你会和她一样唾弃我。。。她说,你是她的,从来都不是我的!”

  段随痴痴站着,泪水泊泊:“她说的。。。从来都没错!”

  “害死姊姊的不是我!是你!从来都是你!”慕容冲猛然直起身,面孔狰狞,一如当初桂宫里那只盘桓不去的幽灵:“韩延!杀了他!杀了他!”

  韩延没有动作。

  “你也背叛我!”慕容冲跃下宝座,挥舞宝剑,疯了一般攒刺韩延。

  “噗呲!”利刃入体的声音回荡在大殿里。。。慕容冲嘴角涌出大股大股的鲜血,他抱住韩延抖瑟的双手,缓缓坐倒。。。他深深看了段随一眼,那一定是最初的眼神,星空般深邃、明亮。

  韩延推开慕容冲,转头跪倒:“小人愿奉段将军为燕王!”

  刀光一闪,韩延的人头咕噜噜滚落地上。

  “你不配!”段随的眼眸里写满空洞与寂寞:“你该死!”

  。。。。。。

  “兄长!”空旷大殿里响起刘裕的大笑声:“奸恶尽除,从此你就是燕王了!”

  段随看着刘裕,似笑非笑:“寄奴,你该走了。”

  “走?”刘裕一滞:“走去哪里?”

  “回去南国,先隐忍几年,待风头过去便投你八叔,加入北府兵。”

  “嘶!”刘裕震愕莫名:“兄长你在说甚么?我怎么不明白?”把头摇得拨浪鼓也似,叫道:“我这辈子只跟着兄长,兄长做了燕王,我便做那燕国一小卒也好!”

  “燕王?”段随笑得喘气不止,抚着胸道:“慕容恒、慕容永这帮人只是借我的手除去凤皇而已。凤皇死了,下一个自然就该轮到我。”

  刘裕睁大了眼睛,喃喃若痴:“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兄长!你莫要再说这些胡话,好不好?”

  “寄奴!”段随淡淡一笑:“他等要的,只是我段随一人的性命。以你的身手,趁乱遁入夜色,自能逃去。。。你记着,去趟中山,替我与晴儿说一声,下辈子,我还娶她!”

  段随继续,语声幽幽:“这世道啊,没一个是好人。这些姓慕容的,姓苻的,姓姚的,还有建康那些个姓司马的。。。嘿嘿,统统都是坏人!”

  刘裕浑浑噩噩:“兄长!既然全天下都是坏人,你又要我回南国投北府兵做甚?我我我。。。我到底该何去何从?”忽然脱口大叫:“我不走!要死,我陪兄长一起死!”

  “寄奴!”段随的声音不容置疑:“你信我不信?”

  刘裕不停地颤抖。。。只是张开嘴巴,已经用尽了他全身力气:“我——信!”

  “好!你仔细听着!”段随的声音低沉而苍劲:“我叫你走,叫你回南国,是因为日后有一天,你刘裕会代晋自立,做一个威风八面的开国皇帝!”

  “你的国家叫作宋,你南征北战,气吞万里如虎!你死后,天下尊你叫武皇帝!”

  “你认我这个兄长,那就照我说的去做。你,替我将全天下这些个坏人,这些个污秽,统统扫个干净!哈哈哈哈!”

  “我听兄长的!”刘裕泣不成声:“只是我不明白,兄长你明知慕容恒、慕容永他等的阴谋,为何还要回来这该死的长安城?”

  “我累了,也该做个了结了。。。”段随的声音好低,好低,低的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阿元说得没错,我就是个负心人,负情人,负义人。凤皇说得更没错,我这一路走来,只是一场空,却害死了骁骑军弟兄,害死了那罗延,害死了凤皇,更害死了我的好燕儿。。。下辈子,嘿嘿,我情愿活得窝窝囊囊!”

  。。。。。。

  刘裕灵猫般的身形消失于殿顶之时,前殿殿门大开,段随横抱起慕容冲的尸体,静静走出殿外。

  四下里星星点点尽是火光,寒峭的幽夜里,鬼火般舞动不息,揉杂着狰狞而扭曲的人脸,模糊成一片。。。

  段随遥望黢黑混沌的天际,云淡风轻:燕儿,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全书终)

西新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