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探寻在诅咒之下

探寻在诅咒之下在线阅读

探寻在诅咒之下

诡缘起

悬疑·诡秘悬疑·90.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7-24 00:59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诡异的诅咒开始在全国蔓延。敲锣打鼓的纸人们运送着一具棺材,墙壁上满是黑影的大楼如同牢笼,城市的深渊中盘旋着黑色的灰烬,老旧的阳台上人们纵身而下.....这个世界充满了伴随着诡异的死亡。鲜血与诅咒的交织,极度的沸腾与寒冷,隐藏在背后的真相。诅咒的源头到底什么?这一切到底从何而来?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为了活下去而与鬼共舞的人。壹,贰,叄,肆,伍....冷与热,光与影,明与暗,人与鬼,生与死。从一数到五,从过去到达现在。4月8日,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我们的故事刚刚开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灵车

  烟霞国,国际上亚洲国家的代表。

  在蓝星上,烟霞国和米柏国分别代表了东方和西方,其他的国家都在很久以前就成为了二个超级大国的附庸。

  而从2010年开始,烟霞国和米柏国同时发现了第一场世界级灵异事件。

  不,也许是更早,因为二个国家都不约而同的隐瞒了什么关键的信息。

  发生在烟霞国境内的灵异事件代号为梦惊魂,有无数的人死在了内容成谜的睡梦之中。

  更为离奇的是,死者都呈现了一种几乎是不可能达成的死相,居住在一楼的人尸体呈现出一种被摔死的惨状,甚至是在床上死去的人被检查出的死因为溺毙性窒息。

  至于米柏国境内的世界级灵异事件更为奇特,它的代号是恐怖童话书。

  《摘月亮的孩子》,《驼背人》,《星星与船》,《稻草人复活记》《雪中鹿影》......等等,这些在蓝星上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都变为了杀人无数的恐怖灵异事件。

  从此,蓝星变成了厉鬼的乐园。

  越来越多的灵异事件伴随着鬼的出现而发生在世界各地,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诡异的死亡。

  在两个国家的努力下,灵异存在的消息被压了下来,并且成立了国际组织鬼舞者联盟,在东方表现为灵异刑警体系,在西方表现为通灵教会体系。

  而我要讲的这段故事,发生在这个大背景下的九年后。

  2019年4月8日,在烟霞国的慈川省勒杉市内,有一座看起来装修风格不错的小别墅。

  别墅所在的区域是环山区,背靠着黑山,属于比较偏僻的郊外的地区,有一条通往商业街的小路。

  而故事的主角陆缘叁在今天起了床后,洗了个漱,欣赏了下自己的精神(死鱼)脸,回想了一下最近几天和爷爷下棋的成果,还剩下“灵车”这张森罗牌没有“扫荡”。

  陆缘叁想起了昨天爷爷讲的有关吊死鬼的森罗牌鬼故事,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不由得感叹旧时的人们想象力之丰富。

  森罗牌共有十张,是喜好收藏旧物和古董的陆爷爷收藏品之一。

  分别是灵车,吊死鬼,纸人葬,愚公,地府,鬼将军,转轮佛,囚徒,姻缘树和长楼月。

  它们都是入手感有些滑腻的纸张,被裱入了扑克牌大小的玉框之中,画风有点像是某本书的插画。

  每张森罗牌,都有一段离奇的鬼故事。

  生人勿进的灵车,头脚相反的吊死鬼,伴随火光下葬的活纸人......

  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面没有的,要多刺激就有多刺激。

  这也是陆缘叁既害怕又想听的原因。

  别墅里总共住着三口人,陆缘叁的爷爷陆重山,奶奶霍笙,外加一只名字叫做豆豆的小狗。

  陆缘叁住在别墅的二楼,两位老人年纪大了,住在一楼。

  从房间出门走过二楼的长廊,可以看见两边的墙壁挂满了二老的照片。

  陆缘叁看着这些黑白和彩色的照片,仿佛看见了老人们所经历过的青春和峥嵘岁月。

  据说陆重山年轻的时候是个小有名气的军阀,做过山大王,打过日本人,在过去被江湖人称作陆九爷,也是响当当地一号人物。

  这些照片中比较老的黑白照片有霍笙和陆重山年轻时候的合照。

  穿着军装的陆重山英俊威武,穿着旗袍的霍笙美艳动人,男帅女美。

  还有一些老照片老人并没有多说,都是陆重山和很多穿着不同服饰之人的合照。

  谈及当年的风光,老人总是兴高采烈的开头,一脸黯然的结尾。

  没有人知道风光一时的陆九爷是怎么断了双腿,又带着没了舌头的戏魁霍笙退隐江湖的。

  甚至就连老人自己也在回避这个话题,用老人常用的话来说就是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有些东西只能带进坟墓里,说出来会连累他人。

  老人是这样认为的,也是这样做的。

  陆缘叁可以看见老人时常看着他收藏的那些古董和老旧物品发呆,其中蕴含的那些滋味,恐怕只有无法言语的霍笙能够明白。

  “陆爷爷早啊。”

  陆缘叁在下楼梯的过程中看见了正在大厅喂狗的陆重山,扶着楼梯把手打了一声招呼。

  “哎,小叁今天起的挺早啊。”

  陆重山摸了摸小狗豆豆的头,满是褶子的脸看向陆缘叁,笑成了一朵花。

  “是啊,挺早。”陆缘叁心理哈哈道我哪天起的不早,“听说英叔今天回来吃饭?”

  陆重山虽然已经快一百岁了,但在某些方面还是像孩子一样。

  而陆缘叁因为某些不知道的原因,不能关灯睡觉,极度厌恶在黑暗中睡眠。

  除此之外,陆缘叁还对某些单一频露的金属音极其敏感。

  有一次陆缘叁路过街道的装修队旁,那装修的锤子声一响,陆缘叁直接抱着脑袋满地打滚,吓了周围的人一跳。

  “是啊,那死孩子天天神神鬼鬼的不知道忙些什么东西,今天可算是舍得回来了。”

  陆重山笑着回道。

  陆剑英是老人的亲孙子,现在已经近四十岁了,陆缘叁说是叫叔,其实身份尴尬的很。

  陆缘叁从九年前认识的英叔就非常的忙,一年到头能回家里的次数用手都能数过来,不过每次回家都会带一些让两老一小开心的小物品,也算是个有心的人。

  陆缘叁也摸了摸豆豆的头。“不过英叔最近好像有点变了,好像没以前那么...恩,表情那么僵硬了。”

  陆缘叁说罢,就拉下了脸,模仿起了陆剑英那标志性的刻板表情,逗的陆重山哈哈大笑。

  陆剑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从陆缘叁认识他到现在,笑的次数不超过三次。

  “剑英这孩子一直因为剑霞的事情过不去,不过他最近能走出来,也算是了却了他这个心结。”

  陆剑霞是陆剑英的父亲,也就是陆重山的儿子,据说是二十多年前在烛湾探险队中遇难,陆剑英也一直在为此事耿耿于怀。

  “来,小叁,陪爷爷整一盘。”

  陆重山手推着轮椅的轮子,和陆缘叁去往了带有棋盘的收藏室。

  “爷爷,你不会还想耍赖吧?”

  陆缘叁坐在了棋盘边的座椅上,看着搓着手跃跃欲试的陆重山,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怎么会呢。”

  陆重山一边摆着棋子,一边笑着回道。

  陆缘叁九年前被收养在陆重山家中,有关生活常识性的东西一片空白,几乎没有。

  但有关文学和下棋之类的方面,却厉害的吓人。

  陆重山自认活了个把世纪了,却还下不过今年刚满二十周岁的陆缘叁。

  而陆缘叁在上学的时候,他文史方面的知识已经达到了老师的级别,甚至犹有过之。

  说起陆缘叁被收养这件事,不由得说起九年前黑山上的那场大火,陆缘叁正是在那时的山脚下被陆重山收养,建立了家人的关系。

  是的,那时候陆缘叁才十岁,而陆缘叁本来并不叫陆缘叁,他叫什么名字,根本没人知道。

  老人认为自己老来相识到这个孩子是一场缘分,而叁的这个字意,则是因为陆缘叁身上那个最为明显的特征。

  陆缘叁的黑眼圈有些重,脸上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叁”字样黑色刺青。

  这是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他来历不明,如同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以前那段日子一样,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忘记了自己的亲人,忘记了有关过去的一切。

  “哎,爷爷,今天该讲灵车那个牌了。”

  陆缘叁执红棋,率先下出了第一步:“当头炮。”

  “好,好.......我想想啊......”

  陆重山手里把玩着自己最喜欢的一件旧物,看着棋盘,一心三用。

  这枚旧物是一枚锈迹斑斑的硬币,分为“玖”字的字面和一个异常模糊的人头面。

  “灵车呢,说白了就是办白事,开车给人家送棺材和纸货的。”

  陆重山缓缓的开始讲述起了灵车的故事的同时,手里动作也没停下。“跳马,吃你的卒。”

  “然后呢,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陆缘叁想起了森罗牌灵车的图画:

  黑漆漆的墨色背景里,满天都是飞舞的纸钱,一个拉着棺材的板车在纸人的簇拥下的行进着。

  “按理说这时候不应该有个传统的打油诗吗?”

  陆缘叁心里知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不过还是嘴上催了催。“中计了吧,你马没了。”

  “虽然没问题,但这话总是听起来怪怪的...”

  陆重山抛玩着那个硬币,“咳咳,别急啊。这灵车送到地方前和地方后,都是有讲究的呐。”

  陆重山又慢吞吞的挪了下自己的车。

  “有道言,吊孝手拿纸和钱,迈步走到那灵车前。供阎鬼,草纸钱。供车前,插蜡研,一对寿蜡着得前。”

  “这灵车开起来啊,周围送葬的可就不都是活人了,可以说是生人勿进。”

  “所以啊,如果想要在开车的时候接近棺材,祭奠亡人,就一定要拿上纸钱,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嘛,想要表达这个意思,就一定要给棺车两边点上蜡烛,最好是一对。”

  “哎,吃你的炮。”

  陆重山停顿了一下。

  “那如果不点蜡烛,拿了纸钱就到棺材那看一眼呢?”

  陆缘叁好奇的问道,“我用我的炮吃你的炮。”

  “纸金棺,亮又鲜,装得亡人在里边。”

  “知道为啥叫纸金棺不?那棺材上贴的都是金纸钱,你用那草纸钱只能供供车外的那些小鬼,正主看不上你那点玩意。”

  “棺材里,手钳缠,棺材外,金银山,棺里棺外隔层山。”

  “而且还有说,你要是不点蜡烛,被棺里那双鬼手抓进去,就别想出来了。”

  陆重山又动了下自己的马。

  “啊?这么吓人?”

  陆缘叁心道这年头给的钱少还得被拉进去陪葬,真是世风日下,“这是灵车开动的时候,开动前或者开完了呢,有啥危险吗?”

  “灵棚高搭三尺天,纸人纸马半边烟,纸钱化作白纸鸢,血泪染成红杜鹃。”

  “开完了之后就是灵堂摆着了,这时候这些纸人就排在棺材两边,等纸钱变成纸鸢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流下血泪。”

  “反正等棺材到灵堂了,离远点吧。”

  “血泪知道啥意思吧?这是委婉的说法,说白了就是都陪里边那位下去了。”

  “开动前倒是没啥...”

  “哎!跳马,将军。”

  陆重山讲到一半突然高兴的吼了一声。

  “你又趁我听得入迷的时候半路动我棋了吧,你这老贼。”

  陆缘叁看着自己莫名其妙移动一个格子的老帅,有些哭笑不得。

  “没有没有,你记错了。”

  陆重山笑呵呵的辩解了一句。“哎,我想起来了,开车前好像有这么一段。”

  陆重山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眼睛迷离的回想了一阵。

  “灵车动,灵车摇,黑尘路上那个人鬼瞧。不要逃也不要瞧,黑尘路旁是人走聊。”

  “恩...这段距离别的部分时间不远,甚至可以说是最近了,但是这个东西是那人最近才编的。”

  “我年轻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些说道,那时候灵车就中后这两段。”

  “具体就是这条黑色尘土组成的路,是人和鬼的分界点,你只要闭上眼睛跨过去就好了。”

  “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大概。”

  陆重山挠了挠头,有些不自信的说道。

  “没事,爷爷。年纪这么大了忘点东西很正常,不丢人。”

  陆缘叁似乎还在因为刚才陆重山耍赖的事情耿耿于怀。

  “老头我记性好的很呢,你这混小子。”

  陆重山大笑了起来。

  事实上老人的记忆真的很好,无论多久前的事情,只要属于可以说的范围,都能立刻带着细节完全复述一遍。

  想到之前老人打盹的时候因为说着有关过去的胡话而惊醒,陆缘叁说不清这是一种能力还是一种悲哀。

  “爷爷,你给我讲的这些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吗?”

  陆缘叁站起了身,扫视着摆在木柜上的十张森罗牌,脑中回想起了那些属于它们的故事。

  “信则有,不信则灵呐。爷爷现在给你讲的都是些打趣的东西,你要是真信就真有咯。”

  陆重山把玩着手里的硬币,笑呵呵的回道。

  “我记得爷爷不是说过这些森罗牌都是有原型的吗?”

  陆缘叁看着那个名字叫做愚公的森罗牌,想起了爷爷在讲述属于它的故事之时那眉飞色舞的样子。

  愚公,画的是山路上一个躬腰走路的人,背后有一个形似棺材的黑色轮廓,前面是一座高山。

  据说,愚公的原型就是陆重山的家族。

  “一重山是那一重棺,平南的陆家可搬山。”

  这是老人当时唱起的山歌,陆缘叁当时还挺奇怪,好好的军阀大佬怎么变成挑夫了?

  “哎,这都是些过去的老黄历啦,再扯也没什么意思。”

  陆重山的手停止了把玩硬币,转而有节奏的敲击着棋盘。

  “那时候江湖上传着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隐名。”

  “比如我跟你说过的,咱在道上被尊称那么一声陆九爷,其实根本不是我在我家排什么老九,也不是什么我当时手下的综合实力排第九,而是在明面下的那么个身份。”

  “之所以叫陆九爷,是因为在当时公认的十个话事人里,我是第九人。”

  “唉,说着风光,实际上嘛,渍。”

  陆重山说到末处,摸着自己的断腿,没有继续说下去。

  “话事人?黑社会吗?”

  陆缘叁心道明面上说不了是什么鬼,便有些奇怪的问道。

  “也可以这么理解。”

  陆重山说道:“当时真正能决定这个世界乱不乱的,不是那些有多少枪、人的土皇帝和军爷,而是那么不能见光的十个话事人。”

  “啊?这么狠吗?”

  陆缘叁严重怀疑老人在扯牛的那啥,“爷爷的意思是.......这些森罗牌的原型,就是你们这十个玄乎其玄的鬼故事主角?”

  “我可没说哦,这都是你自己说的。”

  老人笑呵呵的摆了摆手,想要抽条烟,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

  “去,给爷爷买条烟去,今天老太婆不在,可得爽一下子。”

  陆重山砸了砸嘴,有些猥琐的说道。

  “还是那个牌子呗?”

  陆缘叁心道等霍奶奶回来闻到烟味不弄死你。

  “对,多买几条,今个咱就把这几天的全给抽回来。”

  陆缘叁给了这个老顽童一个白眼,转身走出了别墅,朝环山区这条街的小卖店走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探寻在诅咒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