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偷了老祖的仙草

谁偷了老祖的仙草在线阅读

谁偷了老祖的仙草

青葱拾忆

仙侠·现代修真·53.2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21 10:29

灵力复苏,各门派崛起,为了一点资源打的头破血流……但这一切又和程立有什么关系?他实力强,又活得久!全修真界共同的老祖只需要吃瓜看戏就好了!游历红尘在外,蓦然回首,却发现老家被偷。程立拍拍手上的瓜子皮,看来是让修真界大变天的时候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连根草都不放过!

  2007年,魔都附中。

  “家长,程立同学是个好孩子,你们带回去教育别太过火。”

  夏日的蝉鸣一声接一声,阳光在叶间自由飞舞。

  校门前,地中海中年男子擦拭着额头汗水,止不住的念叨。

  站在他对面的女子一头大波浪,薄唇轻启,笑道:“何老师你放心吧,我们心里有数。”

  地中海连连点头,临了走时忍不住道:“程家长,程立和你长的还真是像!”

  应该是我像他才对。

  这话是女子心里所想,她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黑色轿车。

  车是贴了防窥膜的,常人瞪坏了眼睛也断看不见半点里面的景色,但女子目光如矩,竟是直接同副驾驶上的青年对上视线。

  他扯扯嘴角,道:“上来开车!”

  程立的心情应当很差。

  整个车里弥漫着诡异的窒息感,女子是个健谈的,路上硬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而程立……他的心情的确不美丽!

  他能感受得到他的仙草丢了!

  地球开启,灵气复苏,多少家族凭此风扶摇直上?程家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程家老爷子醉心修行,渴望到传说中的仙界去看看,不止老爷子,沾了光的都是如此想法——除了程立。

  别人打杀证道,他种田养花。

  别人煮酒论道,他种田养花。

  下境界的十三层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中境界的炼虚,合体,大乘,上境界的真仙,金仙,太乙,大罗,道祖……无数英才辈出又寂灭。

  待程立想出去看看,与他同一时代的都已身死道消,他就稀里糊涂的成了古灵气时代的最强者。

  中央那边不许他乱跑,程立一怒之下,分割了肉体和灵魂,将肉体蕴养在仙草之中,仅靠着灵魂和随手捏造出来的另一幅肉身结合的形态去游走——像现在的程立一样。

  宁可削了实力出去玩的。

  他想的很清楚,他是谁?

  如今第一人也不为过!

  一手组建的宗门也是六大家之一。

  结果……

  想他程立活了近两千年,从来都只有他坑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人能动了他的东西!

  程立揉揉发涨发痛的太阳穴,骂道:“都是废物!满山门的人居然看守不住一根草?”

  女子委屈巴巴,小声说:“谁能想到他们连根草都不放过啊……”

  “哪有你搭话的份?”程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问,“现在山门的防御事务是谁在负责?”

  死一般的寂静。

  程立扫了眼车外,草木郁丛,已然是驰出市区,没入尘烟,来到凡人无法触及之地。

  很好。

  程立深吸一口气,他正好头疼的要死,胸口一直有口郁气散不开。

  原本只是想耍耍小性的女子脸色一变,下一刻,他们坐的轿车轰然爆炸。

  女子的身体旁萦统着淡淡的灵气,愕然的看着站在原地动也没动的程立,他正面无表情的拍拍身上的衣物。

  轿子连灰都没留下,一阵微风吹来,吹起一缕不可见尘土。

  女子咽了口口水,讪笑道:“老祖,荷儿同您开玩笑呢——现在防御事务由师兄全权负责!”

  再次回到自己的仙府洞天,程立脸上也不由得缓和几分,想到什么,又绷得很死,一股无名火涌来,他咬牙切齿道:“这里动静那么大,你师兄也没叫人来看看?难怪连老子蕴养肉体的仙草都能丢!”

  女子身体一抖,默默在心中给自己的大师兄点根蜡。

  他们的老祖脾气可不算太好!

  “既然如此,老子也不介意替他师尊教育他一二!”

  程立冷笑一声,拔地而起,一抹白虹直上山门。

  女子目瞪口呆,半晌喃喃道:“没见过谁家老祖砸自己家山门还这么兴奋的!”

  她的飞剑传音的始终没有人接起,女子脸上的急躁越来越明显,干脆隐了身形去摆弄。

  程立气势震天,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地面下陷三尺。

  奇怪的是,一路上莫说有人阻拦,连个门人都是见不到的。

  程立落在山门前,正欲拍手砸了山门,猛地想起,这到底是自家地盘,不动声色的收回手。

  山门下巧有一队人,程立扫过一眼,还未说话,领头的男子紧皱起双眉,喝道:“无耻之徒,仗着两位长老今日会晤便不知耻的打上来,你家中的长辈没有教过你礼仪吗?”

  程立愣愣。

  长辈?

  能称得上他长辈的人,现在都不知道在历第几世轮回了。

  领头男子见他不说话,越发肯定对方只是个愣头青,想拿下他,替自家长老讨好程门。

  “今日,我就替你家长辈教育教育你!”

  程立表情冰冷,懒得和他们争辩。

  “老大,他被你吓到了哈哈哈!”刀疤脸凑到领头男子身边,发出桀桀怪笑,“替程门处理了麻烦,长老肯定对咱们刮目相看!”

  程立身形一动,直接出现在他们身后,脚步不停向上飞驰。

  刀疤脸的笑僵住了。

  领头男子躁动的心瞬间拔凉,双腿一软,竟是瘫倒在地!

  涉及到了时空!

  他到底是谁!

  程立不杀金丹之下无名无姓的规矩救了他们一命。

  跑到一边拼命给自己师兄发消息的女子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是今天早上,她的师兄同她讲,今日他要与逍遥门的长老见面啊?

  程立一脚踹开祠堂,上面两位金丹修士联手布下的结界在他这宛如纸糊的。

  “什么人?!”左侧的黑衣老人瞪大双眼,惊然,“是敌袭!”

  他在少年身上感受不到丁点的灵力波动——这才是吓人的!一个“普通人”轻而易举的破了他的结界?

  一众人都是又惊又怒,下意识看向右侧的白发鹤颜老人,他捋着胡须,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黑衣老人见此,佩般的无以复加,这就是大家气度,如此强敌在前亦不动声色!看来我逍遥门距离真正大家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程立双手环胸,他倒要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程门目前的掌门慢慢起身,闲云逛到程立面前,抬起了手。

  正当所有人都为他是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时,只见人人都要敬称一句师兄的代掌门扑通一声跪下,嚎道:“徒孙上官门,见过老祖!”

  程立冷笑道:“你还知道我是你老祖?”

  黑衣老人及其身后的一行人的下巴都要合不上了。

  啥?

  没听错吧?

  不是说程门的老祖性子说好听点叫随和,说难听点就是懒,栽进红尘里都懒得挪窝的吗?

  怎么会然出现在祠堂?

  怎么会……回来?

  黑衣老人呆呆地,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修真界要变天了!

  没了原本的肉身,程立只觉得浑身上下没一处是舒服的,稍有不慎,就是血溅当场,爆体而亡。

  程立可不想自己快活了半辈子,最后落得个这么狼狈的下场。

  想着,他的脸色凝重,瞥向逍遥门一行人:“本座归来,有诸事要议,你们可以滚了!”

  他现在看谁都像是偷了他草的人,自然没什么好脾气。

  黑衣老人忙不迭的躬身点头,满脸堆笑,恭敬的与谄媚没什么两样:“是是是,那晚辈们就不打扰了!”

  逍遥门的三把手自称晚辈?

  在场众人都脸色微妙,包括上官门。

  程立倒是没觉得那里不对,按照辈分来讲,黑衣老人的爷爷的爷爷和他才是同辈人。

  他一屁股坐在正位,普通的蓝白校服硬是叫他穿出几分仙风道骨,一双眼眸扫过跪在下面战战兢兢的门人弟子,无法言喻的威严扑天盖地。

  数百门人,不闻半声。

  “你们……”程立无力的摆摆手,他看向跪在最前方的上官门,“我此行一闯山门,你可知道错了?”

  上官门以头抵地,回道:“徒孙定会加强防范,有再一再二,绝没有再三再四!”

  程立的眼神瞬间犀利:“你的意思是?”

  女子失声尖叫:“师兄!”

  完了!

  说漏嘴了!

  什么一二三的。

  要是让老祖知道他的药田叫人毁了,那不就完了,

  程立心中警铃大作,闪现来到后山禁地,整个人僵在原地。

  简直不敢让他相信眼前所见之幕!

  百年金楠木所编织的栏子歪歪斜斜的倒在一边,古山上好沃土被翻的到处都是,原本灵气萦绕,仙草横生之地,此刻竟是满目疮痍!

  他精心呵护的园子,他修行的根本,居然被翻了个底朝天!

  “老祖……?”女子和上官门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凑上前。

  少年浑身发抖,猩红着眼睛对上他俩。

  那一日,程门的所有人都听见了自家老祖的怒喝,和两位代掌门的哀嚎。

  也是同一天,所有人得到老祖口喻,誓必要将那个偷菜的小贼抓出来!碎尸万段!

  女子苏荷小心地拿着冰袋往自己红肿的左脸上敷,刚张口先嘶了一声才问:“老祖,书里不是都说像您这般谪仙人物完全可以凭借残存气息找人的吗?”

  “哼!你们倒是给我气息啊!何况,”程立咬牙,“我的肉体现在不知在何处,凭我随时崩溃的灵魂,还真不敢用!”

  苏荷毕竟是女子,修为也偏弱些,程立手下留情,好歹能看清她的脸。

  上官门就没那么幸运了,好好的一个金丹即将步入元婴的修士叫程立打成猪头,再无山上修行中人的风流倜傥。

  此刻他艰难道:“老祖,当日是咱们程门诞辰,徒孙一时放任,山中门人大都喝到不省人事,等一早才发现……当时所睹丁点没动,全请老祖明察秋毫!”

  程立差点没吐血,满山一个人都没有的?还有,什么酒能让上官他们都不省人事?

  上官门继续道:“徒孙初以为,要么这个贼人手极为了得,要么,这个贼人不上一个!背后有人!”

  “是哪个什么中央的人?”程立面无表情。

  上官门汗颜:“中央主管凡人界,应当不是他们!修真界还有不少其他大家的,譬如龙虎赵家,剑池李家……“

  “是吗?”程立呢喃一句,脸色不善,“那你还等什么呢?还不派人去找!”

  上官门顾不得肿成猪头的脸,忙应下来,走时还不忘嘱托:“师妹,师祖难得回门,你要带师祖多逛逛……”

  程立听得心烦,骂道:“磨磨唧唧的,还不快滚?!”

  苏荷在一旁听得瑟瑟发抖,小心翼翼的问:“师祖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程立少年气的脸庞上,有一双深邃的眼眸,视线落在残败的药田,心脏痛的好像在滴血。

  他恶狠狠地说:“你知道老子整这药田用了多少年吗?”

  女子更加不敢说话了。

  程立哼了一声,半蹲下身子,抓了一把泥土摩擦着。

  他这方药田里最珍贵的莫过去蕴养他肉身的八角琉璃草,助人凝聚金丹的天丹花、对化神境修士都有帮助的九转草……他的药田才是程门经久不衰的根本。

  修行之人来也独身,去也独身,可有时有几个徒子徒孙办事真是方便。

  哪怕程立再生气,也是不能否定上官门前功,若没有他们看守肉身,程立逍遥不了几年。

  “你们给我去查其他大家,打探有没有八角琉璃的下落。”

  苏荷恭敬应声,心挠痒痒似的想问一问程立去哪,硬是不敢开口。

  好在程立随手扔给她一个令牌说:“我要去蓬莱仙岛再要一份种子。若是有谁不服你们的,便触动此令牌,我顷刻即知。”

  苏荷大喜过望,笑道:“老祖尽管前去,我与师兄定不辱命!”

  程立听的想笑,面上发冷:“你们最好!”

  直到现在,他的火仍是大。

  他的灵魂撑得这副肉体摇摇晃晃,不知下一刻是否会爆炸。

  程立拍拍衣袖,心念一动,一把长剑如长虹一闪而过,稳稳落在他的手里。

  一人一剑往山脚走去。

  他没有回家这个概念,或许对他们这种修士来说,天为被,地为床,天下之大,何处非家才是对的。

  程立走的很潇洒,起码在女子眼中是的,但是那个……她一脸的欲言又止,到底该怎么告诉自家老祖校服还没换啊!

  现在这样有点像孩子偷玩玩具!

  程立是没这个意识的,不过他即将迈步出仙府洞天时惊然回神,昆吾剑太张扬,会有不少麻烦的,自己收了。

  修真界第一人没有因此名声落地,真是可喜可贺。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现代修真小说

谁偷了老祖的仙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