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异星基地异星人

  十字银白飞船缓缓在日暮光圈中落下,移动建筑透着绿光,缠绕着的藤蔓随分离的功能楼层而断裂,降落在功能楼层上面的飞船中陆续迈出许多机甲。

  “娘炮们,快来卸货。”

  雁形阵摆开的两排黑色光泽的机甲,有着一股令人胆寒的煞气,划痕,穿孔在装甲上的显得格外突兀,高敏强抗性的玻璃之内,光头咀嚼着具有缓解伤痛的成瘾性处方小药丸,轻松的调笑着一批从内楼层出来的后勤士兵。

  天下万物,以类聚,以稀贵,无论是多么难得的东西,只要有人想要,就会有人去获取。更何况在这颗星球中有着神秘的亚莫拉矿藏,那是一种能够实现神经功能塑性的宝石,克服了神经科的种种难题,对于容易患有神经疾病的人类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因为这是唯一发现的永葆青春的途径。

  身彼绿巾的后勤士兵早已习惯了机甲战士们的嘲讽,对于机甲战士们的戏弄彷佛是充耳不闻,径直走入飞船货舱,搬出这次的亚莫拉矿石,封装在生化玻璃里的蓝色矿石叮叮咚咚的碰撞着。

  日暮如炬,风鸣中夹着声声嘶吼,一个抱重机枪的机甲警觉的望向天空,那道暗影小的像是蚊子,还是被发现了,越来越大,巨翼拍风卷着弓脊上的白须,苍白的须摇啊和脑袋上的绿冠一起晃着,怪物来了,不是来探亲的,不可能,也不会是漫无目的游荡的,我的意思是,那不是傻狍子。

  怪物的速度到了一个划过天空的程度,直向趴着的银白十字飞船而来,未到,声也未到,暴雨梨花般的梭子轰击在飞船上,范围大到小面积覆盖下面不备的机甲和正在搬运宝贝的后勤士兵。

  错乱扎在银白飞船上的梭子远远比炮弹来的生猛些,这颗星球里的自然法则赋于了许多怪物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战斗力,梭子击中的金属装甲迅速发黑塑化,万般庆幸的是这似乎便是极限了。

  第一人拉响了基地里的警报,正在危险之中的人们必须做出反应,飞船下的机甲铿锵移动着,举起吊着排排弹药的重型枪炮,黑洞洞的口子里,正在燃烧着机甲战士的怒火,真是一刻也不得安宁,以久经战斗洗礼的战士经验来说,这也叫心跳着的感觉。冒着的火花,射向怪物的火炮,高敏强抗性玻璃内的光头们疯狂的咀嚼着此刻唯一的小可爱。

  搬运着亚莫拉矿石的后勤士兵就没那么好运了,机甲又不给他们挡子弹,他们又没有穿防弹衣,意外来得太突然,后勤士兵们在空袭中奔命,被舍弃的生化玻璃摔得稀碎,亚莫拉矿石散落在地。

  踩到了玻璃又滑倒的的倒霉蛋大屁股都快裂开了,折断的骨头扯破的筋,疼到骨子里,这位倒霉的后勤士兵却很有头脑,拾起一颗亚莫拉矿石塞到嘴里就往肚子里咽。神奇的亚莫拉矿石未经加工淬炼,就已经有了能够让人爽到天上的能力,这位后勤士兵嘴都笑歪了,断骨伤筋好像成了件轻松的事情,拍拍屁股,就站了起来,用貌似微妙的步法癫回楼层中。

  怪物来了,在火炮洗礼中的怪物有着神兽般睥睨天下的力量,它倦缩了,隐约中有个身影被环在其中,收起的巨翼让怪物看起来更像一个飞球,天外飞球,苍穹之球。它闭眼了,它的轨迹正辐射向飞船,这颗星球的自然法则给了怪物莫大的自信,即将迎来肉体与金属的碰撞,银白十字飞船都被撞翻了,里面的人们骂骂咧咧的,怪基地里的守卫毫无作为,怪外面的机甲没拦下怪物。

  燃着焰的怪物发出低沉的嗥声,它睁眼了,面对着机甲们露出了强者的笑容,外面两排森白的大尖牙,里面很多排沾着黏膜的小尖牙,哈出的口气带着股清新的薄荷味迎面扑来,这一笑,刺激了机甲战士的心底里的杀欲,杀心一起,机甲战士们扔了重型火炮,甩开了外挂的弹药件,拨出了一米长的合金尖刃,让人总想扎点什么的尖刃。

  非常适合代表人类消灭怪物的啥都行机甲可不是盖的,特别的抗性装甲里面的高延展碳基骨骼使机甲能够拥有不亚于刀锋般的攻击性,高敏强抗性玻璃里身经百战的星际战士拥有无数的战绩,生命的力量或许有上限,但与机甲合一的生命,已经超越了生命法则的制约,成为了屠宰场里的绞肉机,永远也不会放下这千篇一律的死神行当。

  即时冲锋的机甲左右横跳,上蹿下跳,分散开来的机甲各自奔着理想中的目标而去,怪物太大了,就算是机甲人屠也似鼠象遭遇般游斗,面对这样强大的怪物,所有的机甲都在迎难而上,只有一个机甲腰间的巨尖刃仍未出鞘,高敏强抗性玻璃内坐着一位捧相片的男人,嘴角微微抽搐着,似乎是在祈祷,又似乎是在独言着什么。

  怪物弓脊处连着的白须淌着乳汁般的液体,其内蠕动着梭子,一个蜥蜴人于其中暗暗潜伏着,无齿的嘴发出微微的哨呜声,随着哨鸣声而动的怪物弓脊上的白须似灵蛇舞动,张开的端口子里的内肌肉急聚伸缩着喷出了梭子,很多白须,很多梭子,正面击中了冲上来的机甲。

  穿透力强大,属性威力特殊的梭子,是没能给机甲战士任何秀出强大的机会,一个个机甲报废,破碎的高敏强抗性玻璃里面的,是一个个不甘心跑龙套的冤魂。

  鲜红的血水溅在相片上,紧紧在手的相片里,是一大一小两个帅哥,大的帅哥显然就是淌血的这位,一条白须撞落高敏强抗性玻璃,夺走了大帅哥的身体,相片微微透明反射的画面中,怪物弓脊上的白须里全是仍有余温的尸体,白须根部丛中的蜥蜴人锤着大屁股下面发蓝的亚莫拉矿石盾构体,神奇的能量涌入白须注入尸体中,那种力量欺骗了已死的肉体,大帅哥睁开了眼。

  这似乎就是蜥蜴人想要的,也是怪物来此的原因。死者复生这样的奇迹竟然能够通过亚莫拉矿石实现,难怪这颗星球里面会有一座又一座人类基地,外太空中也有数个太空要塞。有了亚莫拉矿石,那不就有了令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财富,权力,甚至是永生。

  这个年代的地球已经变得令人完全想像不出来这个星球里的人类曾经有过茹毛饮血,钻木取火的岁月,到处都是说不出感觉的东西,你看,有个小帅哥正在盗用一屋主人的充电柱,充电柱的一条线正连接着小飞侠广告里同款的飞行滑板,在远处街道上空踏飞行滑板的人们欢呼着,高声呐喊着自由的代名词,乌拉!小帅哥踩在充电柱举臂上高呼着,乌拉!

  仔细一看,这小帅哥不正是相片里的同一个人么?大帅哥是他哥吧,这小帅哥应该还不知道他哥的处境,不然也高兴不起来吧。盗用充电柱这样的事情,小帅哥似乎是干得熟,看到屋主人开门而出,拨下充电线就要溜。

  屋主人虽然坐着轮椅但是有个非常了得的机器人管家,屋主人只是一声令下,机口人管家抬起机械手露出黑洞洞的管子,火花一闪,飞出的子弹精确的击中了小帅哥的腿部。

  “窝槽,无情,偷你一点电,把命也给你要不要?”

  小帅哥摸着痛苦抽搐的大腿肌,心里真不是滋味,虽然现代的基因技术生命科学发达,这种创伤要不了命,但受损的神经细胞是真的华佗再世也没撤。机器人管家推着轮椅辗过飞行滑板,轮椅上的屋主人冷冷的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故作恶态。

  “偷了我的电,你就得把命留下来给我干活还债,干不干?。”

  小帅哥气不打一处来,就那么一点电值几个钱,要不是看在埋亏在先,还真要狠狠的打个官司,好好讹诈这身残然而蛮横无理之人。

  “为什么要干?就因为那么一点电,你还要整出个命案来?”

  讲理的人是不会无故攻击人的,更何况,讲理的人也干不出指使机器人管家打人的事情来,所以屋主人完全不给机会,轮椅一转向,机器人管家就扛起小帅哥往屋里去,小帅哥挣脱不了机器人管家的束缚,嘴里净是对屋主人从头到脚的一通骂。

  “快放开我,下午学校还有课呢,你们这是绑架!我要报警了!”

  野蛮行径一旦开始了,就很难完了,放在千万年后的今天也是这样,小帅哥只怪自己太傻,哥哥去异星战场拿命拼博赚的钱给上贵族学校,这次去学校半路时哪想到飞行滑板没电了,只好盗用充电柱救个急,没想到屋主人是个狠人,看屋子里到处都是白管管,红管管,绿管管,上面的生化标志格外显目,一个充电柱引发的悲剧啊,心里面有一万个羊驼在竞速狂奔着。

  机器人管家按照屋主人的指示把小帅哥锁在玻璃舱内,往玻璃舱内注入不明液体,在此紧要关头,小帅哥想起还在异星战场里的哥哥。

  “克里切丝,哥哥这次去异星战场打工会遇到很多麻烦,不能常联系了,这是送你的礼物,想我的时候就看一看,瞧一瞧。”

  小帅哥猛得伸手在口袋里一抓,是的,这就是哥哥临走时送的礼物,星际战士牌工地手套,是一件由记忆合金打造的延展性超强的手套,按哥哥的意思,是有了这东西就可以去星际劳工会打一份特定的兼职,赚点零花是没问题的,现在,小帅套上了这幅手套。

  屋主人在轮椅上哼着古老的摇滚调调,和机器人管家一起细心的梳理着管管里交缠着的长长流液线,玻璃舱内的小帅哥已经想好怎么收拾这身犯残疾的屋主人了。一拳击穿了玻璃扳动开关,踢飞缓缓打开的玻璃舱门,内部的绿色液体一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就发出股浓浓的尿骚味,搞的刚刚跳出来的小帅哥一阵恶心,屋主人和机器人管家似乎接受不了这样刺激的惊喜,连轮椅都不要,屋主人骑着机器人管家就出门了。

  小帅哥想也没想就追了出去,看到一动不动背着屋主人的机器人管家就抡拳上去,没走两步就举起双手,令小帅哥投降的当然不可能是屋主人和机器人管家,而是一把撞上了的枪口。两个拍档警察带走了机器人管家和屋主人,小帅哥也被带走了。

  两个西装警探拿出了两份文件,摆在小帅哥的面前,一份是高薪聘请文件,一份是生死合同,小帅哥只看两眼就知道,这两份卖身卖命契是很不平等的,没想到失传已久的奴隶契约竟然会在千万年后的今天再次出现。

  “克里切丝,签了这两份文件,你就有机会见到你哥哥。”

  小帅哥虎躯一震,这是什么意思,哥哥从未提起过这种事,难道哥哥出了什么意外?

  警探深遂的目光彷佛能触及小帅的心灵,微微点头,又叹了口气。

  “对于你哥哥现在的处境,我很抱歉,目前只有投入更多的资源,注入更多的星际力量才能够营救你哥哥。”

  那还等什么?哥哥在,小帅才能够找得到明天的路,哥哥不在,小帅就连方向都找不到,如果一切都迷失了,那徘徊在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今天有又有什么意义?小帅埋头提笔签了文件,急匆匆拉住警探。

  “快点带我去营救哥哥,我等不及了。”

  警探无情的甩开小帅的手,把文件放入公文包后才起身,一点也不着急的踢飞了门,那个背影给人一种极致内敛的投影,似是深不见底的幽潭中易爆的炸药桶,好像从开始到现在,或者是从来都隐忍着暴力冲动的猛兽。

  另一位警探叫醒了还在发愣的小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招了招手。

  “克里切丝,别在意,我的拍档脑袋有点问题,最近的星际舰队快起航了,我们走吧。”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