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仓央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西藏战败

  个人决斗或许有正邪之分,但战争绝没有正义一说。

  西藏蒙古战乱时,硝烟处尸骸遍地,高原人心惶惶,西藏战败,桑结被处死,高原慌无阵脚,从无经验的仓央收拾不了当时的残局。而蒙古方更是紧逼不舍,一纸文书将仓央冠上假名号,递呈清政府。清政府皇帝康熙当即发令,押仓央回京罢黜。

  布达拉宫内众僧侣对于这样的结果,只能接受,而仓央心知:他如果不这样做,只会继续连累整个民族。

  当清政府官兵等候在殿外时,仓央已无路可退。

  仓央跪于佛前,而今现状如斯,只能从容面对。他看着曾经桑结常坐的位置,自言自语:“桑结,你曾告诉我,他朝一日,待我羽翼丰满,定将这平稳江山与我打理。可如今,我生出羽翼,但天空在哪里?”

  “阿妈生我,桑结教我,可从无一人告诉我,大难当前,该如何救人救己?”

  仓央独坐大殿,一动不动如佛像,就想贪婪地多待片刻,他知道:此去路远,归来不知何日。

  殿外两名官兵已有些不耐烦,冲着殿里喊道:“走吧,再不动身,就赶不上今晚的落脚点了。”

  仓央起身,再次将那身佛衣脱下,叠放在佛前。他犹记得第一次褪下佛衣是在扎什伦布寺,那时他对抗着自己的命运,但这次不同——他在顺应命运。

  “衣钵还你,从此命运由我。”仓央缓缓说道。

  “别墨迹了。你以后的命运我们不知道,但现在,你得跟我们回中原。”推门而进的官兵已站在仓央身后。

  仓央转身,跟着官兵走向殿外。

  站立殿外的有众僧侣,还有阿妈,阿妈看着仓央,往仓央怀里揣了满满一袋糌粑,他摸着儿子的手,双唇颤抖,却忘了怎么开口。

  仓央告诉阿妈:“阿妈,不用担心。路途遥远,我会照顾自己。”

  阿妈噙着两行老泪,使劲点头,她挎着仓央的手也在颤抖,阿妈似乎一瞬间苍老十载。

  众人将仓央送出宫门,官兵便拦下他们:“走吧。”

  跨身上马,一溜尘烟,仓央便消失在路间,阿妈寻不着仓央的身影,哭泣声终于忍不住,瘫坐宫门,遥望白塔,她问自己:“仓央,我们曾经都为此自豪,但他更是我的孩子,他为什么要承受这么沉重坎坷的命运?”

  耳畔只有阵阵风声,和渐远的僧侣议论声。

  仓央走后的一个月,阿妈茶饭不思,日渐消瘦,只是一人坐在仓央曾经的房间,一言不发。而此刻,仓央和官兵已在圣城万里之外,那是他未曾到过的地方,雄鹰离头顶很近,牧人和牛羊在很远处的山脚吟唱。

  仓央人畜无害的安全感让两位官兵放松了警惕,多日朝夕相处,他们不再把仓央当作“押解的囚犯”,而是视他为“年轻的圣僧”,言行间也有了官兵与犯人间少有的尊重。

  仓央没有枷锁,官兵也只是象征性前后跟着。

  交谈中得知,两名官兵是亲兄弟,都生得人高马大,同年入伍,军队里人爱称呼他俩为大武和小武。这趟押解任务他们不会吃亏——每人赏良田十亩,这在当地已是不小的数目。

  晌午,行至一处坑洼地,大武跟仓央说:“我们在这歇息吧。”

  扶仓央坐到一块石头上,小武拿出水和干粮,递给仓央,问道:“师父,有个问题我们一直不明白。”

  “什么问题?”

  “我一直听说,但不明白究竟什么是?我是个粗人,师父要是不想答,可以不说的。”

  “这无妨。”仓央表情略有沉重,但并无怨恨,往日思虑似乎消减许多,“其实是汉人的称呼。信徒的精神寄托,生来就和高原民族的命运紧联,对于他们的命运都有不同的参悟。”

  “那师父你的参悟呢?”大武问道。

  “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做一个普通的牧民,骑马放牛。草长在哪儿,我就去哪儿,带着女人和孩子。但我无法选择,只能面对这场宿命,承担我不能改变的责任,哪怕是死亡。”

  小武轻叹口气,神态透着惋惜,没再言语。

  大武看出小武的心思,他告诉仓央:“师父,我们一起也走了快一个月,一路听你说了不少事。其实,我越来越后悔接这趟差事,每日都觉得有愧,但既然我们接了,也无法推辞,毕竟军令在身。”

  大武看了眼小武,他心想:这样的话或许能够慰藉弟弟小武。

  “这一切都是缘,如果你们不接,自有他人,而我才应该谢谢你们一路上的照顾。”

  “师父客气了。”

  小武将沿途置换的风干牦牛肉撕好,递给仓央,还是没有说话。

  大武继续问仓央:“我听有人议论,说师父是西藏蒙古斗争的牺牲品,我不好评价,只是在想,两个地方的百姓都好好过着日子,为什么一定搞场战争?”

  “我是不是牺牲品不重要,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就需要有人负责,向历史交待,而我首当其冲。只要人的欲望还在放肆,斗争就不会停止。任何地方都需要信仰的,宗教信仰虽然不能让每个人忘记欲望,但可以教人控制欲望,处理欲望。万物有度,凡事不可纵意而为,一旦过度,就会失控。”

  “师父是明白人,我们是比不了。对我来说,外头做些差事,回家老婆孩子热坑头,就是好日子。”

  三人休息半个时辰,小武起身整理马鞍,喊道:“我们走吧,今天还有不少路呢。”

  “走吧。”

西部老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