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离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三十章 终战【接近完结】

    昏红色的天空,不断膨胀的赤色云团像灌入水的泡沫,以其难看的姿态开始笼罩冬日里铁灰色的天空,绝望的呻吟声在半空回绝。战火不断飞扬,血色不停地蔓延,北方的大地一片狼籍,死尸无数。这是号称史上最激烈的一次东西方大战,历年来东西方打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几乎都是这一场大战的备战形式,在这场战争里,东方边境强国冷朔国出动了所有兵力讨伐西方教皇国的所有战力,所有军事力量倾巢出动,毫不保留,作为主要战场的圣城德意志血流成河,炮火与刀剑相交。

  冷朔盟的表情狰狞如野兽愤怒,整张脸青筋四起,他用尽力气挥动长婴,挥向异变的公爵,公爵咆哮着躲闪开,握手成拳击在冷朔盟肚子上,沉重的一击让冷朔盟喷出一口鲜血,从半空中摔回地面,就在他即将坠落入雪地中时,一个灰色的人影扑来,接住了他,两人一起滚了老远。

  “皇上,您今早吃多了吧,真重。”身下传来老人的呢喃抱怨。

  “司南……司南卿啊……你速度真慢,我都快死了。”冷朔盟喘息着,吃力地翻了个身。

  “还好,臣救驾未迟,皇上你还没死全。”司南宫扶着他站起来,握紧苍蓝抬头看着悬浮在空中的怪物,怪物也受了重伤,正在极力恢复,血红的眼瞳死死盯着他们。“真可怕,人类与野兽的战争,本就是一场悬殊的战争。皇上你硬撑着真不容易。”

  “这不是一直在等你嘛……”冷朔盟咳嗽了几声,吐出几口血,直起身体用长婴撑住。

  “那边貌似很轻松。”司南宫转头注意到另一边的战斗几乎是压倒性的胜利。玄黑色长袍的男子立在半空,银发飞扬,面容绝世俊美,全身都散发着尊华神圣的气息,他的身后仿佛有两条巨龙缠绕着他,张着獠牙,威严盛世,无以伦比,龙牙双剑发出嘶鸣,如龙在咆哮,剑体上带着敌人的鲜血。

  同样发生高度异变的血族家主正捂着被活生生切下手臂的伤口,呻呤着,眼底充满愤怒和憎恨。

  “怪物与怪物的战争,比的只有力量。”冷朔盟感慨着,“你既认识他,就该知道没有人可以赢他。”

  “哈!我不认识他!我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男人,他神秘地没有空隙!”司南宫翻着白眼。“还是先来解决我们这边的难题吧。”他看着向下扑来的公爵,眉宇间闪过一丝寒光,“皇上,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打架了!?”

  “是并肩作战,不是打架!”冷朔盟举起长婴,与司南宫并肩齐驱,曾经驰骋沙场赢下无数战役的两个传奇老人再一次站在一起,“大概二十年了吧。”

  “原谅我一直是个不成才的莽夫,措辞不大对。”司南宫咧着牙笑了笑,“都二十年了?真长!能再这样打一场不容易!”

  “是啊!”冷朔盟率先冲上去迎上公爵的扑杀,一张脸刚毅如铁,暗青如铜,他吼叫着,如二十年前一样,“上吧!!我的兄弟!!”

  苍蓝之光,横斩过整个世界。

  …………………………

  “回家吧,临轩。”

  混乱的祭坛,枪声和吼叫声此起彼伏,然而她那声不轻不重的呼唤,却轻易地落在他耳中。突然感觉这个呼唤好熟悉,曾经也有人这样轻轻地唤过他,他心里还泛起一阵兴喜,可他不记得那个人了……是眼前的少女么?

  “临轩,想起来吧。你不是为了救她而存在的,你是为了杀她而存在的!你忘记了你是要复仇的么?!你要将鲜血洒满整个西方大陆,以祭奠你逝去的一切!十年的愿望和誓言,你忘光了吗!?”少女说。

  “复仇……”他迷乱的目光突然起了变化,一丝光芒从那死湖般的眼瞳中折射出来。

  伊莉兹终于感到了极大的不安,她紧紧抓住冷朔临轩的手,哀求地看着他,“贝利尔!不要受到她的蛊惑……她是骗你的,这都是假的!神官!!杀了她!”

  在伊莉兹吼叫的同时,莫元涣的利爪撕开最后一个神官的身体,他回头,凶狠地瞪着伊莉兹。伊莉兹吓了一跳,恐惧地退了一步。就在这时,她的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扑向莫元涣,猝不可防地把他撞飞到墙上。

  “莫元涣大人……”宿离歌担忧地回头望去。

  这时,从祭坛的暗处走出一个小小的人影,“父亲大人说过,不允许任何人破坏祭祀。”小小的男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伊莉兹,时间到了,开始吧。割开他的手腕,他不会拒绝你。”

  伊莉兹点点头,夺过冷朔临轩手中的匕首,干脆利落地割开他的手腕,然后割开自己的。冷朔临轩的确不动于衷。

  “住手!!你们……”宿离歌想要冲上去阻止,却突然被脚下冒出来的一只手拌倒在地,身上的伤口剧痛无比,她挣扎着站起来,但是更多的黑色雾气的手紧紧拽住她的脚。“放开我!放开……”

  “姐姐,回去吧,回去你的国家,我就不会伤害你了。”亚伯淡淡地看着她,依稀记得这个少女曾经救过他,給予他短暂的幸福感。

  “开什么玩笑!我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不是要眼睁睁看着我的丈夫死在我面前的!!”宿离歌咬着牙,死死抓住祭坛血池的边沿拼命想站起来。

  她听见两种血液混合在血池中的声音,如滚烫的水沸开,血液骤然上升,形成一个血团,那里正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的确好久不见了,悲哀的人类,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莉莉丝冷冷轻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回去!别傻了!你只是个人类,你阻止不了一切!”亚伯挥了挥手,地面上的手又把宿离歌拉了回去。

  “不!!我可以的!我可以杀了她的!”宿离歌挣扎着又拿出一个水晶瓶子,这次的瓶子是臧青色的,是用死亡的贡元素溶解了银,紫铜和灰锡炼制成的液体,是宿离歌看到那段影像中女人寄托能够杀死血族的液体,而更进一步提炼的精纯贡银。

  亚伯惊讶地一愣,感到了危险和不安,他目光一冽,围绕在宿离歌身边的黑影更多了,它们勒住宿离歌的手,路剧痛传来,但即使如此她也死死握紧着那个瓶子。

艾熳猫萌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