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阑珊灯火天涯路

阑珊灯火天涯路在线阅读

阑珊灯火天涯路

草生千里

武侠·传统武侠·1.1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2-19 19:21

每个人的人生都像那阑珊的灯火一样,要么熄灭,要么再次重燃希望之光。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天地肃杀

  寒风如刀,天地肃杀。

  林荫道上白茫茫一片,有的只是冷漠和死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几只巨鸟从林中惊飞而起,撒起壮阔雪花。

  远处,有骏马嘶啼之声传来,但见,一辆雪白的马车带着惊风在丛林中疾驰而过,两道雪白的车辙印形成了巧夺天工般的天堑弧线,那是生命力的勾勒。

  车上坐着的是两人,不同的两人————一少年和一老年。

  看身姿,少年翩迁英俊,宛似象征着生命的活力,而老年人邋遢枯朽,那不胜风寒的老骨头在寒风中摇摇欲坠,看样子生命的尽头正在逼近。

  然而,细观之下,你会发现,那少年肃穆异常的神情竟与其那洒然的身姿却是极为反常,别说有半分的潇洒,简直是狼狈到了极点。

  他左手不停地挥舞着马鞭,右手始终紧握着那柄金色鱼皮宝剑,眉头紧锁之下的双目正死死的盯着前方的皑皑白雪,汗珠也已从其脸上不断的滑落,看样子异常紧张,也异常疲惫。

  饶是那骏马仰天长嘶,风驰电掣般疾啸而过,但少年手中的长鞭却从未停止鞭挞。

  “少爷,还是让我来吧,你休息一下。”有气无力的声音传出。

  说话的是那名老者,老者名叫金大壮,是胡家的仆人,但他本人看起来却一点都不壮,而这少年正是胡家的少爷,胡天成。

  只见胡天成眉头深皱了几分,神情似乎更加沉重了,他淡淡道:“没事,你坐着就行,别给我添乱。”

  金大壮脸色微微一红,然后那老脸似乎有了一层生命的活力,连忙道:“是,少爷说的是,多谢少爷。”

  胡天成没有搭理他。

  金大壮又脸色微显尴尬,苦笑着道:“我知道少爷平时瞧不起老奴,但这次逃走却带上了老奴,老奴心中万般感谢。”

  胡天成却是冷冷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带着你吗?”

  金大壮一脸茫然,思索了半晌,然后摇头苦笑。卑微的说了句:“少爷行事高深莫测,老奴实在不知。”

  只听胡天成淡淡道:“也没什么?我只是看到了一个窝囊了一辈子的奴才竟然还有勇气活着,就是想知道一下以后是否有出息。”

  金大壮羞惭的垂下了头。

  胡天成确实瞧不起他,他瞧不上眼的东西很多很多,能让他正眼看的东西是财宝,价值连城的财宝。

  当然,还有美女。

  这一点大多数人持相同的意见。

  金大壮这位卑微了一辈子的风烛残年的老人似乎也更加的卑微了。

  与七上八下的人心不同,前面的丛林还是孤寂得异常的可怕。

  整整跑了一夜一天的骏马早已是强弩之末,胡天成也已累得几乎没有一点力气,他很想停下休息,但他不能,更是不敢。

  因为现在唯一给他支撑信念的只是那个地方,那里有他生平最敬佩的人。

  此时,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熟悉的树木,他终于松了口气,他勒住了马。

  他实在太累,他靠在车上,很想好好的睡一觉。

  “轰隆!”

  前方一棵大树被积雪骤然压断,轰隆巨响吓得人马声色大变,金大壮直接一声哎哟,差点跌落马车,林间的飞鸟又再次惊起。

  胡天成的脸色又沉重了几分。他叹了口气道:“看样子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突然,有呼啸的北风夹杂着凶猛的雪花,从四面八方向车马席卷而来。

  胡天成脸色大变,呛啷一声,手中的长剑将剑气以白虹贯日般瞬间击出,只见其在狂卷而来的雪花间纵横飞舞,紧接着胡天成却是感觉到一股劲风扑面而来,直接将其撞击了个踉跄,气血翻涌之下,几乎摔倒在地。

  而那金大壮却是哎哟一声从马车上滚了下去,然后在地上滚了几滚就此不醒人世。

  “不错,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随着一道粗犷的嗓音落下,七名手持大砍刀的彪形巨汉已赫然出现在车马四周,大汉们皮肤黝黑,面露凶光。

  胡天成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皱眉道:“来的可是天山七鹰?”

  大汉们双目间露出冷漠之色,并未答话。

  胡天成已脸色大骇,握剑的手忍不住的开始颤抖。

  天山七鹰,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江湖传闻,七人联手,亡魂勿游。意思是说,没有人可以在这七人的联手攻击下侥幸逃生。

  当然,胡天成与金大壮也不例外。

  胡天成脸上的汗珠开始涔涔而下,嘴唇也微微颤抖,只因他已知道自己不会再有逃生的希望。

  为首的大汉,面无表情,双目锐利如鹰,紧紧盯着他,冷冷道:“背叛该杀,怀璧更该杀。”

  胡天成知道此人正是天山七鹰中的老大方天鹰,论武功他可不是对手,他此刻面色如土,紧握了握右手中的长剑,强自镇定道:“我想你们搞错了,咱们车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此行是为了祭拜家父的,至于那背叛嘛,不知从何说起。”

  那方天鹰冷笑道:“哼,你的底细我已清清楚楚,你又何必做多狡辩,交出藏宝图吧!“

  胡天成突然背负起双手,微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就算交出來,你们也是依然要杀我的,对吗?”

  那方天鹰鼻孔出气,道:“哼,就算咱们放了你,那天山老人也不会放过你,他的手段你应该很清楚不过了。“

  听到天山老人几个字后,胡天成面色再次布满恐惧,但很快又强行镇定了下来。

  他苦笑一阵,只好无奈的接受现实,向那为首的大汉道:“我将藏宝图交出,你放兄弟我一马如何?”

  那方天鹰微微动容,然后紧盯着他问道:“你真的肯交出藏宝图?”

  胡天成也紧盯着他,淡淡道:“你还没答应呢?”

  那方天鹰微一思索,正色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是再想耍什么花样,我眼里可揉不得沙子。”

  胡天成看了他良久,终于开口道:“好,我是可以相信你,不过,要等我到家父的墓前祭拜过后我才能交给你,不然的话,如果你反悔,我岂不是连最后一次尽孝的机会也没有了吗?”

  其中一名大汉怒道:“你他妈的,把我们天山七鹰看成什么人了,你以为跟你一样吗?”

  那方天鹰做了个制止的手势,那人立马闭了口。

  他淡淡道:“你这样的人答应了最好,若是不答应的话我还真有些头疼。”

  他说的是真的,如果强逼的话,胡天成是不会交出的,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胡天成微微一笑,神情有些洒然,他取出酒壶喝了一口,看表情极为享受。

  确实这酒香气四溢,闻上一口都是极为的沉醉,更别说喝上一口了,而且一看那酒壶就是金子做的,必定十分名贵,一般人可喝不起。

  又再喝了两口之后,胡天成才发现七条大汉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手里的酒壶,还正在干咽着唾沫。

  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酒壶,又看了看七人,他目光中露出了那种极为吝啬的光芒,但最后还是将酒壶向方天鹰递了过去。

  方天鹰下意识伸过手,然后手掌停留在了空中,他没有伸手去接,只是冷冷道:“胡公子的东西别人怎么能喝呢。”

  胡天成耸了耸肩笑道:“没毒的。”说着又喝了一口。

  有美酒在身旁,却又不敢喝,这是最折磨人的,众人心中大怒。

  那金大壮闻到了酒香竟突然醒来过来,也不管是谁的酒,第一时间竟抢了过去,两口就喝光了去。

  没成想喝得太猛了,竟将酒水倒喷了出来,喷向众人。

  众人俱是武林好手,哪会将其瞧在眼里,他们大袖一拂,那酒水又全数撞击在了金大壮身上,金大壮哎哟一声,被打翻在地。

  胡铁鹤之墓确实在前面。

  胡天成在墓前烧了一堆火,然后将早已带在身上的箔金取出,正要扔进火里,那方天鹰连忙制止道:“且慢。”

  他话音刚落,已有人以迅捷鬼魅的手法将那些箔金挑在了刀里。

  那方天鹰冷笑道:“素闻胡公子一向以用毒闻名江湖,此刻竟想用此毒杀害咱们吗?”

  胡天成摇头苦笑道:“想不到方兄竟如此大惊小怪,倒让在下高看了,这只不过是普通的箔金罢了,不信,方兄可以瞧瞧。”

  不错,箔金确实只是普通的箔金,没有毒。

  那方天鹰黑色的面皮微微一红,将箔金丢到火里烧了。然后冷冷道:“现在可以交出藏宝图了吗?”

  胡天成笑道:“当然,小弟说话算数。”

  说着,便将左手伸入衣领,方天鹰连忙制止,道:“你别动。”

  然后让手下用刀将那东西挑出。

  不错,是藏宝图,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藏宝图。

  胡天成与金大壮垂头丧气的走出。

  只听到身后七人哈哈大笑之声突然戛然而止,方天鹰冷漠的声音传来:“一个不留,免得被他们泄露咱们的行踪。”

  话音刚落,六柄大刀已向二人疾劈而来。

  金大壮面色大骇,直接吓晕了过去,但胡天成却是镇定自若,他不躲不闪,竟仿佛接受了现实,毕竟他已再也无力反抗。

  他整了整衣襟,他一向是个体面人,就算死他也要死的体面,他这一生最不会接受的就是窝囊,这正是他与金大壮的区别,主子与仆人的区别。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间,那六人竟已在其面前如断线的风筝般倒了下去。

  六人临死之际双目中皆是露出惊愕与茫然,他们不明白,他们最终却是死在了他们最信任的大哥手里。

  方天鹰连看都没看被其杀死的六兄弟,却是过来搂住胡天成,大笑道:“好兄弟,好胆魄,面对生死关头竟然如此从容,换了我只怕也做不到。”

  胡天成微微一笑,道:“没什么,这还不是相信大哥吗。”

  方天鹰笑道:“多谢兄弟,咱们现在就去取宝吧。”

  哪知胡天成却是摇了摇头,收容了笑脸,神色古怪的看着他,淡淡道:“不是咱们,而是我。”

  方天鹰脸色大变,大声道:“什么?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取到财宝一人一半,你想独吞也没那么容易。”

  胡天成冷笑一声,道:“哼,你救我还不是因为不信任我吗?你怕我给你的是假的藏宝图,因此你和我一起去取宝,还不是为了你自己吗?只要取到了宝,我还不是要和他们一样成为你的刀下亡魂。”

  方天鹰突然哈哈大笑道:“不错,你的确很聪明,但就凭你也想跟我斗?”

  他突然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已发现自己双脚一软倒了下去。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胡天成,强行挤出几个字道:“你......什么......时候.......下的.......毒?”

  胡天成淡淡道:“其实我那剑气挥出的时候就给你们下毒了,只不过这种毒药无色无味,单独用是没有毒的,所以要加上接下来的酒水,只要闻到了气味就行,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肯定瞒不过你,所以还差最后一味药,你没猜错,那就是箔金,加上箔金燃烧的烟雾才能真正的起效,本来你们不动武的话还不会发作,只可惜.......”

  方天鹰恶毒的目光如似要喷出火来,但,人是瞪不死的,所以只有他自己死。

  夜,在大地上急速降下。

  得意的胡天成真想在马车上缓缓躺下,虽然他赢了,但他太累了,他需要休息,他想到了老奴金大壮。

  可是,金大壮呢?

  他人已不见。

  他得意的脸上露出了惊惶之色,这是他这几天以来心情最为沉重的一次,重得冰冷,重得彻底的喘不过气来。

  因为,冰冷的刀锋已穿透了他的胸膛。

  而老奴那张枯朽的老脸却仿佛在雪光的映照下逐渐的充满活力,带着月光的阴冷与邪魅,他仿佛听到老奴在说“不错,是挺窝囊的。”

  然后,这句话传遍了整个大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阑珊灯火天涯路